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拳和剑
    终于有点回到以前在学校里的感觉了,早起,上课,下课,做练习,寝室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在别人看来一定非常无聊,杨宇当初自己也是那么觉得的,但是直到走出校门踏向社会,才怀念起那种简单而又充实的日子,只要沉浸在学海中,不用理会其他事情,专心读书就好,是多么纯粹的生活?

     只不过在这里,更加不能松懈啊,以前都不好书,大不了考不上大学什么的,但是总归能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行当,发挥自己的才能。而这里,若是被别人远远比下去,杨宇突然想到了斗兽场中鲜血四溅的场景,也许就是那样的下场吧。

     司太力还在装疯卖傻,铁牛摸不着头脑,张无心则还是呆萌地面对着这个世界,看似懵懂,却对其他人或事都抱有极大的排斥心理。

     来到指定的课堂,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果然有一部分人没有来,不知道是还在疗伤还是已经永远离开了。

     “哎,杨宇,你竟然没事。”华天一脸惊奇地看着杨宇,过来打招呼。

     明明昨天这家伙收了很严重的伤啊,照道理讲,怎么样都得在床上休息个一段日子吧,一个晚上就好了?

     医疗室的老师还真是厉害。华天绝对学院里有这种医疗能力的老师真是太好了,以前他们城外的人可没有这种待遇,残了就残了,死了就死了,谁会管你?

     “怎么,你很希望我有事么。”杨宇没好气地说,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们难民小孩中的关系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毕竟曾经站在一条战线上过。

     “当然不是了。昨天还要感谢你,否则很多人可能今天都没法站在这里了。”独行的孩子中只有两三个过来上课,照包扎的情况来看,他们也受了非常严重的伤。

     “不错,能够保全白卡都亏了你的主意,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直说就行。”山岳名气叫的大气,但是却比一般同龄孩子还要矮小,也许是还没有发育的缘故,经过昨晚的一起行动,他对杨宇已经没有了成见,刚开始他还打算抢了杨宇身上的卡来着。

     还好昨天没有那么做,不然的话,不光身上的白卡会没有,小命有没有还不知道呢。

     “听说昨天中等班和下等班死了不少人。”山岳悄悄说道。

     “应该不会吧,昨天跟我们打的那一批没有发生多少人死吧。”杨宇疑惑道。

     山岳神秘一笑,“你以为就我们这边人多么,告诉你,城内孩子那里更加热闹,听说好几百人一起行动,就为了抢一拨人!”朝那个方向示意了一下,那里做着薛海印。

     “招摇就要做好被人惦记的准备。”

     杨宇啧啧称奇,“那他的东西没被抢?”

     山岳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被抢了,他们也有后手的,中等班下等班里也有他们的帮手,听说后来实在太混乱了,都打成了一团,连带着其他看热闹的人也都被牵扯了进来,死伤惨重,昨天半夜执法队抓了那么多人,你以为只是请他们吃饭?”言罢看了看杨宇,恍然,“对哦,你后来昏迷过去了,不知道也很正常。”

     看来昨晚的架势真的不小,惊动了学院的执法队,那么又是一次小规模的清理了,总有人喜欢把家族斗争或者豪门斗争带到学院里来,这是学院里的老人们所不喜的,但凡有触及到这种事情发生,执法队总是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诺,那个言煞还有脸过来上课,这种傻*逼活该被人打。”

     “道不同不相为谋,人家昨天不相信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位今天是……”山岳看着造型奇异的铁牛向杨宇问道。

     “哦,他早上做了点脸部按摩,脸色有点红。”杨宇面色不改解释道。

     “那这位……”山岳看着还在角落一个人咧着嘴,嘴巴张的老大,脸都已经僵硬掉的司太立问。

     “哦,他就是早上给人做按摩做的。”

     “哦……”山岳才不相信这种鬼话,难道是某种修行功法?这帮人还真是勤奋啊,这么快已经找到路子修行了,果然大家都是在偷偷进步么,看来他也要加油了啊!

     杨宇如果知道山岳理解成这个样子了,肯定会苦笑不得,这是哪门子功法啊。

     老师到了,这次来的不是上学第一天那个,而是一个身着黑色服饰的男子。

     此人眉毛如同利剑出鞘,一双眼睛犀利有神,看什么都仿佛是在看蝼蚁一般,鹰钩鼻让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充满了侵略性。干净利落的短发,微微皱起的八字眉让人觉得生人勿近。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如果只是看外貌,这个老师给人的感觉就是凶悍不好接近,他的眼睛时刻给人紧张的压迫感,仿佛是一头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超级凶兽。

     老师缓缓开口,“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学院里会派我来做你们的导师。”他说话的时候,嗓子有种特殊的像是摩挲一样的磁性声音,带着异样的节奏,给人很不一样感觉。

     “既然他们不怕,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这种好像是请来临时工给他们上课的感觉是怎么来的啊,似乎这个老师也是临时收到消息,连他自己本人也没想到会来教他们新生,是有什么隐情在里面吗。

     “我叫黒吼,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黑导师。”带着磁性的声音缭绕在课堂上空。“有些东西,我能教,但是你们也不一定学得会。修行之路在于你们自己,我,其他老师,也只能是一个领路人。”

     “现在么,就开始上课了,准备好了么?”

