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丫鬟
    “靠,你住这里!”叶枫望着眼前的四合院一阵汗颜。

     这玩意儿可比别墅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个百分点,B格根本不再一条线上。

     对于叶枫的惊异,李修雅则是耸了耸肩道:“别这么看着我,其实我只有这里一半的居住权,剩下的一半可不是我的,这你也要羡慕?”

     干,一半的居住权已经是很牛叉了好不好,这可是京城,又不是别的地。

     不过叶枫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脸上的表情却很是轻松写意道:“区区住所而已,这对修真者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修真者应该脚踏实地的去修行,这等俗物我怎么会羡慕呢!”

     如果叶枫是那种留着长长胡子的人,恐怕现在还要学关云长轻抚长须,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乃是世外高人。

     这......

     李修雅尴尬的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家伙嘴上虽然强硬,但身体确实异常的‘诚实’!

     两条腿带着他的身体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大门口,尽管这大门经过时间的洗礼已经是斑驳不堪。

     但此刻叶枫双眼中闪过的只有‘money’‘money’‘money’!

     “咚咚咚!”

     李修雅缓缓叩响的大门。

     “吱呀!”

     斑驳的木门被缓缓打开,一个身穿古装的女子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这女子看起来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相虽然算不上惊艳,但倒也颇为耐看,加上她那身朴素的古装,倒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当这个姑娘看到李修雅的时候,眼神瞬间一亮:“欢迎少爷回来!”

     说完便一把拉住李修雅的手往里面走,而叶枫则是直接被她给无视了。

     “这...少爷?这女孩儿是李修雅的丫鬟?”站在门口的叶枫愣了愣。

     他分明看出这个女孩虽然穿着古装,但眉宇之间都市之人的气质还是颇为明显的,也就是说这姑娘原本就是一个城市里长得的女孩儿,但偏偏穿着古装。

     算了,这是他们的事,叶枫也懒得多想就直接跟了进去。

     “还真是标准的四合院啊!”

     漆黑的夜色下,叶枫站在院子的中央环顾着四周的环境,红砖绿瓦,漆木遮蔽,这里的东西看起来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而在离叶枫不远处,李修雅的丫鬟正给一只三花猫洗澡,而那只猫则不像其他的猫一样那么畏惧洗澡,而是看起来很听话的沐浴。

     不过稍微一看,叶枫便发现这猫有点不太一样。

     “三勾玉?”这猫身上的三花和一般的三花不同,尽管乍一看好像一样,但仔细一看,这三花的颜色的排布与对比都是完美的比例,这可是三花中的极品。

     而那个正给三花洗澡的姑娘听到叶枫说三勾玉,眼神立刻看了过来。

     “呀,真是失礼,方才没注意到少爷还带了朋友进来,”这会儿这姑娘才想起来和叶枫打招呼,不过马上注意力有放在了猫上道:“小三花,看,不愧是少爷带来的朋友,一眼就看出你是三勾玉了呢!”

     “这......”

     这姑娘的一举一动都让叶枫感到好奇,又或者说是这姑娘的举动实在是有点...怎么说...幼稚吧!言语之间看起来就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

     “你看出来了!”这时,李修雅传音给叶枫道:“她叫月琴,别看她这么大,但智力只有六七岁的小孩一般,你对她可不要说什么太深刻的话,她是听不懂的!”

     难怪了!

     叶枫望着仍然在给三花洗澡的月琴,还真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

     这让站在这里的两个‘大人’都不约而同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忽然,叶枫反应了过来。

     “这...这是?”方才的那种感觉和入定没什么两样,尽管对于现在的叶枫来说没什么帮助,但久而久之好事多少有些好处的。

     就这样,两人不知不觉的在这里站了大半个小时,而此刻就连子时都已经过了。

     而给三花洗完澡后月琴竟然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这时李修雅慢慢上前把月琴抱了起来,然后缓缓的走进了房间,但把月琴放在床上后,李修雅才走了走了出来。

     而此时叶枫则抬头看相天空中的月亮。

     “这想不到七月十三的月亮竟然这么大这么园,过两天的七月十五岂不是更夸张!”李修雅搬来两个椅子道。

     叶枫自然是顺势坐了下来。

     不过方才李修雅的话似乎让叶枫有点一样。

     对啊,再过两天就是七月十五了,而那个周周所说的腐生之花也是在七月十五才成熟,而他又是鬼道修士。

     这其中会不是有什么关联呢!七月十五!鬼修!

