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二哥的艳情史
    “没,没什么,”花娘看起来有些慌乱的回答道。

     不过刚说完,她就发现自己似乎对于欺骗叶枫这件事上好像不自然,有小声,道:“其实真的没什么,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风逍遥吗,我就想到自己祖师和风逍遥之间的一些事情。”

     这话顿时让叶枫来了兴趣,八卦之心一跃而起。

     叶枫想到了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立刻道:“你祖师,也是母狐狸吗?”

     母狐狸?

     花娘白了叶枫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这称呼也是非常贴切的。

     “没错,据传闻,祖师当年确实和风逍遥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当然,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大多数也只是听自己师父说的,她了解的多一点。”

     “能具体说说吗?”叶枫早就对自己这个神秘的二哥有很大兴趣了,这回搞好有个知情的,怎么能放过。

     “好吧,”花娘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过我也只把我具体知道的一些告诉,其他的一些道听途说的我就不和你讲了,那些也没什么意义。”

     “嗯。”

     叶枫立刻点头以示开始。

     “事情是这样的......”

     花娘不疾不徐的把事情道来,而叶枫则听的甚是惊奇,他没想到这二个竟然还有如此风流的历史。

     话说当年,花娘的祖师可谓是风华绝代,不少修真者都对她报以艳羡之心。

     从这点来看就足以说明当时花娘的祖师是多么的令人惊艳,现在修真界的后辈或许不知道她,但是稍微往前推个一百年多年,你知道随便问一个宗门里的神通之境的修士,木红颜。

     他们肯定会说出一大堆关于她的故事,而这其中就有风逍遥的身影出没,这就是在那个时候,风逍遥的名声才被大众所熟知,在那以前,也就只有一些门派高人知道他这个实力高深莫测的散修。

     而据花娘说,当时的木红颜应该是对风逍遥一见倾心,据说两人还真的双休过。

     其实以前花娘不认为这件事是真的,但直到她遇到叶枫以后才确定这两人一定是双休过,这或许和前后的处境有关系。

     然而叶枫听到这个消息则是大吃一惊,在结合自己记忆里大哥曾提到彩鳞的母亲在一百多年前曾出手重伤过二哥,之后彩鳞母亲也就是二哥的老婆跑回自己海里去了。

     彩鳞的母亲是鲛人,鲛人对于感情专一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如果不是出了这种事,也没有其他理由分开吧。

     “然后呢?”叶枫好奇道。

     “然后......”

     之后风逍遥就受到各种莫名人士的挑战,但结果却震惊了整个修真界,神通之境的人还好说,毕竟和道则之境的二哥不再一个等级上。

     但偏偏还有不少道则之境的修士跑过去挑战,竟然连一息都支撑不过,这下整个修真界可炸开了锅,纷纷开始打听这家伙是何许人也,是不是什么宗门的秘传人物。

     但遗憾的是,他们打听到的消息都是,风逍遥是个散修,不择不扣的散修。

     至此,风逍遥的大名因为他的实力而不是他和木红颜的绯闻而流传于世,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风逍遥却在三年之后就离开了,具体情况也没人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啊。”

     故事听完,叶枫不由得感叹一声。

     看来二哥确实和那个母狐狸发生了超出友谊的关系,而彩鳞他妈也知道了。

     不过回想看来,彩鳞他妈因该是已经原谅二哥了,要不然两个人分开一百多年,而彩鳞才刚过二十五岁,你要说他们这中间没啪啪啪,鬼都不相信。

     而且什么隔壁老王这中事情是不可能的,修真者自身都能感受到他是不是自己的血亲,所以生下来是不是一目了然。

     还有就是,刚才说鲛人用情之深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他们一生的伴侣只能会是一个人,即便是另一半死亡,那他们也会就这么单下去,不会在找第二个,男女都是一样的。

     “看来得抽空回去向大哥旁敲侧击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惊人的发现,”叶枫心里暗暗下了决定,赶把腐生之花带回去的时候,就顺带问问大哥。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了。

     “您好,有您的包裹。”一个听上去很职业的女声从通讯机里传来。

     嗯?叶枫本能的反应就是素颜那个疯女人。

     不过花娘却笑道:“放心拉,我订了外卖,这回可不是素颜了,你赶紧去开门。”

     “好。”

     不过花娘提到素颜,心里就忍不住想到先前石忠子说的话,低语呢喃道:“别真是喜欢叶枫吧?”

     花娘越想越是肯定,第一回不知情还好说,但是在叶枫表明了和自己的‘关系’后才采取这种方法,这让花娘想不出第二种情况。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啊?叶枫明明和她应该不认识才对,难道他们之后有过接触?

     最终花娘暂时按下了心中的想法,然后拿着叶枫带给自己的包裹。

     “你确定你订的是吃的?”叶枫把包裹递给她后说道,他之所以不相信的原因是因为这包裹上面分明是有着阵法存在的,虽然只是最初步的防御阵法,但也足以说明这包裹可不是普通的外卖。

     “当然了,”花娘拿过包裹之后直接拆开。

     入眼的是呈现了一壶酒和三样素菜,不过叶枫稍微一闻就知道这修是修真者才吃的东西。

     “火焰花,七星草,板蓝根?”

     叶枫认出了这三样东西,倒不是说这有什么奇怪的,但这三样放一起奇怪了。

     火焰花分明是极热之物,对于火属性的修士有帮助,而此板蓝根和一般的中药板蓝根不同,只是名字一样,却不是同一种东西,虽然也是一种植物的根部,但却性阴,再加上有七星草在其中调和。

     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带有壮阳效果的食物,尽管只要目的并不是这样。

     “花...花娘...你要...干嘛?”叶枫说话的时候舌头已经有点打转了,心里在想什么也是呼之欲出。

     花娘不会是要‘吃了’自己吧?这....

     虽然叶枫对花娘很有好感,但这未免也......叶枫赶紧甩甩头,他不敢想下去,但又忍不住想到另一个可能,花娘是狐狸精,她该不会是想要以此来填补自己亏空的先天精元吧?

     而花娘则是歪头一笑,道:“你先吃,等吃饱了就有力气干活了。”

     干活?

     叶枫鸡皮疙瘩一竖,看着花娘,语气有些‘害怕’道:“干什么活?”

     “嘿嘿......”

     花娘那艳红的双唇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帮我搬家啊,现在这里不安全了,以后难免还会有其他人族修士找上门来,你又不可能一直都在这里,除非你真的和我...我身上沾了了你的气息之后,别人才不会见面就要制裁我。”

     花娘有一句话只是会意,没有说出来,但叶枫也是心领神会。

     不过这两人暂时是不可能,最起码还没到水到渠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