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它是怎么从玉安派的探险之境,孤身一狗来到这个地方的?

     扬沐心中疑惑着,手上把鹰放在了一旁的树干上,自己纵身一跃跳下树来,把旺财抱进了自己怀里,又跳了上去。

     怀中的旺财在看见树丫上的鹰时,漆黑的眼眸中划过了一道流光。

     扬沐暂且把旺财之事丢掷一旁,把它放到自己的腿上。扬沐又把那只鹰抱了过来,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枚丹药,就想往鹰喙里头塞。

     或许是之前尚杰所做之事给这鹰留下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影,鹰原本只是呆滞的任由扬沐抱着,现在却猛的扑腾了起来。可惜就算扑腾,鹰的力气也所剩无几了,它奋力挣扎了几下后,便放弃了。

     又恢复成了之前呆滞的模样,它似乎心如死灰。

     扬沐无奈得很,他只不过是想往它的鹰喙里塞颗能帮助它的丹药,这鹰的反应就跟自己要qj了它一般,不过扬沐也懂这鹰的痛楚。

     他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脑袋,难得柔声说道:“乖,我给你吃的丹药绝对不是害你的,要是想害你我便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将你从尚杰那里救出来了。”

     怀中的旺财似乎是为了验证扬沐所说的话是否是真的,它用自己湿漉漉的小鼻子闻了闻扬沐手上的那颗丹药,旋即它对着鹰低吼了一声,像是在和鹰交谈一般。

     鹰似乎真的听懂了旺财的话语,迟疑了一下,它张开了鹰喙,把扬沐手上的那颗丹药一吞而下。

     药效很快便起作用了,鹰稍稍恢复了些精神,不再像之前那么萎靡不振。只是哪怕扬沐喂了对它有帮助的丹药,它看着扬沐的眼神中还是有着淡淡的憎恨与提防。

     扬沐也不在意,他对着鹰道:“先委屈你一下,在我的驭兽袋里待一段日子,省的尚杰发现你的存在。”说着,他便顺手把鹰塞回驭兽袋了。

     手上绒绒的触感让扬沐微微低下头,“你要暂时进驭兽袋吗?”

     很是不屑的晲了扬沐一眼,旺财从扬沐的怀中挣脱开,就想直接从树上跳下去。

     扬沐急忙扣住了旺财的小身体,它居然还想像之前一样不吱一声的便离开?

     他指着旺财的小鼻子怒道:“别乱跑,这里比玉安派的探险之境更加危险,万一你被人捉去了呢?”旺财还是不理扬沐,还是想要从这树上跃下。

     扬沐实在是没办法,轻轻的抽了抽旺财的小屁股,示意它要听话一些。

     旺财呆滞住了。

     它似乎没想到扬沐居然会打自己的屁股,恼羞成怒的转过了小脑袋,旺财“嗷呜”一声就咬在了扬沐的手指上。

     再松开时,扬沐手上已经有了小洞,还沁着些血珠。

     扬沐:“……”这熊狗咋地就不听话呢?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旺财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难道是被人捉了起来,然后等到了羽灵派,塌又逃了出来?

     扬沐越想越有可能,心中不禁有些担忧。旺财还这么幼小,不会已经被人催熟了吧?

     想到这里,扬沐便举起了浑身雪白的旺财,眼睛瞅向了它的下方。反正性别都一样,他也没什么好忌讳的。

     恩,颜色还是粉粉嫩嫩的,只是大小似乎比之前稍微大了那么一些。扬沐在心里给旺财那啥打着分,他手上的这只旺财却已经恼羞成怒了。

     它漆黑的眼眸里,似乎有火苗在窜动。旺财狠狠的咬了咬牙,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三番四次看他那里?难道是想把他催熟然后取他的jingye?

     想到这,旺财又摇了摇头。不对,如果是扬沐真的渴求jingye了的话,那么便不会去救那只鹰啊。

     只怕是……扬沐想要养肥再杀。

     旺财现在心中突然多了一个想法,眯起眼睛,它决定要给扬沐一个惩罚。虽然这个惩罚有些羞耻……

     *

     扬沐本来已经准备把旺财放下了,可是却没料到在他刚准备有所动作,一条水柱骤然朝着自己喷泻而来,就跟机关枪一样,she了自己一脸的——尿液。

     “……”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扬沐尽最大可能的想要压抑住自己的怒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这旺财看见自己,糊了自己满脸口水。第二次,居然还朝着自己撒尿??

     棍棒底下出孝子,巴掌之下出忠犬。扬沐一气之下,抓着旺财的屁股,“啪啪啪”的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的轻轻扇着。

     旺财满眼屈辱神色,那架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扬沐,可是现在自己小小身体又被扬沐制服了,根本无法动弹。

     *******

     小小的惩戒了旺财一番,扬沐现在的心情舒爽多了。抱着满脸抑郁之色的旺财,扬沐跳下树就在这森林之间闲晃着,看看能不能找到几个弟子,把他们身上的玉牌抢过来。

     岂料冤家路窄,扬沐还没有走多久,对面便迎来了一个身穿天蓝色衣服的男人。

     没错,这个男人便是尚杰。

     兽族被抢,此时尚杰的脸上满是狰狞。可是他又找不到那个人的所在,更可气的是他还是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在这茫茫的一片森林中,他的兽族恐怕是没机会再找回来了。

     想到这个结果,他的心情便笼罩着一层阴霾。

     远远瞧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手里似乎抱着一个兽族?尚杰在凝神一瞧,原来是之前那个弱鸡玉安派的长老,他顿时便松了口气。望着那人手上抱着的兽族,和对方明显不如自己的修为,他眯起了一双眼眸,同时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呵,丢了只兽族,又有人送来只兽族,看样子还是个生龙活虎的兽族。尚杰勾唇笑了,那只鹰丢了也就丢了吧,反正它也离死不远了,是时候换个新的兽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