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狐妖花娘
    先前的怒天之惩可是自己目前最强的底牌,如果不是到了生死之际是断然不会使用的,那玩意儿可以轰杀先天之境的任何人。

     而从那个‘言实’的元神逃脱了来看,显然他真是的实力要高于先天,很有可能是神通之境,只不过是因为他夺舍的那具肉身实力太过低微,导致他的实力完全没办法发挥出来。

     花娘见叶枫沉默不语,脸上有些不高兴:“方才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答应我任何条件吗?怎么现在想要反悔?你们带把的人是不是都这么言不由衷!”

     她这一棍子可打死了全部带把的人,首当其冲的叶枫自然是尴尬无比,他想不到这女人言辞竟然如此豪放。

     “嗯,其实怒天之惩是我使劲浑身解数所放出来的保命招式,所...”

     不等叶枫说完,一只锋利的锐爪就架在了叶枫的脖子上,寒芒冷冽,叶枫丝毫不会怀疑做自己要是再说一句谎话,这女人肯定会直接把自己的脑袋给削下来。

     而此刻花娘的妖态也是尽数显露,巨大的尾巴在床上不时的摆动,两只耳朵也冒了出来,浑身更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一直魅惑的气息。

     没错,这女人正是一只实力高深的狐狸精,而且她的实力肯定已经入了神通,还有可能非常高深的神通境界。

     “你有本事再说一句谎话试试?”花娘恶狠狠的瞪着叶枫,嘴里还龇着牙,好像对于欺骗这件事情她局部可能容忍。

     “我...”

     小命握在鄙别人手中,叶枫也不敢大意,深怕她爪子异动,自己就身首异处了。

     “非常抱歉,你还是换个问题吧,给我怒天之惩的这个人不让我泄漏任何的信息,”虽然叶枫有些怕死,但相比于死这件事来说,还有很多事叶枫是不能懈怠的。

     “是吗?”

     花娘此刻看到叶枫的眼神很是坚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还能有这种坚定的信念,想来他是不会透露的。

     知道威胁也没用之后,花娘便收回了自己的妖态,道:“你和风逍遥是什么关系?”

     突兀的一句话让叶枫神色一变,但马上有恢复了原样。

     不过这一瞬间的变化可逃不过面前的这只大妖,更何况还是个狐狸精。

     “果然,我猜对了,果然是是他!”

     说完之间还咬牙切齿的,这让叶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搞不好这女子和自己二哥有仇,也难怪他对怒天之惩这么敏感。

     二哥呀二哥,我今天可被你给害死了,原来你不让我透露你的消息是因为仇家太多了。

     此时的叶枫已经默默的计划这该怎么逃出去了,要是在这么待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搞不好这狐狸精一个不顺眼就把自己给吸干了。

     “那个...前辈...我能去上个厕所吗?在下有点内急!”叶枫看着神神叨叨的花娘道。

     然而叶枫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花娘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你还没说你和风逍遥是什么关系,徒弟,还是血缘?”

     面对步步紧逼的问题,叶枫开始忐忑不安,道:“那个,其实没什么关系!”

     其实叶枫说的是实话,他和二哥既不是师徒,也么有血缘关系,他不过是个别捡来的孤儿罢了。

     但对面的女人可就不这么想了,不过想归想,她还是能看出叶枫没有说谎,境界的差距能让他毫不费力的透彻叶枫的心思。

     “伤好之后能带我去见他吗?”花娘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方才那还有些温柔的语气让叶枫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难道他们两个不是什么仇家,而是...

     叶枫不敢想下去了,越想就越觉得恐怖。

     而花娘有重复了一便,道:“我说等你伤好了之后能带我去见他吗?我有些话想对他说!”

     末了话锋一转,道:“你如果不带我去也可以,但我有的是办法跟踪你,我就不相信你能甩的掉我。”

     就砸叶枫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时候,一阵敲门神打破了氛围。

     “咚咚咚...”

