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入学考,踏蜀道!
    一个晚上,宝儿抱着杨宇睡在床靠里的地方,露出甜甜的笑容,无比满足,仿佛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杨宇悄悄起床的时候,莹姨就睁开了眼睛,她的警觉性非常强,有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会有知觉,这是一个在难民堆里生存的最基础的技能。

     拿起了打包好的两件衣服,也没别的东西了,跟莹姨挥了挥手,杨宇就离开了这个破旧的小屋子,也许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法回来,只有更加努力,更加拼命,才能让莹姨和宝儿过上更安全安逸的生活,不用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

     过了选拔以后,他们的手臂上都被烙上了一个深深的凶兽印记,表示他们已经是虎篪学院的一员了,哪怕之后他们的天赋再差,再没用,他们的这个标记也不会被废除,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荣耀。

     如今进城,就只要向守卫出示这个印记就好了,不然难民是没法入城的。

     城很大,不过杨宇的记忆力很好,走了很久,终于走到了集合的地点,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等候了。

     这是一个圆形的广场,直径大概有几百丈长,足以容得下数万人,各个已经到了这里的难民小孩子们,有些拘谨的一个人默默呆在一个角落,有的则已经开始跟别人打起了招呼,认识了起来。

     广场前方,有一个巨大的牌楼,足足有几十丈高,上面写着“虎篪”两个大字,字里行间透出的凶狠霸道直摄人心,阳光照下来,整个牌楼熠熠生辉,仿佛沐浴在云中的天门。

     “喂,你好!你是从西门那边来的吧。”一个身材比杨宇还要高大点的孩子跟他打了打招呼。

     “是的。”杨宇礼貌回话,很多的难民孩子甚至跟其他人打招呼都不会回应,看过来的可能只是一双警惕的眼镜,太多的人体验过那种随时暴起的危险和背后捅刀子的朋友了,他们从小就被教会只能相信自己,同伴?只能相信一半中的一半。

     如果是本来的杨宇,估计连理都不会理他。

     “我叫司太力,这次能进来,真是运气啊!”司太立明显比周围的人善谈很多,也阳光很多,很少有难民的小孩子是这样子性格的,要么他们家的情况很好,实力很强大,要么,就是天生性格使然。

     “你知道吗,你一进入我的视野,我就被你的冷峻不羁,桀骜不驯,深深地吸引住了。你的一举一动,是那么的英伟霸气,你的一颦一笑,是那么的清澈迷人。我觉得,我们俩天生就是做兄弟的料,能一眼从人海里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这是多么伟大的缘分啊!”

     如果不是杨宇也读过那么多的书,要是换一个真的难民的话,还真不一定听得懂这么多的形容词,他一定看过很多的书,或者说,受到的教育比一般的难民更加高级。

     这个家伙,不简单。

     不过杨宇也被他的一席赞美愣在了原地,这个家伙跟满广场那些交流最多两句话,可能连形容词拍马屁都不会的小孩子,差的简直十万八千里。

     杨宇想也不想的回应,“你的文采也简直如同天上的星河一般璀璨夺目,又让凡人遥不可及,我对你的崇拜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叫杨宇,请多多指教。”

     司太立满脸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虽然不知道黄河是什么河,但是如此工整的比喻句,如此难度的句子,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是怎么说出来的!难道这家伙受过城里的高等教育?

     他之前已经用了这对对白忽悠了好几个人,对方听了都是懵懵傻傻的就认他做兄弟了,根本说不出一句话,这除了非凡的文学功底之外,还要有一张抛弃世俗偏见的极为深厚的脸皮才行的啊!

     这人,不是至交好友,就是绝世大敌!

     “杨兄果然文采出众,是我辈楷模。”司太立心中已经起了好好跟他打交道的决定,“杨兄,你知道我们这次录取的难民人数有多少吗?”既然文采上不能打败你,那我就用我广博的学识征服你,这里论消息精通,舍我其谁?

     杨宇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才来了没多久,根本不了解情况,只知道城里选拔学员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其他的东西真的是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

     “三千人!”司太立神秘兮兮地说道,“我们都知道只有虎篪学院是招收外城的难民做学院的,只要你能通过选拔,那就等于迎来了人生的巅峰。”

     “哼哼,大错特错。”司太立嗤之以鼻,然后又神秘地凑过头来,“杨兄,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杨宇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司太立就像得了天大的满足一样,笑嘻嘻的说道,“就是存活率。你知道往年从虎篪学院完整学完一个六年教育走出学员门的难民学员有多少吗?”

