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九月初九,重阳登高日,是龙熙帝选定的退位日子。而这日,同样是太子凃泽登基的日子。是以,达官贵族们,没有一人选择今日去郊外登山。即便后院的夫人小姐们都盼望着这么一个难得可以外出的日子,但有这么一件大事,也只得选择再等明年。

     真圣公府也不例外,贾政是正四品的京官,虽说不能出席太极殿,但在殿外候着的资格还是有的。亚尔林这位新鲜出炉的真圣公就更不可能缺席,而因他而有了超品诰命的王夫人和李纨也的前往坤宁宫。

     太子妃还未正式被册封为皇后,仍然住在东宫里。坤宁宫里住的是龙熙帝的王皇后,待凃泽下旨封她为太后后,她才会迁入慈宁宫。是以女眷们在今日,也是得进宫拜见她的。

     大庆朝除了龙熙帝,母后皇太后和圣母皇太后都是一人。

     即便是龙熙帝上位,这后宫里也只有一位太后。表面上说是庆世祖不愿外戚把持朝政,是以让龙熙帝的生母淑妃陪葬。但私底下到底是舍不得让别的女人在他死后与他心爱的女人平起平坐,还是别的其他原因,也只有躺在皇陵中的庆世祖心里才清楚。

     龙熙帝与生母的关系虽说不是很亲近,但却也并不远。

     作为皇帝,他能理解庆世祖此番做法的原因。淑妃和甄贵妃都是能够影响她的人,但甄贵妃是完全依附于他的女人,他的母妃淑妃却不一样。圣母皇太后虽说只在后宫有权利,但后宫和前朝的分别,其实并不是那么严密。

     即便宫里再三的规定不允许私自传递消息,但除非贫寒的妃嫔或者宫女,怎么都会跟家里有联系。

     净了身进宫做太监、无后的人,没几个能拒绝银子的魅力。

     与其所龙熙帝这么多年一直对皇后和太子无视,是因为他深爱着甄贵妃,不如说是他以自己的方式在发泄对庆世祖的不满。他虽然不是嫡子却是长子,在无嫡子的情况下,立长理所当然。

     但当初庆世祖没到最后时刻,就是不肯安他的心。他经历了这么多,而他的四儿子不过因为是嫡子出生就是他一切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所以他无视皇后与太子母子,虽说没有明面上的打压私底下却是动作不断。而他更是给其他儿子撑腰,让他们心里升起对太子的不满。

     如今一切都尘埃落定,看着跪伏在自己脚下,等待着自己将只能皇帝能戴的配有东珠的夏朝冠给他戴上的凃泽,龙熙帝更是思绪万千。

     这几个月这个儿子的表现让他无话可说。按说他从来都未教养过太子,东宫詹事府的人也都是他专门安排的,还有平时他交给太子的差事都是不打紧不重要的,太子应该对政事不该如此上手得快才是。

     但偏偏,太子却是如此优秀。

     这让龙熙帝在怀疑的同时,不得不安排人手调查一番。也正是这一番调查,才让他知道当初他的父皇庆世祖或许对他,并非是如他所想的那般没有丝毫父子情谊。

     他那位不得他喜已有四十六年的皇后,出身并非他所以为的四品翰林而已。

     琅琊王氏……

     虽说他打心底里对世家不喜,但琅琊王氏的教养他也不得不赞一声。若非有琅琊王氏的底蕴在那撑着,他哪里会有这样出色的太子。

     会给他指这么一位王妃,庆世祖考虑得已经足够了。表面上王皇后看上去并不打眼,但内里确实不凡。只可惜他年轻的时候太过年轻气盛,没能发现王皇后的美好。

     若是当初他肯多静心一点,或许今日的一切,都会有所不同?

     感慨万千的将自己头上的夏朝冠取下,龙熙帝轻轻摘下戴在跪在他身前的凃泽头上。这个盛典,是他作为大庆朝皇帝的最后一个盛典。这十五年来,他虽然不敢说自己是个圣明的君主,但却也兢兢业业。而之后,这个皇朝兴盛衰败的重担,都不再由他承担。

     “皇帝,要做一个好皇帝。”

     龙熙帝的禅位大典,由这句对凃泽说的话作为终结。而不久后,同样在太极殿中,凃泽将开启大庆朝一个新的时代。

     ****

     九月初九过去,有太上皇龙熙帝的大力支持,朝堂平稳过渡,在新年封笔前,就已经全部掌握在凃泽手中。

     凃泽的年号为承正,新年开始正式启用。

     在凃泽的年号确定前,曾有礼部老臣上书,言太上皇尚在,这翻年就改年号,是不是太急了一点。结果却是跟着亚尔林修习魔法忙的不亦乐乎的老圣人被凃泽打扰看了折子,隔日就颁下旨意。

