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果然,在文长老找过扬沐说了那番话之后没有多久,玉石安便用玉牌把扬沐召唤到了大厅里。

     自从上次石屋一游后,扬沐见着这玉石安,心中总有些不踏实。生怕玉石安不知什么时候,对自己又说一番扬长老以前做的“好事”。

     玉石安也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扬沐的态度也淡了一些,没之前那么亲近了。不过他的态度也不算差,毕竟扬沐还是这玉安派中除了他之外,实力最强的一个。

     朝着扬沐招了招手,让他坐在了自己身旁的位子上,玉石安淡淡开口:“相信你也知道那事情了。”

     扬沐点头,心中郁闷的简直想呕血。为什么门派里这种作死的事情的总让他在里面掺和一脚,他只想在这门派中安安静静的修炼,等到时帝轩报仇之日到来之前,他便离开此地,去更广阔的天地闯荡。

     “你好好准备一下,带着你那徒弟一起前往,遇到合适的兽族,你便顺手收了。等结束之后,回到门派后,再拿几只兽族出来分给门派的其他长老。”

     玉石安安排的理所应当,可是扬沐却想直接开口拒绝了,他并不想趟这趟浑水。

     似是看出了扬沐心中的想法,玉石安的手轻轻的敲在了桌子上,“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这次的事情必须得去。”

     扬沐默默的咽下了口中想要拒绝的话。

     既然决定要去了,扬沐在听完玉石安的关照后,便直接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去了。

     每次玉石安召唤他总没好事……不是让他替门派或者自己做事情,就是用另一种形式告诉他以前扬长老所做之事。

     回到自己的小屋前,却发现时帝轩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

     他一身青色长袍,器宇轩昂,面容清秀俊俏,随着个头的拔高,身上的那股子少年气也褪去了不少。

     只是与他周身那清隽气质不符的是,他手上捧着一只小黄鸭,昂着头张着一张嘴巴,“呷呷呷”的叫着。

     看到那小黄鸭,扬沐的眼睛瞬间一亮,他在踏进花园的那一刻,时帝轩也同时转过了头来。

     心中大致猜到了时帝轩的来意,扬沐却依旧装的十分淡然,“何事。”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时帝轩手中的小黄鸭在看到扬沐的那一刹那,口中“呷呷呷”的声音叫的更欢了。时帝轩一脸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用指尖微微戳了戳小黄鸭的嘴巴,似是让它闭嘴。

     他的动作轻柔,眼神也带着些宠溺,扬沐可以看得出来,时帝轩也是非常喜爱这只小黄鸭的。

     时帝轩道:“可否代为照顾这只小黄鸭?”他也想亲自照顾它,可是这只小黄鸭到了自己身边后,几乎是每天都在“呷呷呷”的叫着,他一双耳朵都快被它弄得出现幻觉了。

     哪怕他没把这小黄鸭带在身边,耳边也似乎能听见它“呷呷呷”的声音。

     瞅着这小黄鸭一天到晚的张着嘴巴,没个停歇,时帝轩也明白这还未成年的小黄鸭是想要去扬沐的身边。看着它这模样,时帝轩也舍不得让它再这样叫下去了,心中微微思考了一会儿,便带着它来寻找扬沐了。

     “?”即使心中十分想要回答“好啊!”,扬沐却还是表现出了一副“你为何突然这样做”的样子。

     时帝轩很是无奈:“它似乎很不喜欢呆在我身边。”考虑到平日里他所见到的扬沐,时帝轩才决定把小黄鸭让扬沐暂为抚养。否则,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一只兽族交与人类。

     “知道了。”扬沐对着小黄鸭的豆眼眨了眨眼,伸出了手,“给我吧。”然后在时帝轩万分不舍的情况下,把这只小黄鸭夺了过来。

     小黄鸭一来到扬沐的手上便顿时安静了下来,它低下头蹭了蹭扬沐的手心,然后安稳的在扬沐的手心里窝成了一团,并拿着屁股对着时帝轩。

     时帝轩:“……”他好歹和这小黄鸭一样都是兽族,这小黄鸭用的着这么嫌弃他?

     扬沐捧着一团小黄鸭,然后微微撇头看见了时帝轩一脸的不是滋味,他心中略爽。这点事情时帝轩必定是不会记仇的,所以扬沐得意起来也比较没有后顾之忧。

     他在21世纪一向是爱护动物的好公民一枚,简直快要把自家的旺财给宠上天了。宠物一直是他的精神寄托,这辈子的“旺财”没了,多了一只小黄鸭和狼倒也不错。

     “去修炼吧,过两天和我外出一趟。”

     “?”

     “在某处森林里有大量兽族出现。”

     一听到这话,时帝轩的眸光顿时就深邃了起来。

     扬沐通知完这件事情,并不想和时帝轩多呆,迈开脚步就准备往屋子里走,却被时帝轩在后边喊住了。

     “你为什么……不想要兽族的jingye?”时帝轩的目光紧紧锁定着扬沐,似乎想确定他接下来所说之话的真假。

     时帝轩在扬沐刚才接过小黄鸭的时候,特地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

     扬沐虽面无表情,但是一双眸中却不似他的表情那样冰冷。他轻柔的接过了小黄鸭,眼中那单纯的喜悦不似作假。

     所以,他忍不住问了扬沐这个问题。

     这一番话从时帝轩嘴里说出来耻度颇高,扬沐差点就想捂脸了。他总不能说因为他本就不是这大陆的人,所以当这个大陆上的人习以为常的吞食着jingye的时候,他却接受无能?

     而之前的扬长老是因为体质的问题,所以不敢吞食这jingye?

     思前想后,扬沐还是决定装x的说了一句:“兽族也是生命,也该有自由,他们不该被如此对待……”说罢,便施施然回了房,“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留下时帝轩一个人站在他的房门外。

     时帝轩似乎还沉浸在扬沐的那番话里,他的眉头轻轻拧着似乎在心中辨别着扬沐那句话的真实性。

     良久,他盯着扬沐的房门深深的看了一眼,眸中似乎有流光划过,紧接着又漆黑一片。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人类说——兽族不该被如此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