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第十一章

     “大爷回来了。”守在正院门外的二等丫环银针朝着亚尔林迎上来,撩开帘子,“大奶奶还在休息。”

     房里八个炭盆烧得正旺,热浪逼人。亚尔林解下披风交给跟上来的银针,走到火盆边将身上的寒气去后,才抬步往屏风后的里间走去。被留下的银针头半垂,片刻后才将手里抱着的被雪浸得半湿的披风铺开放到熏笼上,退了出去。

     千工床前的榻上,碧月和素云正拿着绷子在讨论着要用什么针法绣。听到脚步声后,见到亚尔林,素云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桌边倒了一杯热茶送过去:“大爷可回来了,之前补药熬好奴婢送到南书房去,大爷却不在,奴婢就只能将补药放在炉子上温着了。”

     亚尔林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里间角落边上放了一个小泥炉,上面座着一个黑色的瓦罐。

     “这是大奶奶吩咐的,奴婢没在小厨房的时候,不管是大爷还是大奶奶的补药都在房间里温着。”素云小声解释。

     亚尔林点头,自打他上次跟李纨说了中毒的事后,李纨对入口的东西就特别注意。不仅如此,就是熏香也再不曾点过。

     那边厢碧月已将李纨唤醒,在床上稍坐片刻,又饮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后,她才下床挺着肚子缓步走过来。眼尾扫到房间角落的小泥炉,略微怔了怔,才抬眼看向亚尔林:“大爷这早上都忙什么去了,竟然补药都还没进,这马上就到午膳时间了。”

     “接待了一个客人。”亚尔林略提了提,就将话题转移,“这补药就等下午的时候再用。”

     见亚尔林不想提,李纨笑了笑也没有追问这大年初一的有哪个客人会上门:“大爷下午记着用就好。”

     “明日要拜访岳父岳母,宫裁可将礼物备好了?”大年初二一般都是媳妇回门的日子,贾家虽规矩和别人家稍有不同,这个习俗还是要讲究的。不过现在要回门的也就他们二房的王夫人和李纨,贾史氏年龄大了,轻易不愿出门。邢夫人的娘家不在京城,想回门也回不了。

     斜睨了亚尔林一眼,李纨语带笑意:“我一早就准备好了,哪里还要大爷提醒。”

     “我也给岳父岳母准备了点东西,一会儿宫裁跟我去南书房取一下,明日一道送去。”亚尔林接过碧月的工作,扶着李纨往外间走去。桌子上已经摆着两荤一素一汤,李纨的奶嬷嬷方嬷嬷候在一旁,看到夫妻两如此亲密,脸上的褶子笑得变成了菊花。

     用完午膳,李纨前面已经睡了很久,亚尔林也没有午睡的习惯,两人披上披风,李纨更是手里还抱着个暖炉来到南书房。因为之前吩咐过,南书房里烧着炭盆温度也不低。

     待碧月在椅子上铺了一块软垫后,亚尔林才扶着李纨坐下,接着让丫环婆子都退出去。

     “大爷这是做什么,弄得这般神秘。”李纨疑惑的看着亚尔林,那清澄的眼神让他恍惚了下。在尼斯大陆,只有精灵才会拥有这般澄澈的眸子。而这里……这样的眸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看到的。

     微微摇了下头,亚尔林将尼斯大陆的记忆沉淀到脑海深处,才神秘的笑了笑,转身去书桌边的书架上拿了一个红木箱子过来。李纨抬眼看去,只见那红木箱子雕工精致。只上面雕刻的花纹却是她从未见过的,简单大方中带着典雅,更给人有些神秘的感觉。

     见李纨爱不释手的模样,亚尔林只是淡淡一笑。这红木箱子算得上是他的练手之作,太久没有雕刻,他的手感都有些生疏了。还好,这避尘防腐阵很简单,没有将这箱子给毁了。

     “里面准备的是给宫裁还有岳父岳母的新年礼物,打开来看看。”亚尔林声音温柔。李纨对他手艺的喜欢,让他心情甚好。

     轻轻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支碧玉桃花簪,一枚雕刻着类似祥云纹路的羊脂白玉平安扣,还有一对水滴型的和田玉耳坠子。李纨神色复杂的看向亚尔林:“大爷,这些太贵重了。”

     她虽然看不出这雕工是出自谁手,但绝对是名家。再加上这些饰物的材质都很名贵,让她心有惴惴。李家虽然世代仕宦,但因为族中族人众多,又谨守读书人不可沾铜臭的祖训,连下人出面经商都不允许,族中财物并不多。

     对李家来说,最贵重的就是他们世代珍藏的孤本画作。当初她嫁到荣国府来,族里也给她添了妆,多是这些。如若她嫁入的是书香清流,婆家绝对能理解这些嫁妆的价值,但偏偏她嫁的是荣国府。

     府里上下除了她的夫君贾珠,再没人知道她的嫁妆堪称无价之宝。尤其是她的好婆婆王夫人,更是觉得她嫁妆里金银玉器甚少,简直“浅薄”无比!

