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前奏
    “张文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脸色有着一道深深的爪形伤疤的小孩子被挤压到了墙角里,这里有几棵大树遮挡,一般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小男孩的前面站着好几个人,为首的男子举止优雅有度,明显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和练习,处处透露着贵族的风范。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给你一次机会罢了。”张文笑腼腆地笑了笑,仿佛天真灿烂的小孩子。“跟着我,以后给你修炼资源,为你铺好路,而且还能将你的家人提前送入城里,不好吗?我听说,你们城外的难民,可是每天都要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难道你就不想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你的兄弟姐妹们就这样惶惶度日?还是你觉得,在这种充满危机的城外,当你再次回去的时候,你的家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还健在?”

     明明年纪不大,但是手法确实老练的很,每一句话都说在了那个伤疤小孩子的心里,他最担心的就是他家人的安危,只不过不同的是,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但是他也不想就这样受制于人,城外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孤狼!

     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几人,伤疤小孩还是不说话,脸上的伤疤配合着他此时的表情,狰狞地就像一匹野外受了伤的凶兽。

     “你的开学选拔我看了,嗯,只是单纯地欣赏你,所以才说那么多的一堆废话。”张文笑耐心地解释道,“能在手脚具断的情况下还能通过,你也算有点能力。”

     “也许你们难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习惯和规矩,在我们府里,我能对你说这么多,你真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这么一副被强迫好像要你去死的样子。所以,我都这么自降身份了,也请你仔细考虑一下,要不要跟随我。这么说吧,现在你年纪还小,我也需要一些同龄人心腹,所以你才还有机会效忠我,以后的话,估计连在我面前出现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伤疤小孩子还是倔强的看着他们,不说任何话。

     张文笑渐渐失去了耐心,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也许比别人多一些城府,但是心性说到底还是个孩子。

     “虽然我很不喜欢张武行的方法,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方法比我的效率多了。”张文笑摇了摇头,似乎对于自己没有用语言说服他充满了遗憾。“说明白点,你们这群贱民就是给脸不要脸么,一定要吃了苦头才知道疼,还是说,你以为,我刚才说的,都是在开玩笑?嗯,大概是我自己的错吧,说了这么多,你一个生活在外面的野蛮人怎么能懂呢?”

     似乎不想再多做解释,手一挥,另外几人就上前向伤疤小孩逼近。

     “别说我胜之不武,少爷我就是喜欢人多欺负人少。你不服?那就打到你服为止!”

     尽管伤疤少年打法凶悍,甚至不顾自己受伤也要对他们产生一些伤害,但是怎么比得过已经受过训练的别人呢?

     其他几个身体明显健壮许多的少年训练有素,不过也是三四个人一起出手,才制服了这个打起来不要命的小家伙。

     张文笑饶有兴趣得看着地上的少年,“我长辈告诉我,直接用武力威胁只是下策,真正的征服是从身心开始的,我不懂,所以只能从身体开始学起。”

     “你现在还愿意追随我么?你先别急着回答,如果你想拒绝,那么我保证,首先在学院里的这段时间,你会过得比在外面还要痛苦,其次呢,我会跟家里联系,查出你家人的下落,然后,呵呵,城外死一个人谁会在乎?每天那么多难民死掉,城主可不会在乎贱民的命,你说对吗?”

     伤疤少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声音悲凉,仿佛也看到了哥哥被城内的强者故意杀害,那满身的鲜血撒了一地,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

     “我跟你走。”

     “早这么说不就不用受皮肉之苦了嘛。”张文笑笑了起来,“听说驯服凶兽也是这样子,要先将它打成虚弱不堪的状态,才有机会驯服它,果然,人和兽无异嘛。放心,既然跟了我,你的家人我会保护好,以后跟着我混,你会知道,这也并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嘛。”

     “唔,今天过会儿还是有大行动的,你这个样子可不行,快点回去换一身衣服,现在呢回去休息休息养足精神,别到了晚上该看戏的时候睡过去了。”张文笑看了看其他人,继续道,“诺,你们也是一样的,等下呢都回去休息一下,现在没什么事情了,等到时候再集合就行。”

