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魑魅魍魉,黑衣二人组
    不过这时,一道熟悉的人影闯入了两人的视线范围内。

     “嗯?含飞雪!”李修雅皱着眉头,这时候闯入实在是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毕竟不知道这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想法是否和自己这方一样,还是有其他的心思呢!

     嗯?

     含飞雪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异常的震惊,一方面是不远处有一个包裹着的巨大花团,还不时留着带有芳香性的液体,而且只是呼吸一口就能感受到这其中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而不光如此,含飞雪还注意到不久前与自己‘分道扬镳’的叶枫与李修雅,此刻被无数条硕大的植物根茎一样的物体给包围着,似乎是被囚禁在其中。

     还有即使有一个洋鬼子模样的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不知如何。

     “这......”

     含飞雪刚想迈步前行,但还没能走进叶枫他们,地上就忽然冒出数根根茎把他给包围了起来,锋利的尖刺距离含飞雪仅仅一寸多的距离。

     相信只要含飞雪稍有异动,这无数条根茎一顶会把他给刺穿。

     含飞雪自然是识相没有乱动,而那携根茎也是没有在寸进一步,这让含飞雪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但又马上开始仔细观察这奇怪的花苞的动态。

     含飞雪自然是不认识死亡之花,要说能在先天之境内能认识死亡之花的修士可以说几乎没有,可能也只有叶枫这样拥有特别古老秘传之类的后辈才有可能认识。

     要不然大多数人第一眼都可能认为是腐生之花,而误判的代价则可能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在三人眼前那朵巨大的花苞此刻已经缓缓打开,内中飘这芬香的液体已经流干净了。

     而伴随这缓缓打开的花苞,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

     李修雅不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因为眼前这一幕太过骇然,他不由得看着叶枫,想要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而叶枫则是摇了摇头,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按理说要出生的话,也应该是个婴儿才对,这对于人族和妖族来说都是最基本的。

     然而眼前的这个...‘婴儿’吧,其实这看起来已经有十五六岁那么的,而且还是个女性的人体。

     然而就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花苞中的那个少女之时,叶枫却注意到了死亡之花花瓣上的细微变化。

     原本颇为鲜艳死亡之花此刻颜色却在悄然褪去,尽管这一变化很是细微,但还是被叶枫注意到了。

     “嗯?怎会如此?”叶枫深深皱着眉头。

     这一现象李修雅和含飞雪也是注意到了,不过由于含飞雪孤立无援,所以也无法寻求帮助。

     而李修雅则清楚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死亡之花的生命精华似乎流失了很多,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么似乎有希望全身而退,更有甚至还可能对它造成致命伤害!”

     这回李修雅眼神要比刚才明亮许多,因为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然而就在这时,包围着叶枫他们的根茎直接抽回,这一举动让叶枫与李修雅全身戒备。

     因为这预示着准备那自己下手了。

     “叶枫,你的阵法靠谱吗?”这个时候李修雅不得不要考虑到各种情况。

     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任何的情况都要考虑。

     “嘿嘿,说实话,不怎么靠谱,”叶枫这时还不忘调侃一下,不过马上认真道:“其实可以撑一会儿,不过这只是一时的,这阵法无法在死亡之花的攻击下支撑多久,一会儿死亡之花发动攻击之后,你我立刻反击,要打它个戳手不及!”

     “那那个...少女怎么办!”李修雅看着花苞之中好像仍然在熟睡的少女,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毕竟是个不稳定因素。

     嗯...

     叶枫也是沉默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该一何种方式对待那个少女。

     是先下手为强,还是放任她;这真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然而就在这两人举棋不定的时候,一道雌雄难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思考。

     “两位人族,能帮我个忙吗?”说着死亡之花挥舞着根茎把花苞中的少女包裹起来,然后缓缓送到了叶枫两人的面前道:“帮我把我的孩子带走!”

     这......

     李修雅和叶枫都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一开始叶枫说会沦为食物,但现在的反差着实让两人都摸不着头脑。

     明明先前还是一个吞噬生命的大魔王,怎么此刻就成了一个‘有爱’的母亲了?

     “为何如此?”叶枫目视着颜色已经有些蜕变的死亡之花,现在的它可比‘生孩子’前虚弱很多,情势也和先前的已经不一样了。

     自己和李修雅加起来完全有能力自保,甚至战胜它。

     “我...我能感觉到有两个人正在向这里该来,他们是专程针对我而来的,这也是我之所以这么快想要生下孩子的原因!”

     尽管它说的含糊其辞,但李修雅和叶枫都是聪明人。看来这死亡之花之所以要吸收人族的生命精华完全就是为了要加快繁衍后代,而其目的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免于遭到屠杀。

     “但也也不是你要滥杀无辜的理由!”叶枫说这话时着实是愤怒了。

     要是每个人都为自己的事情随意屠戮他人,完事以后说自己是有苦衷的,想来博取他人的同情与原谅,这种行为实在是可耻。

     而这时一只手搭在了叶枫的肩膀上,稳住了叶枫的情绪道:“你是想让我们去帮你找到这孩子的父亲吧,我想他父亲应该是个人族吧!”