     “您好,有您的包裹,请签收一下!”一句悦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花娘闻言下了床,去开门,不过还不忘拉着叶枫,生怕这家伙逃跑一样。

     而处于被动状态的叶枫也只能受着,不够手上的感觉倒是不错,细腻丝滑,简直就如婴儿一般。

     “这手感还真不赖。”

     心里想着,手上不时还捏了捏。

     而后者也没和他计较,只是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来开门。

     “你...”

     话都还没说出口,一道寒芒就直接刺向花娘的心脏。

     本来一花娘的实力完全可以躲开甚至是反制,但面对来袭的锐剑,花娘却丝毫没有动弹,仍是直接矗立在那里。

     逼不得已,叶枫只好出手挡住攻击。

     “道友这是做什么!”叶枫两指夹着长剑,目光不善的看着面前不大的女生。

     方才一接触,叶枫大概也知道对方的境界和自己在伯仲之间,但要论实力,自己恐怕还要略胜一筹。

     而面前的这个看起来也就十八岁左右的女生抽回长剑,道:“你竟然与妖孽为伍,真是堕了修行之心!”

     “我...”

     叶枫刚要开口,一旁的花娘就直接爆粗口了。

     “我和我男人怎么样关你什么事,要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多嘴,”说着尾巴和耳朵全部露了出来,整个人可谓是妖态尽显。

     “你...”

     这回这小丫头可被吓到了,神通之境的气势让这丫头完全喘不过气来,尚处于先天之境的她可不是花娘的对手。

     “怎么,不打算走是吗?”花娘屁股后面的尾巴在空中挥舞着。

     最后,小丫头实在是没办法了:“败类,不要脸!”

     说完便一个闪身便离开了,而花娘也气呼呼的观上了门。

     重新回到房内的叶枫拉住了花娘,道:“方才为何说我是你男人?这对我来说到没什么,但你不怕毁了自己的清誉?”

     尽管这狐狸精从外表上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但从方才一直以来的近距离观察,可以肯定的是,这狐狸精绝对是完璧之身,元阴没有半点外泄。

     所以方才她说的话才会让叶枫不解。

     “你不知道?”花娘的反应有些奇怪,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嗯”,叶枫摇了摇头,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清楚。

     这回花娘有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枫,点头道:“难怪了,我说你怎么和那些修真者有些不太一样,看起来没他们那么伪君子,我看你大概是散修吧,要不然也不可能会不知道我刚才的用意!”

     花娘的话让叶枫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不是宗门的修真者差别真的那么大。

     花娘又拉着叶枫到床边,然后跪坐在床上。

     她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叶枫大概明白这其中的差别在哪儿了,自己貌似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干什么不会那么拐弯抹角,这大概就是两者的差别了。

     跪坐在床上的花娘认真的看着叶枫,道:“其实这是修真界共同制定的条约,其目的就是为了约束那些妖族修士不要随意干预人世间的事。”

     “所以规定就要求妖族修士一般必须呆在自己的道场或者宗门之内,如果没有什么要事不得随意离开。”

     说着花娘脸上不免露出落寞的神色,其实想想也是当然,谁都不愿意自己的自由被他人限制,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最不能被接受的事情,更别说是追求大道的修士了。

     “至于我为什么说你是我男人,主要是,如果我和人族结为连理的话,那就不会受到这方面的限制了,所以刚才不得已拿你坐了挡箭牌,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道这里,叶枫也明白了。

     这女人就是怕麻烦而已,面对人族的修士,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其实我倒是不介意有你这么漂亮的连理,”说着叶枫眼神还不由得往她身上各处游走。

     而叶枫这个样子却没有引得花娘不悦。

     “你和风逍遥倒是不太一样,他就没你这个样子。”

     不知不觉,话题又转到风逍遥这里了。

     一聊到风逍遥,叶枫也是一肚子的疑问,他也实在是想知道这女人到底和自己那个二哥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