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夜色深,琅琊起
    夜色渐浓,整个虎篪学院也陷入了静谧之中,尤其是在新生区域,除了星星点点的光亮,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入睡了。

     在虎篪学院的深处,一座像是僧人庙宇的一座建筑里,大厅的照明石通亮,这片光名似乎要照进人的心里。

     建筑内的装饰倒是也跟其外观一样显得极其随意,简约,除了大厅最中央的一只巨大无比的火炉之外,除了照明和桌椅,似乎也没有其他可以看得出主人风格的东西了。

     “音上,这次新人的质量明显高于往届很多,而且连蜀道一百零七阶都出现了两个!此次只要他们成长起来,就可以狠狠压制其他两大学院的人了,真的不管今天晚上的事情么?”说话的人坐在高堂前的垫子上,奈何其人实在是高大无比,大大的垫子都容不下他半边屁股,声音说出来如同撞击着铜钟,嗡嗡作响,让人耳边生鸣。

     旁边几个垫子上还坐着几人,开学礼上出现的金人凤和王涛也赫然在列,静默不语。

     “不妥不妥,此次争斗也算是本院的一贯传统,说插手便插手,实在不妥。我虎篪多少大能之辈是从此次开始脱引而出,夺得机缘,慢慢走上强大之路的?存在即是合理,所以我们认为,还是应该照以往一般。熊大,你想的太过简单了。”坐在那个巨汉对面的一个白面书生样的人摇着头说道。

     熊大一听被人反驳就要急得站起来,蒲扇一样大的手掌排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了蒙蒙的声响,被旁边坐着的王涛压住,不让他起来。“可是这一次跟以往不一样啊,这一次的种子数量明显要远高于从前。以前一届能有一个百阶以上的天才种子就不错了,这一次你们说说,有几个?万一要是在今天晚上发生什么意外,这都是学院的损失啊!”

     白面人嗤笑一声,“那也得能活下去才行,我虎篪学院的人,有多少是强者一路保护着成长的?如果连同境之人都对付不了,当得起种子之名?”

     熊大被说的急了,他觉得自己的话很有道理,也是从学院的切身利益出发,拼命想站起来,却被旁边的王涛压得死死的,声音也更加宏大着急起来,“那就非得让这些种子互相厮杀死掉几个才好吗?你这是什么怪念头?”

     其余几人都自顾自闭目,或是端详着天花板上的古朴繁复的花纹,或是看着墙壁上简单而又充满奥妙的线条,耳观口口观鼻,不知道在想什么,都缄默不语。

     王涛开口,“熊大,你这急性子,该好好改改了。”话毕业不再开口。

     熊大看大家都是这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王涛,这一届的择人权可是在你们长空队手里的,别人无所谓也就算了,你就这么看着?”

     王涛干脆闭上了眼睛,有些东西他不想说也不能说,更何况,也许心里,他也希望这样的传统继续下去,这个世界已经是吃人的世界,唯有强者才能生存,有的时候,自身的运气也非常重要,如果这些所谓的上等班种子连这种困难都过不去的话,何谈以后?而且,现在这些人也只是自身资质较之寻常人高了不少,也不是一定说他们以后就能成为强者的,机缘这种东西如果可以确定的话,就不叫机缘了。

     他自己便是从微小一步步搏上来的。

     “这是不是就叫皇帝不急太监急?”白面人似乎有意嘲笑熊大,“别人都不说话,你也就别瞎操心了。”

     熊大铜铃大的眼睛一瞪,气息骤然变强,强烈的精神压迫力席卷众人,狠狠看着白面人,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好了。”坐在最上方的老者慈眉善目,气息温和,两鬓之间已生白发,终于开口,制止了熊大,“此事不必过问,自有执法队的人会管理学院秩序,一切如旧。”然后闭上了眼睛。

     众人明白这是送客的意思。

     “白御,下一次的征战可是不远了,看样子你实力是有精进,所以才不断挑衅我吧。”出了门熊大不客气地拦住了白面人,面色不善说道。

     白御斜着眼看着身高远远高出他很多的熊大,毫不在意地说道,“是啊,我就是要报上一次的仇,这次,我会打得你熊眼都认不出自己来。”

     熊大没有了殿内的冲动,冷冷道,“那我就等着你。”

     另外一个房间里,杨宇他们也在行动,正在寻找联盟的同学。

     “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如果我们不联合的话,今天晚上极有可能被各个击破,到时候丢了自己的东西不说,其他班的人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呢。”杨宇对着眼前的几人解释着。