     “你在想什么?”李修雅怀抱三花,轻轻扶着它的毛发,所过之处原本湿润的毛发瞬间变干。

     “没什么,只是在看月亮而已!”叶枫随意道。

     “瞄唔......”

     或许是太过舒服以至于山花都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叶枫看了一眼这个极品三勾玉道:“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疑问呢,无光的影子你是如何得到的,这可是禅宗的不传之密,外人基本不可能学的到。”

     “哈,这很简单,”李修雅轻轻摸着三花的头道:“正大光明自然是学不到,偷偷摸摸的不就行了,只要是没人发现,你想学多少就学多少!”

     额!这还真是个趣味的回答,不过这似乎也侧面透露出李修雅的一些过去。

     不过李修雅突然话锋一转道:“怎么,刚才不还想要制裁我吗?怎么现在罢手了?”

     然而这明知故问的话题自然是遭来了叶枫的白眼。

     方才运使‘无光的影子’,这中神通的限制是元神上的,如果一个人的肉身和元神的契合度不高的话,那是断然不可能使用这种神通的。

     所以自然夺舍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我接下来的这个问题可能会涉及到你的秘密,所以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叶枫低头看着院子中的银灰道。

     “没关系,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李修雅笑了笑,他自然是猜到了叶枫要问什么问题。

     “哈,”叶枫暗自摇摇头,这份默契还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是相交多时的好友呢。

     “为何,为何你在先天之境能够运使神通,尽管这神通的威力似乎不如预期,但这也是神通,你是怎样做到的?”叶枫盯着李修雅道。

     叶枫当然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秘密,别看李修雅说不是,但这其中的要害他还是很清楚的。

     果然,即使李修雅嘴上说不是什么秘密,但现在的他却是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道:“我方才想了半天该怎么用你能听的懂的话向你解释,但最终还是没想到,接下来的话听不听的懂就看你自己的了。”

     说完他便缓缓起身把怀中的三花放到地上,缓步走到四合院的中央,整个人立于月光的银辉之下,就好像那月下的精灵一般,身上的剑意也是缓缓的扩散开来。

     “其实你说的不太对,我其实不是先天的顶峰之境,当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在先天之境呆多久,但是此刻的我知道这还没到极限,而且我想我也不会有神通!”

     “所谓神通其实是仙之道与神之道结合的产物,但我修行的则是前所未有的人之道,这条路我也不是特别的明确,不过我猜或许能兼容仙之道与神之道也说不定。”

     “我能运使神通这也正说明了这一点,而且我想......其实人之道更适合我或者是我们或者大家......”

     这一夜,李修雅在月光之下独自诉说这自己多年以来的修行感悟,这个月光下的精灵第一次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然而,他受到了效果却是......

     “呼呼......呼呼!”

     低沉的鼾声传入了李修雅的耳中,顿时他停了下来。

     “嗯?”李修雅皱着眉头。按理说,叶枫这种实力的人是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睡着才对了,难道......

     李修雅顿时环视四周,目力所及之处,四合院内任何的生物竟然动‘睡着’了。

     鱼、虫、鸟、兽,甚至就连杂草都陷入了沉睡状态,此刻整个四合院就只有他一个人还处于清醒状态。

     “哈!”李修雅一声大笑,同时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嘴里似乎是在嘲讽道:“天,你还真是个小孩子,我们都是你的玩具是吗?”

     说完,突然一阵困意席卷全身,李修雅险些站不住脚了。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撑住,然后走到叶枫身旁将他拦腰抱起,随后便走进房间内将他放在床上。

     而他自己也是终于忍不住困意,一头栽倒在床上。

     “呼呼......呼呼”

     两种不同声调的呼声回荡在陈旧的房间之内,或许第二天醒过来,两人都记不起那晚的月色下,李修雅自己说了什么。

     但这件事最终还是能印在两人的灵魂深处,即便是想不起,亦是能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