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第二日,扬沐与往常一样,坐在屋子中,等着伊蓝来送饭,然后他接下饭菜,目送伊蓝出门。

     他本想白天就去小白说的那条小径查看,无奈现在兽多眼杂,他这一出门,恐怕街上所有兽族的视线都要黏着他了。

     他还是决定晚上再出发。

     虽然他很不愿意离开这里,但是小白昨天说得对。时帝轩已经对他有了杀意,他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既带不走小白和小黄,还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如今既然有机会逃出去,那么他便试试吧。至少他现在活下来了,以后便还有再见到小白和小黄的机会。

     只是……他昨天告诉小白的那个消息,可能要让小白消化很久了吧……

     ******

     小白带着扬沐告诉他的那个消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并没有任何兽族发现他的离开。

     他是特地挑了一个时帝轩出去有事的时间段去找了扬沐。

     先把脑子放空,安安稳稳的睡觉了一觉起来,小白这才坐在床上开始发呆。他现在还有些恍惚,仇人突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小白倒是宁愿希望这是扬沐和他开的一个玩笑。

     其实他早该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的。

     明明他应该很厌恶时帝轩,可是在和时帝轩相处的时候,他却又忍不住的和时帝轩亲近。

     他很少能对一个人产生亲近的感觉,除了他的父亲和小黄之外,他对任何都是抱有着防备之心的。

     “今天怎么不出来训练?”

     就在小白满心都是纠结的时候,时帝轩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坐在床上,明显神色恍惚的小白。

     以往小白都是天刚刚亮,便立刻出现在外面的训练场地上了。

     小白瞥了一眼时帝轩,抿了抿嘴,突然把不准自己该用何种态度去对待时帝轩。

     时帝轩并不知道扬沐为他生了孩子,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所以他现在想杀了扬沐,就因为他觉得扬沐是设计陷害他。

     那么,他现在告诉时帝轩,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而自己是扬沐给他生的儿子,那么时帝轩会不会动摇杀扬沐的念头?

     这么想着,小白的脑中突然又闪过了扬沐告诉他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的场景。

     “今天不想去。”小白丢下了这一句话,便直接又往床上一趟,一副“我要碎觉了,你赶紧走”的样子。

     时帝轩看了床上的小白一眼,倒也没有去强迫小白出去训练,他默默的退出了小白的房间,走的时候顺带的关上了门。

     暮□□临的时候,扬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他正在屋子中耐心的等待着,等所有的兽族都返回自己屋中休息的时候,他才查探了一下周围还有没有兽族的存在。

     时帝轩的存在他查探不出,因为时帝轩的修为比他高,他现在就是在赌,赌时帝轩并不会来他这里。

     毕竟许多日都不曾来这了,今天应该也没有那么巧。

     兽族几乎都回自己的屋中睡觉了,但是扬沐还是抱着小心为上的态度,待在自己的屋中又等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这才蹑手蹑脚的从自己的小屋子里走了出来。

     隐去自己的气息,扬沐悄声一人,走在洒满月光的道路上。

     按照昨日小白说的路线,扬沐成功找到了那条小径。

     曲径通幽,前方的道路漆黑一片,仿佛月光倾泻不到那里面。

     这条道宁静昏暗的让扬沐的神经不由得有些紧绷。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前方未知的道路虽然他心生紧张,却也没有打消他继续前进的决心。

     深深地吸了口气,扬沐抬脚走进了那条小径中,一路走一路环视四周,警惕的周围可能发生的一切。

     从小径外头往里瞧,这里头是黑乎乎的一片,怪吓人的。

     等真正走了进来,才发现,这里月色朦胧,虽然昏暗了些,却别有一番意境。

     按照小白所说,扬沐一直沿着小径往前走。他在心中估算着距离,看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走出这里。

     一路走来,四周异常的安静,只有他匆匆走过偶尔发出的摩擦声。

     扬沐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在往前走的,精神高度的集中。这异样的宁静让他心中有种不安稳的感觉,明明已经快要从这条小径通过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却有种即将要踏上不归路的

     感觉。

     咬住下唇,扬沐尽量的去忽略自己那跳动过快的心脏,走在小径上的步伐却快了许多。

     如果想要尽快离开这里的话,其实使用御剑飞行是最快的方法。只是扬沐不敢动用御剑飞行,他怕御剑飞行后,修为的波动会引起那些兽族的注意。

     纯靠脚力走,速度虽然算不上快,但是扬沐毕竟是一个修炼之中,速度比一般人还是要快上不少的。

     又走了一段距离,扬沐心中那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那种不安的感觉,就像是他现在已经被兽族给发现了,而且这个兽族是时帝轩。

     稳了稳心神,扬沐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慌。

     就算时帝轩真的出现在他身后了,他慌乱也并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坦然一点。

     正这么想着,仿佛上天故意要玩弄扬沐一般,这时候在扬沐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你要去哪里?”

