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要比耐性,亚尔林绝对没问题。但如果是比脸皮黑,他就只能甘拜下风。是以,他端起茶杯啜饮一口,才眼角略抽搐的直视龙熙帝:“不知圣人找学生有何事,竟然将整个有间茶铺都给包下来了。”

     对于贾珠会知道这整个茶铺都是他的人,龙熙帝并不意外。大神通者总该有自己的神通,若是这么点小事都不知道,他才会失望。

     “离这茶铺不远的药剂铺和佩饰铺,以及那两间铺子后面的五进大宅子,是贾世侄的吧?”没有理会亚尔林进犯天颜的罪,龙熙帝也没有再绕圈子,而是直接说出了他知道的东西。

     “是。”亚尔林点头。

     对于这点被查探到,他并不觉得奇怪。虽说他在那座宅院周围布置了不少隐匿阵法,但再怎么也只能是隐匿而不是直接消失。是以会被发现并不让他意外,只,太快了些。

     他还没突破至白魔法师等阶,仍然只是幻术师。这个等阶虽然也有几个攻击魔法可以使用,但吟唱的时间太长,还没等他召来的飞石将人给砸晕,说不得他已经被别人给干掉了。

     贾珠没有让他多费口舌的态度让龙熙帝很满意。他虽然在官府存档那里查到了宅院地契的登记,但购买宅院这种事是人之常情,并不能作为贾珠就是铺子幕后人的确切证据。

     那两间铺子和宅院龙熙帝手下的暗卫不是没想着暗中进入其中查探,但两间铺子每日傍晚关门后,就找不到能够进入其中的办法。而那座宅院更是如此,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大门都在那里没错,但想要靠近却没办法。

     即使龙熙帝和暗卫都知道两间铺子和那间宅院之间的关系,但贾珠要是不亲口承认的话,龙熙帝也没办法。

     如果贾珠只是贾珠,那么他就没有让龙熙帝上心的必要;而如果贾珠如果真如他所猜测的那般,贾珠就是不承认,他也不能做出让贾珠不高兴,从而断绝他长生的可能性。

     是以亚尔林的干脆利落让龙熙帝怔愣了一下,随后就大笑起来:“好,贾世侄不愧是贾代善的孙子,果然有他的豪气!”

     荣国府有出息的好男儿龙熙帝就知道一个贾源一个贾代善,而他对贾代善了解得更多一些,是以才会这般称赞亚尔林。只他却不知道一点,亚尔林虽也是贾珠,却并非那个自幼在荣国府长大对贾代善濡慕非常的那个贾珠!

     在亚尔林的眼里,贾代善根本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在外征战并非他对内宅丝毫没有了解的借口,他不仅无视了自己母亲与自己妻子之间的矛盾,更是无视了自己孩子再内宅中挣扎着长大。

     而这样最后的结果,就是荣国府上下亲情的缺乏。两个儿子都没有出息不是,更是互相之间除了憎恨就再无其他。而他的女儿们,除了最小的嫡女贾敏出嫁后还和娘家有联系,另外三个庶女是一点消息都没了!

     是以现在听着龙熙帝说他像贾代善的时候,他脸上一时没忍住,一下就露出了让龙熙帝眯眼的复杂表情。做了四十五年皇家庶长子,十五年皇帝的龙熙帝是很懂得看人表情的。

     四十五年前他得看父皇和其他重臣和兄弟们的脸色,上位后他更得读懂儿子与臣子的心思。亚尔林脸上那一瞬间的表情很复杂,但除了看不起外就是无奈,却没有一般孙子对祖先最起码的尊敬和濡慕。

     这,让龙熙帝不得不深思。

     本来,龙熙帝想能打动亚尔林的就是荣国府的那个爵位。这么十来年来,袭了贾代善爵位的贾赦从未上过朝;而未有爵位却行使着荣国府男主人身份的贾政,虽然在差事上并未有什么突出表现,只是碌碌无为,但比起只知道躲在府里吃酒作乐的贾赦总还好了那么点。

     同样是于国无用,一个总还愿意装点样子,另一个却是装都不愿装。

     作为帝国最高统治者,这两种人都入不了龙熙帝的眼,但如果非让他选择的话,还是贾政这种更好。不是因为这种人真的就好一些,而是这种人对于做皇帝的他来说,是属于那种更好掌控的人。

     对如今的贾赦来说,不能真正的当家作主不说,唯一的嫡子也被养废,妻子又是上不得台面的,他还能有什么追求?如果龙熙帝要收买他,需要付出的太多,贾政就不同,想来只要给他升个一官半职,再露出一点要将爵位从荣国府大房转到二房的意思的话,那就足够了。

     当然,龙熙帝并不会真的这么做。

     嫡长子继承制虽然因为他对甄贵妃和她孩子的宠爱而不喜,但作为这个制度受惠者从而能登上皇位,再加上大庆朝太/祖留下的祖训,他也不敢真的就明目张胆的将这个制度给推翻。

     只是对龙熙帝来说,贾赦身上现在的不过就是一个一品将军的虚爵,如此再给贾政封一个三品将军的虚爵也算不得什么。三品将军不需要朝廷赐宅邸,一年的俸禄不过一百六十两银子,连他一个月花费的零头都算不上!

