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太轻了
    傍晚时候,杨宇跟他们一起吃晚饭,然后几人便分开了,大家有各自的修炼计划,也不可能时刻在一起。尤其是现在这段时间都是在巩固自己实力的时候,时间显得尤其宝贵,晚上还要消化白天老师讲的一些知识和信息,还要加紧练习,每个人都嫌自己的时间不够。

     回去的路上,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拦住了杨宇的去路。

     “言煞?”杨宇认出了眼前的人,当即警惕起来。

     言煞凶狠得盯着眼前这个人,就是他,害的自己连白卡都保不住,而且听说,除了他,那天聚在一起的人竟然都没有丢失白卡,这让他的心里怎么能平衡的下来。

     原本他还是有点后悔那天出去的,但是别人都有就他没有的嫉妒心理让他极度不平衡,将所有的原因都怪在了杨宇身上,如果不是他没说清楚,如果那个时候杨宇再说的明白点,那他也不会出来反对!

     有的人就喜欢将事情的责任全部推卸在别人身上,而言煞恰恰就是这种人,在他眼里,如果不是杨宇没有提前将方法说出来,不是他那天将他赶出去,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少了白卡,就比别人要落后很多了啊!哪怕将白卡拿去换魂点,也可以换很多啊!

     “杨宇。”言煞几乎咬着牙齿说出了这两个字。

     他的伤势已经在这两天好很多了,学院老师治疗方面的能力确实非凡,不然他也不会好的这么快,要是还是在城外的环境说不定这伤势一辈子都无法彻底好起来!他的命差点留在那里!除去第一队将他抢了的队伍,后面还有人将他劫持,几乎要弄死他,要不是后来人多场面乱,他趁机逃走,可能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而这些,都是拜眼前这个人所赐!

     杨宇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身体自然的做出了防御的姿势,经过这两天的练习,他已经熟悉了身体各方面的属性,力量,速度,神经反应,而最近老是才开始指导他们的基础身法和拳法之类的东西,因为还不熟练,实战中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不过原本就是生活在城外的人,谁如果当他只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就大错特错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找你什么事?”言煞笑了,脸上原本就黑色的印块洗都洗不掉形成褶皱了,配合他的笑容,就好像断掉的岩层一样,层层叠叠,难看不已,即便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不过谁都不会关注容貌方面的东西,又不能吃。

     “你以为我单独找你能有什么事呢?”言煞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凶狠,就像野外嗜血的凶兽一样,“你以为是什么事呢,杨宇!”

     杨宇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也知道,很多时候讲道理是没有用的,更何况城外的孩子原本的思想中就是这样觉得,拳头才是硬道理!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杨宇看了下周围,言煞很聪明,选择在这里跳出来拦住他,原本他还打算去演武场稍微练习一下老师刚刚教的基础身法中的要点,刚好,这个地点已经离正道有点偏,饭后的人也比较少,就算有人看到估计也不会管。

     言煞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神色越发狰狞,“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他的拳头捏的越来越紧,眼神中放佛要喷出火焰来。

     “那就是我自找的咯?你害的我白卡被抢,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差点丧命,竟然说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这摆明了来找茬的,杨宇也不会示弱,事实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呵,那天你自己质疑我的说法,不听我的提议,难道还怪别人?”

     杨宇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我们之间无仇无怨,你无端挑拨离间,我们没有当场把你拿下已经很对得起你了,大敌当前,没有一点建设性的意见,只知道疑神疑鬼不说,还企图让我成为众矢之的,我拿你怎么样了?”

     “得到消息毫无感恩思绪,被人抢了东西只一味怪到别人头上,你难道没想过,那天我们完全可以留下你,留下你的白卡,之所以你能走掉,也只不过因为我们不想破坏同学关系罢了。既然你自己没有能力保住自己的财物,与我有何关系,提醒我也提醒了,就因为我们没被抢,而你被抢夺了,所以你就怀恨在心?”

     杨宇的言语激怒了他,言煞眼中的凶光越来越强烈,“住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抢,交出你的白卡来!”话语间已经向杨宇一拳打来。

     杨宇时刻注意他的动作,言煞一出手他就做出了反应,躲过了这一拳。

     他们的战斗方式还是原来在城外的方式,散乱没有规矩,而且大家对攻击都非常谨慎,反而对躲避都非常在行,杨宇也不例外。

     言煞的攻击一环紧接一环,力士六段的力量,只要跟杨宇近身缠斗,他就能轻易压下杨宇。三段和六段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杨宇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到底有多少,他总不能全世界去说自己貌似已经晋级成为四段了,但即便是这样子,也不是言煞的对手,一旦力量的对冲,一定是他落入下风。

     言煞的攻击也非常狡猾,两人深知城外人的打法就是躲避,打不过就跑,言煞就偏偏封住各个位置,逼的杨宇跟他比拼力量,如何更加利用自己的优势,是每个难民的必修课。

     终于,杨宇躲无可躲,只得用尽全身力气,用手挡住言煞,不然用身体去抗的话,受伤之后会落入下风,到时候可就更难逃掉了。

     彭的一下,两人因为剧烈的碰撞而退开,言煞不可思议得看着自己泛红的拳头,拳头上传来的微痛感让他的脑海越加清晰。

     刚才那一拳,他已经用了八分的力气,竟然被挡住了?杨宇不是力士三段?