     言毕,黑吼大手一挥,众人竟然都不受控制地飞出了教室。

     杨宇也是第一次体验到了飞行的感觉,身体轻飘飘就浮在了空中随风而行,虽然这种不受控制的完全离心的感觉让一贯没有什么空中飞行经验的他都头重脚轻,脑袋一阵晕眩,胃中翻江倒海,好像要把早上吃的东西全都给突出来,前世就算是坐飞机坐过山车都没有这个样子吧。

     一群孩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这样被卷到了空中,迅速朝一个方向飞去。

     如果黑导师想杀他们的话,只要一瞬间他们就没命了吧,原来强者的手段如此高超,杨宇对未来充满了兴趣,即使这个导师丝毫没有考虑到空中的孩子们的感受。

     风和云迅速在耳旁飞过,呼啸的声音盖过了某些孩子的惊呼,张嘴便是大口大口的风灌进嘴里,众人的衣衫都被吹的猎猎作响,此刻即便是他们讲话估计也没人听得见。

     杨宇几人之间互相看了一眼,都对于导师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向往,谁不想成为这样一个挥手间便能解决一切,能在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人呢?

     飞行,本就是人类史上一直在追寻的东西啊。人类对于飞翔的渴望自古便超乎想象的强烈,科技时代,热气球,飞机,滑翔伞,飞行器;如今修炼时代,某些人追寻的不是实力有多高,而是这种可以飞在空中的能力。

     人出生便无法飞翔,缺少什么,便向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以后,他们就好像是遇到了汽车急刹车一样,骤然间急停,然后一个个被甩在了一个平台上,放眼看去,孩子们的脸色都非常不好看,衣衫凌乱不堪,有些人的头发都被吹成了杨宇前世杀马特的造型。虽然很向往在天空中飞翔,但是这种被人操控着的不愉快的体验还是不要再有了。

     杨宇也是赶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听到黑导师还是用那种异常有磁性的声音说道,“速度起来,上等班的人都你们这样一个德行?”

     孩子们闻言都纷纷不服得迅速客服身体上的问题,站起来,皱眉看着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导师,不敢发出任何不满的声音,但是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们,已经进入了我虎篪学院的一处小世界里。”

     磁性声音传来,孩子们一愣,连忙朝四面看去,平台稍远处就是悬崖,再外面就是深不可见的云雾缭绕,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一座座山峰在外,平台往上还有大片大片的山路,可以看出有很多人来过这里,再下面一点地方还可以看到一些人似乎正在那里修行武技。

     “这个是广元界,我虎篪最初成立的时候一代院长大能留下的遗宝,此界只要虎篪学子到了一定的境界都可以被准许进来,你们可以在这里锻炼自己的武技,研究自己的各种东西,干什么都行。”黑导师的眼中流露出了怀念的味道,放佛也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是怎么样在这里成长,然后逐渐走到如今这一步的。

     孩子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竟然自成一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离开了原本的世界了?虎篪学院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地方,但是所有人的反应并没有多少大惊小怪,尤其是对于在城外出生的孩子来说,来到虎篪学院原本就非常不易,在这里见识到什么他们都不会太多的惊奇,因为他们原本就没有多少见识,现在只是见到了这个奇妙世界的其中一个角落而已。

     “我带你们来,可不是只是为了告诉你们,你们将来可以来这里修行的。”黑吼将目光移向了前方,除了山路,什么都没有。

     “知道这广元界的最大财富是什么吗?”

     孩子们都只是定定看着他,等着他说出答案。

     “不是这广阔的地域,也不是这浓郁的灵气,而是,传承。”黑吼缓缓说道,“在广元界各个角落里,散落着我虎篪自成立以来各种各样的武技功法心得,也许是在某个山洞里,也许在某条小路上,也许就在你的脚下,每个从我虎篪学有所成的大能者都会在这里留下他们的传承,留待有缘人。”

     “其中,属于我们虎篪最出名的最强武技便是九道剑势,名曰九剑。”

     “其实,这堂课,我没打算教你们什么,只是想让你们在开始修行的时候,心里能明白点什么,从而勤学不缀。”

     说完,没有任何征兆,一道惊天的剑气就从黑吼的手中挥出,周围的空气凝固得让孩子们呼吸都发生了困难,那白色的剑气如同一条游龙一般以闪电般的速度切开了云雾,在孩子们的眼里,似乎将整个世界都切成了两半,然后剑气飞到了一个山头就消失不见。

     正当孩子们还在为刚才拿到令人心悸的剑气感到吃惊的时候,远处被剑气割到的山头轰然如同被一把锋利的刀切割过一般变成了两半。

     杨宇的嘴张的老大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