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时帝轩扭动了一下身体,扬沐刚低下头准备查看的时候,时帝轩却直接从他手上跳了下来。

     扬沐只见白光一闪,时帝轩又恢复了人形。与之前的成年版时帝轩不同,此时的时帝轩回到了青葱少年的模样。

     只是扬沐从时帝轩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修为,那他是如何转换成人形的?而且扬沐直到现在才想起了一件事情——

     兽族只有到了化形期(等于人类的元婴期),才能够变成人形,而时帝轩此刻的修为不过筑基期。

     虽然心中好奇,扬沐却也不愿意问出口。

     兽族的秘密多到人类不敢想象,底蕴也十分的丰富。上辈子的人类就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太过于自信,相信自己能够完全掌控兽族,所以才掉以轻心,让时帝轩快速的成长了起来。

     扬沐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维持自己那高贵冷艳的形象,丢下一句:“如果你还想获得第一名的话,你就跟进我。”抬起脚,便往前方走去。

     虽不知时帝轩是用何种方法在功力消耗殆尽的情况下,变成了人类。但是对于扬沐来说,这倒是一件好事。

     时帝轩不愿意进入驭兽袋里,把兽族捧在手上又太引人注目,如果时帝轩化成人形,倒也可以省去一部分觊觎兽族的人类的目光。

     扬沐上辈子就知道时帝轩是兽族,所以这辈子时帝轩在他面前露出真身时,他还是该干嘛干嘛。

     这番不言不语,漠不关心的模样,倒是让扬沐在时帝轩的心里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在全大陆都视兽族jingye为珍宝的时候,这个扬沐当真如此不在乎?时帝轩缓步跟在了扬沐后面,微眯起了眼睛。

     带上了一个毫无功力的时帝轩,扬沐的前进速度便下降了一些。不过在这一段路上,还是碰到了一两个倒霉鬼,扬沐虽不好意思,但为了第一名,还是毫不犹豫的上前夺过了玉牌,却并没有伤害到他们的生命。

     在这门派比试中,厮杀本就是常事,像扬沐这种只抢玉牌却不取人性命的做法,让那些被抢玉牌的人又惊又疑,心中却也多了丝感激。毕竟,扬沐想要取他们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时帝轩始终跟在扬沐的身后,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一路走一路搜刮玉牌,当然也有一些不长眼的金丹期长老带着刚找到的徒弟,想要抢夺扬沐和时帝轩二人的玉牌。

     金丹期加上筑基期的组合,实力不算弱了。可是两个人的修为加起来,还是不如扬沐。毫不留情的镇压了这个不知是何门派的长老弟子,让扬沐吃惊的是,这二人身上竟有着不少的玉牌。

     扬沐仔细数了数,竟有五块,再加上扬沐身上的十块玉牌和时帝轩身上的一块玉牌,二人身上加起来已然有了十六块玉牌。

     参加门派比试的人众多,也不知凭借这十六块玉牌能否得到第一名。扬沐再把这些玉牌通通让时帝轩保存着后,二人便随便找了颗树跳了上去,休憩片刻。同时,也可守株待兔。

     也许是扬沐最近的运气真的不错,在扬沐休息完毕的时候,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看模样应该是某门派的长老。

     而且,待那人走近了后,扬沐发现这个人的修为居然和自己相差不了多少,都是元婴期中阶。

     扬沐顿时眸光熠熠,他终于找到了个合适的练手对象。

     屏住呼吸蹲在大树枝桠上,扬沐静静等待着出手的时机到来。等到那人已经经过了这棵树,准备再往前走的时候,扬沐猛地往下一跃,伸出手就往那人的后背袭去。

     那人毕竟有着元婴期中阶的修为,哪怕扬沐是在被后续偷袭的,那人却也很快的便反映了过来,闪躲过了扬沐的攻击。

     他抬头看向袭击自己的人——一副淡如水的脸上凤眼微眯,皮相倒是不错。

     “我本来还在担忧,我得去哪里寻找长老或者弟子们,从他们的手里抢夺过玉牌。没想到,你现在便主动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人盯着扬沐身上的衣物看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一个门派的长老。”

