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第十章

     明显亚尔林想的是不可能的,他能有幸刚好附身在这具身体上,可不能保证这具肉身死了他还能找到下一具能和他神魂贴合的*,而那具*的原灵魂还得正好魂归九天。

     如果是在尼斯大陆他还有底气与其他灵魂争抢一下*的所有权,而这个世界他明显是外来者,会被规则所压制。即便他的灵魂是融合了神格的神魂,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能争得过本土灵魂。

     最后他只能哭笑不得的看着贾敬:“敬大伯,圣人其实对太子甚为不喜吧。”要不怎么会将他们这些皇帝不怎么看得上逐渐没落的八公划归太子名下。

     “其实这是京城里为官的都知道的秘密。”贾敬颔首,“圣人登基前虽是长子却并不为庆世祖所喜,是以大喜时迎娶的大皇子妃不过出身书香耕读之家,娘家父亲是翰林院四品文官。”

     “我记得,皇上最为宠爱的,是出身江南的甄贵妃吧?”亚尔林手指在茶几上轻轻敲击着。这是他思考时的一种习惯,有序的响声能让他更好的理清思绪。

     “是。”贾敬简洁有力的回答。

     前身并未见过甄贵妃,但几位皇子和圣人倒是有幸见过。从甄贵妃所出的三位皇子的面貌来看,她应是容貌妍丽的女子。而太子虽说温文儒雅,但容貌却并不十分出色,可见曾经的大皇子妃如今的皇后容貌十分一般,概因龙熙帝是一位面容俊朗的皇帝。

     “敬大伯,太子行四。”亚尔林越想,越觉得这局面想要逆转十分不容易。

     见贾珠思虑敏锐,贾敬更是赞叹:“是,圣人二十有三时才与当时还是大皇子妃的皇后诞下太子。”

     “太子之前,大皇子与三皇子都由甄贵妃所出。”亚尔林继续说。而太子之后,最小的十三皇子也是甄贵妃所出。十三皇子与三皇子相差近三十岁,足以说明这位贵妃在龙熙帝心目中的地位。

     “圣上与皇后同岁,十四岁那年在宫里大婚,两年后建府出宫,为熙郡王。”贾敬这次终于没再说“是”。

     亚尔林随之冷笑:“这么看来,若非当年圣上夺嫡之时需要嫡子,大概皇后会与太后一般,膝下无子吧。”

     贾敬摇头:“有些许不同,太后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要不了。”

     亚尔林瞬间明了,这太后是身体有问题,所以才没能有孩子。她与庆世祖情意深厚,即便无子也坐稳了皇后之位,到现在龙熙帝登基十五年后还稳稳的当她的太后。不过也正是没有孩子,这位太后才能安享富贵。

     如今圣上的生母,先皇的淑妃娘娘可是按先皇遗诏陪葬了。

     大庆建国百年不到,纵观三代皇帝,庆太/祖就不说了,庆世祖和如今的龙熙帝不是嫡长子就是长子,龙熙帝上位后立的太子也是嫡长子……

     “敬大伯,庆太/祖关于帝位传承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规定?”

     贾敬并不意外贾珠能想到这里,他再次点头:“太/祖与我贾家一般乃泥腿子出身,对于礼仪规矩尤其看重,是以在皇位的传承上严格要求必须履行嫡长子继承制。虽说这条规定并未外传,但跟着太/祖一同打天下的都知道。”

     亚尔林心里一动,是否这也是龙熙帝对八公态度模棱两可的原因之一。

     之前庆世祖是想要打压勋贵并削减,这是因为他想要将军权收回,让皇权更加统一。而这龙熙帝得四王八公暗中相助登基,除了四王还有军权在手,八公的可是都上交了……

     正是八公的军权都没了,后辈儿郎又没有出息的,所以龙熙帝才将八公划分给太子。

     “天下最守规矩的是皇家,最没有规矩的也是皇家。”亚尔林摇头。

     见自己虽未全盘托出,但贾珠却都已理会,贾敬满意的抚摸颔下长须。如此,他就可以再将某些事说出来了。

     “珠儿,三年前我抛下一切修道,除了我身中红颜醉之毒外,还因一件事。”

     “什么事?”亚尔林只觉得自己现在是债多不愁,再多点事反正也都这样了,他不怕。

     “蓉儿定下的婚事乃是贾史氏一手安排,女方乃营膳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说到这贾敬顿了一下,在亚尔林询问的眼神下才一字一句的说,“实际上这秦氏是大皇子忠诚亲王外室生下的女儿。”

     亚尔林张口结舌,半晌后才挤出一句话来:“老太太这是在想什么?”

