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归来
    当杨宇似乎听到旁边有声音,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旁边只有司太力一个人。

     司太力古怪得看着他,“你醒了?”

     杨宇嗯了一声,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无心和铁牛呢?”

     “他们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司太力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昨天晚上时间一到,我们就立刻把你送到了医务室,结果老师说无心和傻牛需要及时治疗,反而你……”

     绕着杨宇看了一圈继续道,“没有什么大碍,甚至没有什么伤势,只是精神透支,休息一下就好。所以,我把他们送回自己房间休息了。不过你的情况比较古怪,我就留下来照顾你了。”

     杨宇心头感动,昨天失去意识以后他们肯定也非常着急,看司太力的样子,应该是照顾了他一夜。

     他起来动了动手脚,发现昨天打斗中受伤的部位一点都不疼了,掀起衣服看了看,甚至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他也不知道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隐隐猜到应该跟昨天做的梦或者是那抹橙黄色的光束有关。

     总之是好事。

     “他们伤势如何,严重不严重?”杨宇也十分担心两个小伙伴。

     “没什么大事,医助老师说了,我们现在只是力士阶段,大部分的伤势都可以及时治疗,不会留下后患,但是等以后实力高了,疗伤就没这么简单了。铁牛断手里面的骨头已经修复,只不过需要调整两天,受伤的手不宜做剧烈的运动,这样会好的快一些,无心就是一些体外伤,止了血休息两天就成。”

     司太力上来摸了摸杨宇的手,见杨宇一脸怪异,连忙放开,打了个哈哈,“我就看看你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做的,明明昨天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今天竟然就完全复原了,难道你有什么强悍的稀有血脉?嗯,这么说来,貌似和传说中的不死血脉跟你的情况有点像啊。”

     杨宇听到他说道血脉,也提起了兴趣,“什么是不死血脉?”

     “就是打不死咯,听说恢复能力超级强,一般来说就算是觉醒血脉也没有这么早的啊。”司太力绕着杨宇啧啧称奇,“如果真的是血脉力量的话,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了我司太力眼光的强大啊,啊哈哈哈哈。”这家伙还是那样自恋地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突然想到旁边没有傻牛和张无心围观,让他无法充分发挥自恋的心理,便遗憾地停了下来,“不过你应该是另有机遇吧,血脉觉醒不可能是这个样子的,如果真是不死血脉觉醒,估计打斗的时候你就不断再复原了,根本不可能出现重伤的情况,而且你的身体也没有其他异常的反应,难道是天生恢复能力强大?”司太力又自言自语。

     杨宇摇头,这家伙懂的地方出人意料的多,但是很多时候又喜欢话说一半,等什么时候去了图书馆,他也去查一些这些令人新奇的知识补充自己的常识。

     “好了,我们去看看铁牛和无心吧,今天开始就要上课了。”杨宇拉着司太力就往外走。

     “喂喂喂,别那么心急啊,小心你的伤还没全好啊,你走这么快真的好吗!喂喂喂,我自己能走啊,别拉我啊!”

     “你说今天班里会不会少人呢。”

     “难民中因为我们的关系,昨天已经那么大一部分人都没有损失什么了,至于其他独行的和城里的,还真说不好。”司太力不知道从哪里拔了一根野草叼在嘴里,觉得这样特别有范儿,继续说道,“人命如草芥,死几个人算什么,不死才不正常好么,只要我们能活下来就好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好好开始修炼了。”

     “哈哈,从我们进入虎篪的那一刻起,我们,已经开始修炼了啊!”

     阳光明媚,天气晴好,新的天气预示着重新开始的虎篪学院,迎来了真正的开学日。

     从窗户里看去,铁牛左手手还包着纱布,右手时不时扣一扣鼻屎,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翘得老高,鼻翼撬动,鼾声骤起。

     “嗯~呼哧呼哧……嗯~呼哧呼哧……”极有节奏感,仿佛一曲糟糕透顶的破烂铜鼓漏气后发出的乐调。

     司太力坏笑着示意杨宇不要发出声音。

     杨宇两手一摆,然后指了指门,意思是你要怎么开门不惊动那家伙。

     司太力眉头一扬,得意笑了笑了,然后拿出了一串钥匙。昨天铁牛受伤也是他送回来的,所以每个人房间钥匙他都有。杨宇瞬间无语。

     悄悄打开了门,司太力蹑手蹑脚进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颜料,轻轻抹在了铁牛的脸上,让他瞬间变成了大花脸,也许是因为昨天晚上太累的缘故,他竟然完全没有平时的机警,睡得死沉死沉的。

     司太力悄悄退了出来,装模作样关上门,然后咳了咳嗓子,用力的拍门。

     “砰砰砰,喂喂喂,傻牛傻牛,快点起床了,上课去了,要迟到啦!听到没有!”