     之前那被扯烂的衣物是玉安派的衣服,此时他换上的是自己的衣裳。即使换了套普通平常的衣物,那人却也猜的出他是门派长老的身份。

     那人接着道:“你身上必然有着许多的玉牌,如果你现在把这些玉牌交与我,我说不定还会饶你一命。如果不直接交与我,那就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双方都是同等级的,扬沐也不知那人哪来的勇气说出了这些话。

     废话不多说,手底下见真章。

     扬沐直接主动发动了攻击。

     一开始是出拳,出掌,腿也踢了出去,最后扬沐直接把武器都拿了出来。

     扬沐最开始的时候,整个人是处在下风的。打着打着,自己摸通了一些窍门,逐渐和那人打成了平手。

     或许是扬沐的悟性高?又或许是这具身体的天赋确实不错。就在双方对峙僵持不下的时候,扬沐忽然爆发了。

     他先用武器重重的挥起,速度极快的砸到了那人的身上,在那人闪躲开之后,又用脚踹到了那人的小腹上。

     那人猝不及防,摔倒在地。扬沐乘机跃了过去,用武器对准他的咽喉,冷冷道:“玉牌给我。”

     那人似乎很是不甘心,咬了咬牙,他从储物戒里掏出了五六块玉牌交与了扬沐。

     扬沐心满意足的收下了玉牌后,便收起武器准备离开了。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从树上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嗓音,“小心。”

     身后劲风袭来,扬沐堪堪躲过了那人的攻击。

     他望着那人阴狠的神色,眉头蹙了起来。他本没想过杀死这个人,却没想到这个人却变本加厉的反过来想要杀死他。

     虽然他不是很愿意自己的手上沾上血腥,可是既然这个人敢偷袭那就怪不得他了。

     心中带了些狠意的扬沐,下起手来也格外的狠辣。那人本来能堪堪接住扬沐的攻击,可是现在却被打的连连后退,毫无反击的能力。

     最终,扬沐用武器一下子□□了那人的心脏处,又拔了出来。武器上刻制的阵法让沾染在武器上的血滴,全部都流到了地面上。

     那人瞪着一双眼睛倒了下去。

     扬沐收起了武器,脸色有些不适的又跳回到了树上。

     三辈子加起来,扬沐几乎都没有杀过一个人。上辈子实力卑微,又有时帝轩的庇佑,让他舒舒服服的过了很长一段安逸日子。

     这辈子他也没有取过人的性命。

     可是扬沐毕竟在这强者为尊的大陆上呆了不少年了,也习惯了这里的规则。杀人什么的,或许一开始他有些不适应,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他本来想放过那个人的,那人却不死心的还想偷袭他。对于这种人,又有什么手软的必要呢。

     扬沐这么一想,便也想通了。在这大陆上一时迟疑或者心软,便很有可能在某一天被人暗算死。这辈子他那随遇而安,心慈手软的毛病可以改改了。

     摘下了那人手上的储物戒,扬沐随意掐了个手势,一把火烧了那人的尸体。

     翻了翻那人的储物戒,除了他刚才交与扬沐的五块玉牌,储物戒里竟然还安安静静的躺着五块玉牌。

     这样算起来,扬沐和时帝轩二人身上的玉牌便有二十六块了。

     把这些玉牌丢进了时帝轩的怀里,扬沐突然想起了之前从树上传来的那声低沉嗓音。犹豫了一会儿,他向时帝轩道了谢。

     时帝轩却只是沉默不语。

     扬沐也并不在意,休息了一会儿,便又继续上路了。门派比试的时间快要到结尾了,他们必须再多抢些玉牌,以保证他们能得到第一名。

     随着离出去的时间越来越近,时帝轩的心中却越发的谨慎小心了起来。毕竟他不能保证扬沐不把他的身份给泄露出去,又或者不会自己把他占为己有。

     不过,如果扬沐一旦做了这两样中的其中一样,时帝轩发誓他一定会让扬沐把他做过了这些一并偿还给他。

     人类欠兽族的,他会一笔一笔的跟他们算清楚。

     所有享受过兽族jingye的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