     前两年贾府送往李家的年礼少的让李纨不好意思,她也只能用自己嫁妆庄子上的产出添上。到初二回门的时候,娘家母亲知道她在荣国府过的什么日子,即便她带去的礼物不值什么钱,娘亲也不会介意。

     而今年贾珠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娘家的父母肯定会高兴,但要是给婆婆知道了,还不知道又会闹多少麻烦出来。

     “宫裁,你是我妻,我自然就是岳父岳母的半个儿子。”亚尔林拿起碧玉桃花簪给李纨戴上,“不过是送上一些我力所能及的礼物,哪里用得着宫裁这般惶恐。”

     “可是大爷……”

     “宫裁不喜欢这簪子吗,这是我近日亲手雕刻的。”亚尔林神情温柔,“太久没有拿雕刻刀了,都有些找不到感觉了。”

     李纨愣住,她没想到她以为是大家所雕的簪子竟然会出自自己丈夫之手。

     “这是大爷雕的?”手不自觉的抚上头上温润滑腻的碧玉簪子,李纨眼睛转向红木盒子里的耳坠子和平安扣,“难道这两样也是?”

     “女婿送上自己亲手做的礼物,不是才能显出心意。”亚尔林关上红木箱子,递到李纨怀里,“至于太太那里,你不用担心,我自也准备了礼物。”

     给基本没见过几面的岳父岳母,他都能送上自己亲手制作的能有一定避毒功能的饰物,更何况对他事事都想到的王夫人。

     “大爷……”李纨是孕妇本就敏感情绪波动比较大,此时更是感动得泪眼涟涟。

     “这几年委屈你了,宫裁。”亚尔林无奈,手环在李纨肩膀上,“可那毕竟是我太太,以前我一心念书,对这些关注太少,不大懂,在太太面前说错了些话,反而让太太对你……”

     “大爷毋须如此,我是大爷的妻子,大爷的太太自也是我的太太。”夫君能够理解自己,李纨已经很满意。她不愿太过激进,让夫君夹在自己和婆婆之间为难,她受点委屈而已。再说她也不是没有手段,在婆媳争斗中,王夫人也不是一直都占上风。

     亚尔林在她肩膀上安慰地拍抚了下。李纨话里的深意他不是没听出来,只是这大庆朝的婆媳关系实在不是他这个尼斯大陆土生土长的人可以理解。不过光看贾史氏的作态,他也能理解一点点。

     婆婆对媳妇都像贾史氏那样立规矩,关系能和谐才奇怪了。

     “这桃花簪宫裁你多佩戴,对你会有好处。”亚尔林意味深长的说。这支簪子比起那平安扣和耳坠子的避毒功能更多了清心和防御功能,能够承受魔法学徒的全力魔法攻击三记。

     李纨点头。

     自打贾珠中毒病愈后,她就发现他有了改变。往常贾珠是有看医书,但对这些并不怎么重视。但贾珠不仅能察觉自己中了毒,还能开方子解毒。不过经历了生死,性情什么的稍微有点改变也不奇怪,因此爱好什么的更加广泛也算不得什么。

     不过,李纨觉得她对丈夫的改变还是不够重视。

     这桃花簪一插上头,她就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了些许。她不是没有玉饰,但从未有一样能有这样的效果。纵然玉能养人,这也太过了点。

     “宫裁,你知道太太给了我两个铺子。”亚尔林在她身边坐下,“那两个铺子之前都是租出去的,今年我都收回了。一个我打算做药铺,另一个……”他下巴微扬,指向李纨怀中的红木箱子,“打算卖和这些类似的首饰。”

     “大爷,这会不会太鲁莽了点!”李纨亲身感受了这些玉饰的功效,知道这玉饰的特殊。这种玉饰一旦售卖,必定会在京城引起风波。

     “宫裁该不会以为我要将这些东西当大白菜卖吧?”亚尔林唇角微勾,“这些东西自是只卖给达官贵人,还得定制。至于价格方面,呵呵……”

     “这玉饰如此神奇,价格再贵,也会让人争相购买。”李纨接触的人虽说不是京城一流但也还算排得上号。对这些人的心理,她也知道一些。“只这东西如此珍贵,大爷可得小心才是。”

     “宫裁可放心,这些东西只有我这里才有。”亚尔林不会将他的安排计划都告知李纨。他既然要靠这些赚钱,自然不会让人那么容易就查到他身上来。

     对于自己使用了数千年的主仆契约,亚尔林自信不会有任何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