     旁边的人恭敬应诺。

     另一边,狭小的学生宿舍里,几人相对而坐。

     “你说的是真的?”一个满脸阴狠之色的少年问到。

     “虽然你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坐在最靠边的少年淡淡的说,“我还是挺讨厌你那样丑陋的表情,麻烦你装,也装的正常点好么。”

     “你!”旁边的小孩立刻将他拉住。

     “都好好说话,既然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自己先内讧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中间人劝道。

     “那么,这件事知道的人还有多少?”他问出了其他少年也都心存疑虑的问题。

     最旁边的少年一笑,“如果真的很多人都知道的话,上等班那几个人的白卡还真不够抢的。天赋好又如何,现在大家的实力差距也不大,人海战术轻松就可以对付他们。”

     扫视了一眼几人,继续道,“所以说这个潜规则毕竟只是潜规则,上不了台面,却也是我等的机会,知道的人就那么些,有些人不会动手,有些人不一定是为了白卡,总之,即便今晚要动手,也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那个满面凶恶的小孩似乎有点难以理解,只有其他几人才明白,有些人不出手或者不是为了白卡又是为了什么,城里人的斗争很多时候涉及更多的东西,并不像城外人那么纯粹。

     有的人甚至会铤而走险,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击杀城内自己敌对的种子,也有的会考虑到利益关系,不便动手,甚至连城外人手里的东西也不去贪,也有的会趁机笼络人心,打下自己的班底,当然,最后没有实力的话也是镇不住厂子的。

     “所以,虽然今天我们联盟也只是一个临时联盟,我希望大家有什么冲突的地方可以以后划下道来比试,今天的行动对于我们以后在学院中的发展至关重要,白卡此物的价值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多很多!如果有谁不愿意参加,怕遭受报复,也可以不参加,但是必须在这个房间里待到明天才能走,你们都懂的,我们不限制谁胆子小不敢拼,但是也要保证消息不走漏。”中间的小孩条理清晰,看向了每个人,没有一个人露出犹豫的神色,这里几人只有那个最里面告诉他们消息的人是城里人,而他们都是城外的,此人看中他们几人,一方面是他们都是一个寝室,实力不低,另一方面也是猜到他们都是敢去拼的人。

     “方能自己说的很清楚了,只要能抢来目标的白卡,我们可以比其他人领先很多,之后再升入上等班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想,没有人甘心就这么在刚开学的时候已经被分了三六九等了吧。”中间那个小孩比较善谈,继续道,“更何况,进了虎篪学院不是说我们就可以安逸了,这里的竞争更加激烈,我们中的每个人随时都可能被淘汰,难道你们还想回到外面那个每天生死不知的世界,还想过每天饿一餐饱一餐的日子?还想让亲爱的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继续做那些凶兽的口粮?我不愿意!我进虎篪的唯一目标就是变得更强,成为强大的卡武,保护我的弟弟!”

     这里的人除了最里面的方能无法理解,其他人都浮现了不甘的神色,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经历了生死大关才进入虎篪的,没有一个人是弱者,谁都不会想再回去过那种生活,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在一次又一次的血色中除了感叹自己的弱小,成为凶兽的口粮,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即便是运气好得到了某部分凶兽的精气,那也只能在难民中呈威,那些进了学院学习修行的难民,只要活着出去,哪一个不是让人羡慕的强者?

     谁都不愿意再过任人鱼肉的生活。

     几人的神色都出现了坚定,这是他们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多,而巧的是,难民对于这些机遇都有些非同一般的执着。

     方能还是淡淡看着这群城外的孩子,他并没有看不起他们,相反,他觉得这群人里面有很多跟他共通的地方,只有合作,他们才能得到更多的机会和资源,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并不冲突,他可以连这次的收益都不要,只要报复一个人,能抢了那个人的东西,让他不开心,让他不顺利,方能就觉得是成功的。

     下等班中等班,不同的风暴正在酝酿着,他们的目的不经相同,这个晚上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