     这声音如惊雷一般,让扬沐整个人一惊。

     这道声音扬沐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心里刚想着什么,身后果真就来了什么……扬沐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没办法再欺骗自己身后的那声音是幻觉。

     僵硬着身子,扬沐转过了头。

     一道身影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有些朦胧,扬沐却也能清楚地看见这身影俊俏冷酷的面庞,和幽深如谷底般的双眸。

     这他妈的也太巧了……

     扬沐有些无语……难道说时帝轩天天都在监视他?所以在他出逃的时候,居然一直悄然跟在他身后?

     “我去哪里,与你何干?”心里在吐槽着,扬沐嘴上冷冷的回道。他暗中运起了功力,准备在时帝轩想要下杀手的时候,能够全力回击。

     听闻扬沐的回答,时帝轩嘴唇微微一勾,有些嘲讽的道,“你就这么抛弃那两只兽族,自己逃走了?”

     扬沐抿了抿嘴,并不吱声,时帝轩此话他也并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也确实是抛下了小白和小黄,独自一人离开了。

     “别废话,要杀便杀。”片刻的沉默后,扬沐喊道。

     时帝轩的目光在扬沐的身上转了一圈,光光是眼神就让扬沐不由得紧绷了身子,背后微微冒出了些汗。

     最终,时帝轩的眼神停在了扬沐身上挂的一个驭兽袋上。

     感受到了时帝轩的目光停驻在了何物上,扬沐蹙了蹙眉。他那驭兽袋里还装着那被玉石安摧残的只剩半条命狼呢,要是让时帝轩把这驭兽袋抢去,看见里头的狼,他便更是百口莫辩了。

     谁知道那匹狼会不会帮他辩解,毕竟那匹狼落到此番田地,也确实拜这副身体所赐。

     扬沐身子不自觉的稍稍往后退了退,同时往旁边微微转了一下。

     时帝轩瞧见他这个动作微微眯了眯眼,他的手往前一伸,就在扬沐还来不及反击的时候,他身上挂着的那个驭兽袋便已经出现在了时帝轩的手上。

     抓着从扬沐身上拿来的驭兽袋,时帝轩很轻易的便解开了扬沐在这个驭兽袋上布下的禁制,准备放出里头的兽族。

     当驭兽袋里真的放出了一只兽族的时候,时帝轩的内心很是复杂。

     不知这复杂是为了这驭兽袋里居然真的有兽族,还是这驭兽袋里只有这一只兽族。

     那匹狼站在了陆地上,他有些懒洋洋的趴在那里,即使被放了出来也并没有站起身。他被玉石安摧残的几乎丧命,但是也还是有机会能够继续化形的。

     而狼最近便是在尝试着继续修炼。

     而时帝轩在看到狼,并感受到狼的气息的那一刻,便立刻睁大了双眼,整个人的双手突然开始颤抖了起来。

     而狼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后,也感受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

     扬沐则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浑水他真的踏进黄河都要洗不清了。

     “父亲?父亲!”时帝轩颤抖的喊出了这几个字,看着老狼缓缓抬头,他激动万分。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父亲早已被人类残害,却没想到如今还能再看见他。

     紧接着他也发现了自己父亲的身体很虚弱,这种虚弱感,时帝轩很熟悉,那是被人榨尽jingye的虚弱,时帝轩甚至觉得如果他的父亲再被人类夺取几次jingye,恐怕便真的会因为身体被榨干而死去。

     而老狼听见这声音后,一双眼睛也睁得很大,他能感受的出来自己儿子的气息。即使多年未见,但是他仍然记得他儿子小的时候的气息,虽然变了些,但总归还是能够辨认出来的。

     他一双有些混沌的双眸不禁蓄满了泪水,他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

     “父亲,暂时委屈你一下。”时帝轩塞了几颗丹药在自己父亲的爪中,紧接着便继续把父亲又送回了驭兽袋中。

     他的一双眼眸冷漠的看向了扬沐,他的父亲jingye几乎被榨尽,出现在了扬沐的驭兽袋里,他总得先“问问”这个人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扬沐在时帝轩的目光注视过来的时候,便咬紧了下唇。

     妈的,又要为玉石安背一次锅了,他怎么那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