     用这么一点银子买来自己长生,对龙熙帝来说是很划算的事!

     但,让龙熙帝措手不及的却是亚尔林对贾代善的态度。他对曾经的荣国公都是这般,又怎么会因为贾政袭一个三等将军的爵位就感恩戴德的传授他神通?

     从一开始,他就想错了。大神通者通常都不会与世俗有牵扯,不正是因为他们看不上世俗的高官厚禄么。对他们来说,在深山这种有灵气的地方感悟他们的道才是毕生所求!

     那么,什么才能打动贾珠?

     龙熙帝在脑海里飞快的过着过于贾珠的资料。在参加去年的秋闱前,贾珠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反而是在秋闱的大病之后,突然就变得与之前稍有不一样了。

     对于曾经支持他上位的四王八公,龙熙帝同他的父皇一般都不喜。这些勋贵的祖辈都有着血性,跟随太/祖打下了大庆朝的江山,战功赫赫。但他们的后代却是一代不如一代,有出息少之甚少,只知道躺在祖辈的余荫里享受。

     只他们支持他上位毕竟是大功一件,为了明君的名声,龙熙帝做不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最多他也只能将有军权的四王牢牢攥在手里,而八公却是划分给了让他说不喜的太子名下。

     即便这样,八公里也不乏龙熙帝派去的探子和暗卫。

     对于八公之后里唯一有出息的贾珠被他的儿子暗中下毒的事,龙熙帝不是不清楚。当初他和他的兄弟为了皇位也是这样私底下各种下手针对,现今他的儿子也同样如此,没什么不好。

     有争斗,最后登上皇位的必然是最有手段的皇子。

     龙熙帝对皇后与太子的不喜,已经达到了将他们的困境彻底视而不见的地步。反正太/祖遗命只说皇帝的选择必须遵循嫡长子继承,却没说做太子的嫡长子犯了错却不能被惩处。

     太子的年岁如今已经不小,在朝堂上步步艰难不说,再加上他这个父皇的不喜,到了最后,他必然会忍不住。而龙熙帝,要的就是他的忍不住。只有太子忍不住,这个让他所不喜的孩子,才能从他的眼里彻底消失。

     至于龙熙帝为何会对自己与皇后的孩子这般不喜,那就又是一个故事了。龙熙帝的父皇庆世祖深爱的女子是与他青梅竹马的太子妃,后来的皇后,现在的太后。却偏偏这个女子天生无法有孕,为了子嗣传承,庆世祖只得在登基后广纳后宫。

     由此,庆世祖对于众位皇子都是一视同仁。在庆世祖看来,既然他没有嫡子,那么庶子里哪个孩子上位都没关系。只有一点,这个孩子必须对他的皇后未来的太后孝顺!

     后宫的女人都看清楚了他的心思,对于皇后都是各种尊重。这样一来,龙熙帝和他的母妃也就更没了优势。虽说最后庆世祖还是遵循太/祖遗命立了他为太子,但在长久的等待中,龙熙帝的心早已扭曲。

     他所经历的,龙熙帝并不介意他的孩子再经历一遍。唯一不同的是庆世祖是私底下真的让他的兄弟做他的磨刀石,而他,却是让他的太子做他其他儿子的磨刀石!

     贾珠身上的毒,龙熙帝从太医院那里拿了脉案,再宣召了那几位给贾珠诊过脉的太医后,彻底了解清楚了。虽说对于自己的儿子能将掌控在他手里的前朝毒/药红颜醉,他也是在心底暗自感叹他们的手段。

     他的皇长子忠诚王爷,不愧是他付出了最多心思亲自教养的孩子,和他真是相像。再一对比那个在皇后教导下一向都大气儒雅的太子,龙熙帝自是更为不喜。

     当初为了皇位,因为没有嫡子对他非常不利,他不得不妥协宠幸他一向不喜的王妃,最后有了这么一个儿子。对龙熙帝来说,这个儿子就是他人生的污点,是他不得不妥协之下做的选择,并非是他真心所期待的孩子!

     甚至于在龙熙帝心里,为何他的父皇庆世祖没有嫡子也能坐稳太子的位置,他,就不行呢?他与庆世祖没什么不同,同样心里都有一个深爱的女子。只是庆世祖深爱的女子恰好身份够做他的太子妃,而他喜爱的,却是他奶娘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