     他们贾家是太子的人,贾史氏难道还想让贾家重新选一位皇子为主子不成?这背主,可是让上位者最为不喜的。

     “贾史氏还能想什么!”贾敬冷笑,“她一个后宅女子能知道什么,不过是知道太子不得圣上喜欢,甄贵妃和她所出的皇子却深得圣上宠爱。恰好贾家又和甄家是老亲,所以想要投资沾光罢了。”

     “敬大伯你就没想着拒绝这门婚事?蓉儿怎么都是贾家嫡系,娶的妻子是一族的宗妇,一个私生女……”尼斯大陆的私生子女除非自己有本事要不都被人用有色眼光看,这大庆朝的私生女反而地位高贵了?

     “我怎么不想拒绝,可忠诚亲王怎么都是皇子,更是得圣上颇多宠爱的皇子!就算我贾家是圣上的老臣又如何,对上喜爱的儿子,什么都不是!”贾敬言语中满是辛酸。

     书房里陷入良久的沉默,最终亚尔林只得长长叹息一声:“敬大伯将这些告知侄儿,侄儿却也暂时没有丝毫应付之法。倒是敬大伯身上的红颜醉,侄儿有办法可以解掉。”

     “这事本就不轻,要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大伯我也不用放下红尘去修道了。”贾敬脸上苦笑不断,“这红颜醉也是大伯的一个心事,珠儿能解掉,也算是让大伯少了桩心事。”

     亚尔林点头,随后扬声叫来在院门外守着的茶墨,让他磨墨,自己则不着痕迹的往贾敬身上放了几个净化术。贾敬身上的红颜醉比起当初的贾珠可是少多了,也不知道是这几年他误打误撞给解掉了一部分,还是说当初给他下的就没贾珠多。

     茶墨的到来示意着这场关乎贾家一族危机的谈话到此结束。贾敬将压在心间多年的事说出来,虽没有解决之法也觉得松快了许多。亚尔林却是压力重重,见到贾敬如此模样只得在心底摇头不断。

     这贾敬看上去比贾赦和贾政有担当,实际上也不过如此而已。这么大的事,他不说想办法努力解决,却选择逃避。他以为他断了红尘缘当道士就能逃过来自皇家的清洗了吗?

     不过是当鸵鸟,当做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自欺欺人罢了。

     如今贾家这做派,不管是太子上位还是其他皇子上位,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墙头草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当的。贾史氏这老太太真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将贾家一族都放到火上烤啊!

     边写着清楚红颜醉毒素的药方,亚尔林边想着要怎么做才好。贾家的摊子不是一般的烂,先不说整个贾家一族了,光荣国府都满是筛子,还有宁国府当家人贾珍也只知吃喝玩乐……

     为什么他还是更加觉得假死离开才是个好主意呢?!

     药方很快写完,亚尔林走开,茶墨上前吹干叠好后双手奉到贾敬身前。贾敬接过,心满意足的离开。看着他步履轻快的的背影,亚尔林明白他就这么将这一摊子事都扔给自己,不会再管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咒骂。

     “damnit!”

     茶墨满头雾水的看着他:“大爷,您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亚尔林眸色暗沉,再次变成喜怒不形于色的贵公子。

     茶墨恭敬的垂头不语,作为一个合格的书童,大爷未来的得力臂膀,该什么时候说话他很是明白。

     亚尔林走到窗前,窗外的雪花越飘越大,他的思绪就像这些雪花一般,纷杂无序。所谓的离开什么的,都是笑话。这天下之大都是属于皇帝所有,他要真的隐姓埋名的话倒是可以假死离开。但他要炼就神体,必然会弄出大动静来。

     抿了抿唇,他转头看向垂头候在一旁的茶墨:“茶墨,抬起头来。”

     茶墨刚抬头,就感觉贾珠的手指抵在自己的眉心中间,他想说什么,却被亚尔林眼中的金光给吓得张大了口,接着就失去意识。待他意识恢复后,亚尔林已经披上披风站在书房门边。

     “这雪看来是停不了了,我先回院子去了。今儿本不该你当差,家去好好休息吧。这个荷包你拿着,算是新年红包。”

     说完,将手中荷包递给茶墨,他就踏入了雪中。

     茶墨目送他离开院子,晃了晃头。

     前面大爷和他说了什么他都忘了,他竟然就这样在大爷面前发呆,实在是太不该了!不过能这么近身伺候大爷,得到大爷的信任守住敬老爷来访的秘密,他可比青墨强多了。

     虽说大年初一不该他当值,但大爷的赏给得也不轻。这荷包看上去就用的好料子,绣工也很好,里面还塞着四个银锞子。这可是二十两银子,顶他两年的月钱还有多了。再加上荷包,那就是近三年的月钱!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与亚尔林签下了主仆契约,心里不会升起任何背叛亚尔林心思的茶墨,心情愉快的从角门离开荣国府往荣宁后街的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