     此种颜料干的速度极快,已经布满了他整张脸,铁牛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用力揉了揉,“来了来了。”

     一开门,杨宇就看到了一张奇葩颜色脸的铁牛,偏偏他还一副慵懒的样子,就像一只懒洋洋的树懒一样,杨宇脸色阴晴不定,又想憋住又想笑,实在难受死,脸色都青了,说不出话来。

     司太力也被自己给力的杰作噎住了,原来配上铁牛的表情这恶作剧还能如此可爱。笑声就在喉结里打转,但是又不能笑出来,不然一切都露馅了,只能结结巴巴,咳了又咳。

     “咦,小宇宇,你情况还好吧,怎么脸色这么奇怪?我就说嘛,老师说你没什么问题怎么可能嘛,要不要今天再去看一下?万一留下什么毛病就不好了。”铁牛关心地说道。

     杨宇努力摇摇头表示不用,他怕一开口就控制不住自己笑出来。

     “哎,小力力你又是怎么了,感冒了还是喉咙发炎了,怎么一直咳嗽?看吧,叫你昨天别喊那么大声,你看谁在打架的时候跟你一样鬼吼鬼叫的?你以为是大合唱啊。揍人就靠实力就好啦,你打人靠喊的啊!现在好了吧,本来没伤,却硬是给你弄出了一点问题出来。”

     司太力实在忍不住了,死命用手捂着脸笑了起来,他怕自己的幅度太大导致脸抽筋。

     但是在铁牛的眼里则是司太力行为今天变得尤其古怪,面向杨宇,“这家伙今天是这么了,不会被人打傻了吧,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啊,难道这变傻的毛病还有潜伏期的?”

     杨宇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肌肉看起来自然些,“嗯,他魂力不调,有些失控,早上走到我房间里就把被子当成了我,说了半天瞎话。应该是昨天精神力太过透支吧。”

     铁牛看向司太力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不是吧,那他难道就一直这样了?哎,好歹作为生死与共的朋友,总要想想办法吧。”

     杨宇顺其自然点了点头,面色僵硬,煞有介事地说道,“听说每天趁其不注意,用凉水狠狠泼其头部,会有奇特的疗效,我们那片那时候有个人疯了就是这样治好的。”

     铁牛惊奇,眼睛睁大,“还能这样?世界之大,果然无奇不有啊。”然后就想着什么时候也用这方法给司太力治一治。

     司太力干脆就不停下来了,看看杨宇,再看看铁牛,三百六十度各种姿势得笑,时而抱着肚子,时而舒缓自己的面部,然后想到什么以后又疯狂大笑,他尽量不去看铁牛,以免自己露出破绽,不过笑声全都是真的。

     真的,好好笑啊,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样?

     “无心,无心!起床啦!”门赤啦一声打开,张无心已经穿戴整齐,干干净净,俨然一副呆呆萌萌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呆头呆脑的企鹅一样。不过他显然早已经起床,就在等待他们。

     张无心绕是平常淡定惯了,见到眼前的情景也不禁愣了一下,司太力抱着肚子,表情如癫如狂,铁牛一张大花脸,还嘿嘿笑着,像是那些被凶兽吓傻的疯癫傻子,只有杨宇还神色如常。

     “有人找你们麻烦?”

     铁牛摇摇头,“没有啊,你是看小力力很不正常对吧?他今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从早上开始就这个样子。”

     张无心看向了杨宇,杨宇朝他眨了眨眼睛,他就又恢复成呆萌的样子,居然没笑。“哦,有病,得治。”

     司太力看到无心如此反应,笑的更加欢了,脸色都变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原来,张无心也这么腹黑啊,杨宇对自己的朋友有了新的认识。

     “是啊,身体外伤倒是好弄,这种精神上的,还真是没有办法。”铁牛叹了口气,“不过小宇宇说了,貌似用突然向他泼水,造成其精神震荡的方法可以帮助治疗,我觉得很有道理啊!”

     张无心脸皮抽搐了一下,显然对于铁牛竟然相信这种鬼话感到十分震惊,这……脑子是进水了吗?

     “哦,这样啊。好办法。”

     杨宇尴尬的笑,这个早上,有点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