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改变主意
    震惊!此刻刘胜,也就是灵山的表情异常的惊恐,他不知道到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最深处的秘密的,按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出了自己之外,应该不会超过两个人才对。

     而眼前的这俩人很明显自己不认识,有没有易容,灵山这点观察力还是有的。

     “你们是什么人,专门来这里找我到底有什么目的!”说话间,灵山整个人已经是处于随时可以战斗的边缘,但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里还有自己最在乎的人。

     反观李修雅,看着灵山这么紧张,他也只是嘴上笑了笑道:“看来你是把冰寒魄给了那个女人了,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具有如此特殊的气质!”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灵山道友!”最后的这一句话李修雅的声音却突然改变了,叶枫听得出这是他用里灵力模仿的线条。

     然而本来还异常谨慎的灵山在听到他最后那句话的口气时,脸色终于变了。

     “你...是...忆东流,不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这灵山再说忆东流整个人完全是处于过分震惊的状态,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熟悉的声音和方才只有自己和他知道的秘密,无一不在说明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曾经蜀山最为耀眼的风云人物,可惜因为偷学各大门派的秘籍而被追杀,最后自于与山门之前。

     这一点整个修真界都知道。

     但其实也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忆东流,也就是李修雅还活着,当初不过是迫于各大门派的压力而诈死而已,最后蜀山一极大的代价‘复活’了他。

     至于石忠子则是则是忆东流之后告知的,因为石忠子在忆东流这件事上确实是多有付出,主要就是不想看到一个天才陨落而已。

     至于现在的李修雅,则是改变命理之后的忆东流,名副其实的蜀山弃徒。

     然而言归正传。

     这些叶枫当然是不知道的,而这个灵山确实清楚,在他没入全真之前曾经是忆东流儿时最好的玩伴。

     那本‘混元经书’还是他给的,而且还给了自己冰寒魄一中和自己的纯阳灵气。

     不过灵山终究是有负所托,这货把珍贵的寒冰破给那个老板娘治病了,所以没有了寒冰魄的中和,自己功法的转化就慢了许多,最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离天人五衰不远了。

     面对灵山的失态,李修雅则显得淡定许多:“别这么看着我,现在这里没有什么忆东流,只有蜀山弃徒李修雅,今日前来主要是和你商讨腐生之花的事宜,不知道刘胜你怎么看!”

     李修雅言明自己已经不是忆东流,而是他自己的时候,这家伙就已经完全摆脱以前的束缚,而言明刘胜则是说明这回只谈生意,不谈交情。

     对于他的想法,灵山只能张张嘴,却始终没能开口。

     “好吧,看样子是都回不去了,”灵山摇了摇头,不,现在应该说是刘胜摇了摇头,道: “既然李修雅道友说道腐生之花,而且还找上刘某,那就说明两位也是这次的竞争者之一了,两位前来是想要劝说在下放弃这次争夺吗?”

     修真之人果然还是不一样,既然已经断掉的就说明缘分已尽,强求也只是徒增伤害罢了。

     “我们来之前是这么相的,”李修雅看着已经有些白发的刘胜道:“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决定要劝说你放弃这次腐生之花的竞争!”

     嗯?一旁的叶枫一愣,先前不是这么商量的呀,怎么这家伙说变卦就变卦了呢!不过叶枫也没有打断他,而是继续听着这家伙的下文。

     而刘胜只是笑了笑道:“你认为我会放弃!”

     他以前已经放弃过一些事情,这次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以为身后的屋内还有自己最重要的人。

     李修雅早就料到刘胜会这么说,所以接下来的说辞才是重点。

     “我知道你要腐生之花想要干什么,无非就是延续自己的生命和那个老板娘在一起罢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腐生之花至少可以让你延寿八十到一百年,真到了那个时候,你的老板娘早就化为白骨了,你这么做不是让你更加痛苦!”

     “而且此次事情,我想你到该也能猜到多少有些蹊跷,说不定会是一个陷阱,至于后果是什么你想必也能猜到一二,这件事成与不成还两说。”

     李修雅罕见的有些发脾气,或许他其实还是放心不下这个以前的伙伴。

     而他的话显然也起到了效果,刘胜也确实犹豫了,他知道李修雅说的基本上和自己想的一样,但...腐生之花毕竟是一线希望,即便那个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那他也不得不踏入。

     当李修雅看到刘胜眼中坚定的光芒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劝说算是失败了。

     “你...哼!叶枫,我们走,”说着直接起身,最后劝诫道:“既然你要竞争,那我的凰鸣可不会让人和人越界,包括你!”

     然而叶枫却叫住了他。

     “李修雅等等!”

     “怎么了,你也想劝说这个顽固的家伙,”李修雅侧身道。

     “嘿嘿!或许我有个折中的办法,”叶枫看了看李修雅和刘胜最终做下了决定。

     “什么办法!”刘胜眼神一亮道。

     说实话,他不想与李修雅在战场上对立,这不单单是自己没有信心能打败他,而是他还是本能的不愿意与忆...李修雅刀剑相向。

     所以当叶枫站出来说有一个折中的办法的时候,他是满怀期待的。

     在对方满怀期待的目光之中,叶枫缓缓说出口:“我这里有一样东西,是专门针对向你这样天人五衰的修士用的,不过...使用之后,你的实力将会徒步到先天之境以下,但却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寿命,你可以考虑一下如何先择!”

     一甲子的寿命,这快赶得上自己使用腐生之花的效果了!

     刘胜震惊之余也注意到了这种东西的代价,那就是实力,这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是最为看重的,但现在却要放弃,这......

     叶枫也知道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事情,这就要看他对那个老板娘的感情有多深了。

     过了还一会儿,刘胜才幽幽的叹了口气:“我答应!”

     ......

     半小时之后,走在路上的李修雅一边吹这啤酒,一边还啃这羊肉串。

     先前桌上的东西叶枫是根本没怎么动,全都被这个家伙给独吞了。

     终于,过来还一会儿,李修雅才把手中的活儿给干完,然后就坐到街边的长椅上道:“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有话就直接说,不要这么藏头露尾的,老子看着不爽!”

     “你说没改变命理之前是蜀山的忆东流?”叶枫目视前方道。

     “当然,有什么问题吗?别和我说你和忆东流有仇,作为当事人的自己都不知道,你可别凭空捏造!”李修雅白了叶枫一眼。

     “自然是没有仇怨,只是....”

     叶枫把头凑到李修雅的耳边低声道:“你能告诉我为何先前去‘李修雅’家的时候,那个李修雅的亲人为认出他,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说这话的时候,叶枫的拳头紧紧地握着,手背上的血管在不断的跳动,而脸上的表情确实异常的冷静,那种冷静到极点的状态。

     改变命理自然会伴随着容貌的改变,但是那个老人家怎会人的李修雅呢?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容貌很巧合的相像。

     但是不管怎么改变,这都不能推导出那个老人家和李修雅或者是忆东流相识。

     那结果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夺舍!这种为同道中人所憎恶的一种方式,因为他夺走了另一个人的生命!

     虽然叶枫不知道一个先天之境的人是怎么办到这件事的,但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能够证明先前的所见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