     作为退位的太上皇,他一直住在宫里也不是个事儿。再加上他的妃嫔也不少,如今只挤在那么两个宫殿里,也实在是含酸了些。是以他正式带着除太后之外的妃嫔一同来到京郊的皇家园子里,这园子是庆世祖在世时开始修的,历经三十来年,如今已经是闻名全国的皇家园林。

     关于年号的事,老圣人也直截了当的说了。大庆朝的主人如今是凃泽,他已经退休致仕,这皇朝自然都是凃泽说了算。作为皇朝的新主人,改年号也是应当的是。

     本来以为龙熙帝退位后,头上会有两个婆婆需要伺候的众臣,却没想到龙熙帝竟然一下就退得这么彻底。不仅政务一点不沾不说,还搬去园子里修身养性去了!

     而他们新上任的皇帝却是不愿老圣人就此撒手,时不时就出宫往园子里去,找老圣人请教问题。

     如果不是有不少臣子前面三十多年都看到龙熙帝对凃泽的态度了,光看现在两人父慈子孝的模样,还真是感人得很!

     如果说这两任皇帝腻歪得让臣子们牙酸的话,那承正帝每次去园子老圣人都必然会召见一个人的话,就更让群臣都看不懂了。

     那贾珠,倒底是怎样让老圣人和生人都对他刮目相看的!

     这个问题在承正帝登基前是众人的疑问,如今正月元宵已过,就更是众人的疑问了。反倒是已经得封亲王和郡王的众位皇子心里有些底,不过因为那个揣测太过匪夷所思,是以没人说出来。

     不过在每个月的请安中发现龙熙帝模样越来越年轻的皇子们,也忍不住各自在私下里嘀嘀咕咕。

     如果不是担心聚在一起让承正帝不痛快,找他们麻烦的话,皇子们还真像聚在一起念叨念叨,这其中大皇子与三皇子心情最为复杂。当初因为大皇子继位的可能性最大,三皇子心里不是没有过不愉快。但他们怎么都是一母同胞,自家亲大哥上位,怎么都比隔着一层肚子的弟弟来得好。

     更何况那还是在私底下少受他们嘲讽欺凌的弟弟。

     只可惜这结果谁都没猜到,谁知道龙熙帝怎么一下就想通彻底将权柄给放下了!众皇子都在猜这其中亚尔林倒底扮演了个什么样的角色,但现在明显不管是老圣人还是承正帝都不愿意说,他们也只能继续在心里暗自揣摩。

     不过大皇子忠诚王爷倒底是曾经跟龙熙帝关系最近的皇子,倒是知道能让他父皇这么决绝就放弃皇位的,也只能是攸关长生这件大事了。当初龙熙帝也是在私底下招过道士来炼丹的,不过龙熙帝很谨慎,吩咐将那些炼出来的但要都先拿给猫狗坊的狗先服用了几个月。

     结果不言而喻,龙熙帝未曾服用那些丹药。

     当时忠诚还觉得有些遗憾,若是当初龙熙帝服用了那些丹药,又会如何?即便太子是正统的继承人,但那时候太子在朝堂上可没什么势力,他谋划一番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却是凃泽正式接手大庆朝并平稳度过了过渡期。忠诚在龙熙帝的教养下是个很有眼光的人,他虽有野心,却明白事有可为和可不为。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希望还要去妄想,那是给自己找麻烦,也是给承正帝找收拾他们的借口。

     忠诚越发的乖顺,在朝堂上也慢慢划清界线,往闲贵王爷的方向发展。不仅他如此,他也带动了他的三弟。怎么这都是跟他血缘关系最近的兄弟,可不能在这时候折了去。

     至于还年幼的十三弟,那位还没到成亲的年龄,如今也跟着他们的母妃甄贵太妃搬到园子里去了。不是承正帝不愿意养还未成年的黄帝,而是老圣人龙熙帝发话了,将未成年的皇子公主都给带到园子里了。

     曾经的甄贵妃一系如此知趣,倒是让凃泽颇感无趣。不过他现在很忙,要整顿政务,要培养继承人,还得花时间琢磨怎么修习魔法,再练习一下斗气,让身体保持活力和韧度。

     看他父皇修炼魔法那般辛苦,他得先打好一些基础才行。

     如此忙碌的承正帝也是一日比一日年轻,让众王爷和臣子们侧目。忠诚王爷终于确定自己的猜想,为后面的行事重新做了规划。

     既然他已经跟那个位置无缘,不如跟着父皇一起追求长生大业好了。虽然说起来像是他很委屈不得作出这样选择的模样,但其实忠诚一直都在压抑自己有这个猜想时的激动。

     那把龙椅虽然让人心动,但如果是在长生与那把椅子中选的话,在无法二者兼得的情况下,他会选择后者。

     权利虽说重要,但以他的地位,只要活的时间够长,能够得到的东西也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