     杨宇只觉得手上传来阵阵的疼痛和麻痹感,杨宇都已经做好了被打倒的准备,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像那天跟张无心对拼一样,直接被打翻,只不过后退了好几步而已。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挡住了这一拳,难道是言煞放水了?

     老师在课堂上说过,力士阶段段位的差距不单是体现在武技的熟练运用,而且反应在不同段位的身体力量方面,没有特别突出的某方面优势,越级战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一个段位,想一想一个会武术的七八岁小孩子,和一个大人打架,谁会赢?

     难道是自己伤势还没有恢复么,连力气都变小了,言煞不信邪,继续向杨宇进攻,他要让他知道,惹怒他的代价。

     杨宇甩了甩震得麻麻的手臂,六段不愧是六段,言煞根本没有用多少力就已经逼的他这个样子了,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情况将对他十分不利,但是这种实战中,又是非常好的对于自己课堂所学做的一个总结,言煞可不会像他的朋友一样对他放水,刚才战斗中他已经试着将基础身法应用其中,然而效果更差,差点让他被言煞逮住破绽,不过如果不是这样打的话,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样对怎么样错。

     现在,这个对手是一个非常好的实战对象。而且他的力量,似乎也对自己并没有压倒性的差距,在这样的压力下战斗,是对自己非常好的考验,反正,打不过,到时候再跑呗,大不了被打一顿去医务室治疗嘛,反正他也不敢打死人对不,若是私下杀人,学院的惩罚可是非常严重的。

     杨宇一瞬间想完,便定下了心思,他不想做一个毫无反抗之力只知道躲避的家伙,在下个月的考试中如果无法合格,他的修炼资源也会被大大克扣。

     如果面对困难,自己都选择逃避的话,以后还怎么面对更加强大的对手?要知道,六段的实力在上等班已经算是差不多平均偏下的水平了。这么好的机会不用,以后如果面对那些八段九段,甚至是如薛海印一样的力士巅峰的人怎么办,还是像之前一样,被人一只手就压得动不了,跪在地上吗?

     杨宇的眼中浮现了不甘之色,如果他的实力够强,如言煞这种人还敢上来找他的麻烦?他敢去找司太力,敢去找薛海印么?

     答案当然是不会!

     言煞狞笑着又冲了过来,既然这么耐打,就狠狠暴打一顿吧,不把杨宇弄成残疾,难解他心头之恨。放下了戏弄杨宇的心态,认真了起来,那么,就用全力吧。

     他速度突增,一拳击出,被杨宇用胳膊挡住,他丝毫不管杨宇的反应,劈头盖脸继续进攻,杨宇躲过了言煞踢过来的那一脚,却被他用手肘击中了背部,巨大的力量从背部传来,杨宇一个踉跄摔倒了在路上。

     言煞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面对受伤的野兽也是这个样子,趁他病要他命,真正的猎手是不会放弃这种对手衰弱的进攻时机的,倒在地上就用脚踢!

     杨宇一时间没能接受言煞暴起的速度,才吃了大亏,一步错就被逮住机会痛打落水狗,言煞一脚踢向的是他的裆部,城外的孩子更加知道人的要害部位在哪里,如果那里出了事情,也许比要了他的命更加严重。

     小小年纪,好歹毒的心肠!

     杨宇眼睛变得通红,身体的疼痛也被他抛到了脑后,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了梦境里,那个破旧骷髅埋在肮脏的土地中,突然暴起给白色骷髅那一击的画面,干脆,利落,富有一种奇特的韵味。

     他觉得,自己放佛也能使出这一击。

     言煞一脚被他挡住,当即用力跳起到空中,准备来一击重击。

     杨宇突然面无表情,喃喃道,“太轻了。”

     然后放佛依样画葫芦,跟那个破旧骷髅一样,身体违反了人类的常识,突然暴起,纤细无比的手不知为何就抓住了言煞还在空中的腿,然后狠狠朝旁边的地面砸去。

     轰的一下,将地上的灰尘打的扬起了老高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