     看来不用多想也是很低了,但是难民们会因为存活率低就不来报名不来争取吗?显然不会,他们反而会更加疯狂地投入到这种竞争中,世界观念,就是弱肉强食,与其被野外的凶兽吃掉,成为果腹之餐,还不如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至少死有所葬。

     “上一届,只有两成!”两成,三千人的话还有六百人活下来,这种概率就是说,这六年里,在这个广场的的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因为各种意外或者决斗或者杀戮而死去。他们,都还只是只有十岁年纪的孩子们啊!

     十个里面,只能活两个,何其残酷!而且在初选中,已经死去了一大批孩子了,可以说,最终活下来的孩子,都是百里挑一的!

     杨宇睁大了眼睛,虽然他知道竞争会非常激烈,残酷,但是却没想到残酷到了这种地步,这跟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还留下了一点希望吗?

     杨宇咬牙,不过,如果再让他们所有人再选一次的话,大家应该也会毫不犹豫的再次选择这条路,哪怕是死吧。对于难民来说,这可能是唯一一条可以脱离难民身份的路了,不然,他们就永远只能生活在城外,可能在某一次意外的凶兽袭击中死去,也可能另外随着流民继续去另一座城市,开始流浪生涯。

     外界哪里还有这种,给你去学习,去成长的机会,人长大的过程,原本就是一个充满机遇和危机的路程,在外面拼搏也是面对生和死,还有各种算计,至少在这里,食物和水是保证的,不是么。

     “我哥,就是死掉的八成中的一个。”司太立笑着说,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我呢,就是想打破他的记录,所以才来的。”

     “那除了我们呢?”虎篪学院虽然别具一格有收取难民的传统,但是他们也会招收相当一些城内子弟作为学员,当然,有些人可以加入是靠选拔,靠实力,有些人只要付出高额的学费就行了。

     “有啊,贵族子弟,只要给足了钱就能进来,当然,也有一部分是靠考进来的。”生活就是这么戏剧性,那些难民子弟需要用生命去争取的东西,贵族子弟只要付出一点财富就可以得到了。

     大部分的难民学习刻苦,打法不要命,甚至连资质也都不错,但是仍然不一定干的过城内的贵族子弟,因为他们不但有学院的资源做支撑,家里的卡武高手也可以指点他们,甚至随时陪练,拥有的资源远远超越难民,所以在实力上超过他们也就很正常了。

     “今天的入学报到,贵族子弟那批人可没来,来的都是我们城外的这帮人。”司太立指了指大家身上的破衣服表示,这实在是太好区分了,城外的人想要一套比较干净比较好的衣服还真的是不太容易的。

     杨宇环视一周,果然,全都是衣衫如缕,跟他一样,尽管已经挑了好的衣服穿了,但是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在场的每一个人看上去都如出一辙,都是穿的那么的破烂。

     失望的叹了口气,“而且似乎只有极少部分的人是女生。”只有十岁的年龄,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男的女的根本分不清。

     这种失望的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你才十岁啊兄弟!

     见杨宇不感兴趣,司太立也就跳过这个话题,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牌楼,表现出了敬畏之色,“报到也不是简单的报个名字就进入学院了,还有入学测试,相当于分班考试了,如果测试结果差的话,分到低等的班级,资源就会少上不少。所以,等下测试,一定要拿个好成绩啊!”司太立好心提醒道。

     “怎么测试?”杨宇被勾起来好奇心。

     “只有两部分,血脉和踏蜀道。血脉就是看你以前的祖先血统是不是比较厉害,如果真的是很厉害的人的后人的话,他们的修炼速度,尤其是在锻体和魂引上面,会如虎添翼,比常人快不少,某些秘术甚至威力也会比他人高上许多。二是踏蜀道,听说人在其下,抬头看其牌匾,精神就会受到压迫,仿佛如千斤压身一般,浑身动弹不得,蜀道走多远就决定分班有多好。”

     司太力讲的栩栩如生,仿佛自己就已经在这种压力之下,看向牌楼的眼神也充满了敬畏。

     杨宇露出好奇之色,虽然说来到这个世界知道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奇异之力,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体会到过,说不得还是有些怀疑,他记忆里看到的毕竟是记忆。

     血脉?踏蜀道?好像很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