     叶枫看着李修雅,不知道他为何就这么答应了。

     但当他触及到李修雅眼中的那一抹温柔的时候,他最终还是没能张口反对。

     “两位这是答应了?”死亡之花头一次发出了有情绪的声音,道:“没错,我希望你们带她找到自己的父亲,然后交给他,然后...就这样吧!”

     这死亡之花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叶枫知道这件事情李修雅事管定,所以也只能叹口气。

     然后道:“为何是我们,你为何能信任我们,别和我说是什么直觉,我不想听这些虚伪的谎言!”

     “哈,真是直白的问题!”死亡之花将少女放到李修雅的怀中,然后道:“很简单,其实刚才如果在我分娩的时候你们继续攻击,那我一顶会死,就连孩子也会一起死掉。”

     “但你们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原地等待,这一点说明你们很善良,而且你们的实力也是异常的厉害,相信有一顶的能力保护孩子!”

     这话语之后总虽无情绪,但似乎透着真诚。

     “看来我们错过了一个杀你的好机会!”叶枫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知道,既然这死亡之花能说出这样的话,那证明它是很有诚意的。

     然而这话刚说完,一面漆黑的旗帜直接从天而降,直接插入死亡之花位于含飞雪的根茎上。

     霎时,一股阴森的鬼丧之气弥漫四野,原本还包裹着含飞雪的根茎直接枯萎而死。

     “终于让我们找到你了,死亡之花!”

     伴随着一道仓皇话语,两道黑衣人影从天而降,傲然立于死亡之花的面前。

     随后有立刻发声道:“我们不想伤害你,希望你束手就擒,这样也可免于无谓的争斗!”

     在场三人皆是别这股气势给震慑住了,尤其是那面飘着阴森鬼气的黑色旗帜,不凡之处一目了然。

     “鬼道修士!”李修雅眉头一皱,凰鸣横于胸前全方位的戒备。

     毕竟鬼道修士多数都是喜怒无常,而且看来还是针对死亡之花而来,那么自己怀中的这个孩子岂不是危险了。

     而一旁的叶枫当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先是疑惑,后是猛地一惊。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酆都发生了大事!”看着这两人,叶枫不由得说出了口。

     酆都?

     李修雅听到这个名字的受又是一惊。

     “你说他们是,赵钱孙李,魑魅魍魉!”

     而那两个人听到叶枫和李修雅的对话后眼神斜了斜,注意到了李修雅两人。

     “哦,不简单,竟然有人能认识我们,看来他们应该不是散修!”

     而另一个青年则道:“这种事情一会儿再说,现在不要分心,别忘记了对手可是死亡之花,不过它现在的状态好像不太妙,看来是受了重伤,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记住,如果它敢还手,那我们也不必留手,格杀勿论即可!”

     “明白!”

     两位黑衣人商议完毕之后,平静的看着死亡之花道:“你现在的状态有多差想来你自己很清楚,但我们仍然给你一个机会,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我们二位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但是如果你想反抗的话,那我们的手段想必你也了解一二,承受不必要的痛苦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我希望你能好好思考,但别太久的时间,我们也赶着回去复命!”

     这黑衣人把态度放在这里了,能看得出这两人是言出必行之人,绝对不是什么宵小之辈。

     现在就看死亡之花的考虑了,是束手就擒,亦或是鱼死网破,全在一念之间。

     静!

     在场的人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就这么停滞了。

     过了大约一刻钟,死亡之花最终开口道:“好,我跟你们走,你们的为人我也是信得过的!”

     “那事情就简单多了,”为首的黑衣人笑了笑,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道:“那你自己来吧!”

     “不!”死亡之花拒绝了。

     “嗯,你这时什么意......”

     话没说完,死亡之花的花瓣就开始快速的枯萎,根茎也是一同在枯萎,这中速度可谓是快的惊人。

     原本还妖异的花朵此刻却已经枯萎了大半。

     这时,一道模糊的声音传到了叶枫和李修雅的耳边。

     “帮我带句话,就说我今生无缘,只能来生与君相会!”

     嗯?

     李修雅和叶枫都是一愣,然后马上表情有恢复了正常。

     这种传音之术显然是不想让那两个黑衣人知道。

     而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则是叹口气道:“你这是何必呢,我们只是会把你送入幽冥之地而已,到时候你还可以恢复过来,何必用这种手段!”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这两个黑衣人却知道这是在一种由生转死的办法,把自己退化成一个种子,以后还能在长出来。

     不过这需要最少一个甲子的时间才有可能。

     “真是个倔强的家伙!”最终两人都只能摇摇头。

     然后走到已经枯萎的死亡之花面前,一挥手,打散了已经枯萎的花瓣残害。

     一颗鹅蛋大小的亮黑色珠子出现在其中,遂俯身拾起来看看,然后放入怀中。

     这时,另一名黑衣人走了过来道:“师兄,方才那个死亡之花临死的时候似乎传音给了那百年的两个修士!”

     言下之意就是要调查一下他们,看看是不是和死亡之花达成了什么交易。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