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先天损耗
    李修雅言辞之间有些保守,似乎不太想告诉石忠子,而石忠子也是能感觉到。

     “罢了,老头子我也就这么一问,你不用太过放在心上,自己的路自由自己知道,你选择自己的路也未尝不是件好事,”石忠子敷衍式的安慰了他一句。

     以为就连石忠子也知道李修雅这条路多半是行不通的,这可是自打修炼以来最为背道而驰的方法,不修神通,只修剑,以剑为神通。

     这注定不可能成功,也许就连李修雅自己也知道这条路会是个死胡同。

     沉浸了一会儿的李修雅微微行了个礼,道:“多谢前辈借这个场地,修雅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趁早走的好,免得你这家伙有骗老子酒喝,”石忠子不爽道。

     显然这家伙很不喜欢李修雅贪自己的酒。

     “哈,”李修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便转身走出武警总队的大院子。

     目送李修雅的离开,石忠子也只能叹口气,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看不透,不修仙之道,却修人之道,真的不知道该做何评论。

     ......

     而另一边,花娘抱着叶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轻轻的把叶枫放在床上。

     其实叶枫说是昏迷,其实只是脱力严重而陷入深度睡眠状态而已。

     花娘看着躺在床上的叶枫,自己在床边杵着个脑袋,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从他不时的发出傻笑和脸红来看,八成实在意淫。

     “叶枫啊叶枫,说不定你真是我的姻缘,师父算的还真的听准确的!”

     心里不自觉的开始叨咕,现在想想,自己因为风逍遥的怒天之惩结识了叶枫,脑袋一热帮他解了毒。

     而后因为叶枫要报答自己,不愿看到自己被人族制裁从而挺身而出,这一系列的亲密举动让两人的距离不断的拉近,或许连花娘也不知道这个比自己小两百多岁的男人已经住在了自己心里,或许会一辈子记得叶枫。

     没过多久,叶枫从深度睡眠中悠悠转醒。

     才睁开眼睛就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绝美的脸,上面还带着两点红晕,同时还眨巴着眼看着自己,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在叶枫昏迷的时候,花娘就为叶枫检查了身体,除了一些皮外伤之外,没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但她也不敢肯定叶枫到底是真没事了还是别的。

     叶枫感受了一下身体,什么异常状况也没有,反而异常的舒服。

     “没什么不舒服的,”叶枫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个深呼吸,道:“相反,真是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这还要多亏了你‘高级席梦思’了。”

     说着还故意嗅了嗅被褥,好像实在闻上面残留的味道。

     这一举动让让花娘弄了个大红脸:“呸,变态,下流,登徒子。”

     不过她嘴上是这么说,但心里其实非常不爽。

     自己真人在这里,这家伙不来闻自己,反而去闻这些被褥,这什么意思。

     叶枫没反驳,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对了,你是伤势到底如何了,能让我看看吗?”

     叶枫肯定的看着花娘,自从他知道花娘为自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后,他除了补偿之外,还想要知道花娘的情况到底如何。

     花娘看着叶枫坚定的眼神,知道自己弱势不全盘托出,恐怕叶枫是要追问到底的。

     “也罢,给你看也没什么。”

     说完把手搭在叶枫身上,让他感受自己体内的伤势。

     赶叶枫的灵气在花娘体内游走了一圈之后,他彻底呆住了。

     “这......”

     情况可以说比预想的还要严重,花娘身体里的先天精气可以说几乎消失了一半左右,这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先天精气眼中损失,甚至会影响到她以后的修炼进程,更有甚者从此以后修为止步不前。

     “你...这是...”

     叶枫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花娘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虽然叶枫什么话都没说,但花娘仍是会意,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没什么过一段自然会恢复,你不用太担心。”

     然而花娘这么说叶枫是根本没听进去,同为修真者,叶枫很清楚意味着什么。

     花娘不过是在说好听的话而已,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情况会怎么样。

     因为要取出附骨之蛆,就必须要用体内的精气来诱引它,附骨之蛆是最喜欢的食物。

     叶枫沉思了一下,终于是做下了决定,遂开口道:“这样吧,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带你回家,相信以大哥和二哥的实力,应该不难治疗你。”

     回家?

     听到这话,花娘小脸一红,这话任谁听了都觉得有点暧昧。

     叶枫说完后也是意识到到这个问题,也是不自觉的挠挠头,道:“其实我家里挺穷的,可还没你这间房子看起来好,尽管在富人区,不过我家是钉子户。”

     叶枫的话让花娘有些不高兴,她想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话,她知道叶枫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或许自己在他心中还没到那种程度,不过能带自己去见风逍遥也是不错了,她还正好有事想要问问这个修真界传奇人物。

     昔年,花娘还是一个没成精的小妖的时候,就见过风逍遥一面,这个男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年自己的祖师曾与风逍遥有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不过这都是外人的猜测,花娘的祖师自己什么也没说。

     但可以知道的是,祖师一生都没有在对别人另眼相看,似乎子挂心在风逍遥身上,直到三十年前祖师驾鹤西去,她临走前都还看着当初风逍遥送给她的玉佩。

     曾经那个玉佩刻录着怒天之惩的修炼方法,纵然祖师也算是惊艳之辈,但仍然没有完全学会。

     但即使是没有完全学会,她的怒天之惩威力也是相当的恐怖,这还仅仅是不完全版本。

     自己但是也是感应到叶枫的怒天之惩才出现的,最初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叶枫来接触风逍遥,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

     或许总那个素颜出现的时候,她对于叶枫的心态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尽管这以后带来了无限的麻烦,但似乎有叶枫在,她好像就不用太过担心,自己对叶枫也不像先前那样了。

     叶枫好奇的看着发愣的花娘,道:“嗯?你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