     他们已经去了两处同学寝室,联合了三四个人,有的人还是如同在城外一样,暂时无法接受群体行动,还是喜欢独行侠的方式,有的人则是分析利弊以后同意和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他们时间有限,没有办法说服每一个人都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只能尽可能的将城外孩子拉拢在一起。

     “那么就是说,今晚抢夺卡片是无罪的咯。”对面的城外孩子憨憨地问道,灵动的小眼睛充满了好奇。

     “不错。”

     “其实,有一点我不明白。”小孩子还是一副真诚的样子,“你明明只有三段的实力,怎么敢就这么跑过来呢,是以为我们不会动手么?既然是寻求庇护,那么交点保护费也是正常的吧,那么,把你的白卡拿出来吧,不然,我们就自己动手了。”

     杨宇无奈,泄气道,“我一个人确实对付不了你们。”

     从门外传来嬉笑的声音,“哈哈,我就说嘛,你一个人进去肯定说服不了对方还要被他们抢劫的,你以为每个人都是好人啊。小牛牛,认赌服输啊,以后叫我力哥!”

     铁牛不甘的声音响起,“谁跟你赌了!你自己跟自己说的话,关我屁事啊!”

     “喂喂喂,你这是言而无信!”

     “小孩子家家的,说话能信?”

     “额……”

     几人鱼贯而入,进来的不单单是司太力铁牛和张无心,还有另外他们一起联盟的四个人,实力都是在六七段,已经不容小觑。

     先前装作憨憨表情的孩子立刻换成了一副冷脸,“原来是有备而来,我说呢,怎么一个人胆子也这么大。”

     “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们联盟,否则后果的话,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时间紧迫,杨宇不愿浪费时间开门见山。

     “我们确实不知道有这样的传统,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的假的?”

     “真假自有事实证明,我们无需说谎。”稍微聪明一点的人自然也知道,他们没必要撒这样的谎话。

     “呵呵,那跟那帮实力强劲的城里人合作岂不是更加安全?我们都清楚没有练过武技,要对付那些即便是中等班下等班的人也非常不容易,我们凭什么跟你们联盟?”那小孩问道。

     杨宇知道对方心里其实已经心中有数了,不然也不会如此说话,继续说道,“你又怎么知道城里人不会顺便连你们一起抢了?当实力极度不对等的时候,他们会公平对待你们?白天课堂上的时候难道你们不在?那群骄傲的家伙对城外人天生的居高临下的态度,你真以为投靠他们是好的选择?只有我们才懂我们自己,在学院安身立命不容易,我希望大家可以放弃成见和警惕,暂时合作,这对你我都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不过是想变强罢了。”

     我们,不过是想变强罢了。一句话将小孩的心头所想完全说中,而且他也知道,不可能和城内那帮自傲的家伙走在一起的,不然被吃得骨头都不剩都不知道。

     思忖了一会儿说道,“好,我们联盟,我叫山岳,这是海京,陆超。”

     “杨宇,司太力,张无心,铁牛,常青,黄虎,木狼,袁立极。”互相介绍以后,杨宇直奔下一个房间,他要尽可能多的跟一些同学联系,也可以在以后的生活中先有个照应。

     “哈哈,这群家伙倒是有趣,以为这样就可以安然度过晚上了么。小花,你看他们蠢不蠢。”林远山从窗户看到杨宇的几人的身影,对两外两人说道。

     “这样也不失为一种方法,能够将上等班城外的力量都团结起来的话,也许效果不俗也说不定,毕竟以前可没有这种先例。”三人中唯一静谧如水的女子平静说道。

     “对啊,听说以前上等班可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难民的,就更谈不上联盟什么的了,几个人而已,不忙着抱大腿根本活不下去。”小胖子钱多多玩着手上的一枚晶莹绿石头说。

     “我们真的不去游走一下么?”林远山明显有种闲不住的感觉,他本来就是极爱动的人,如此就这样呆在房间里真不是他的风格。

     “你这蠢物,冲去游走自己找死么,你以为外面很安全啊,大家都已经抱团,知道消息的都人人自危,尤其是我们城里的,看起来似乎有不少优势,但是谁又会相信我们不会坑害别人?所以他们容易结盟,我们只能靠实力征服,中下班的人里面我们已经有了一部分人了,晚上基本上不乱走,应该保全自己安全无虞。”钱多多嫌弃得说道。

     林远山一听就炸毛了,他最讨厌别人说他蠢,尤其是钱多多!“呀呀呀,你给我过来,不用等到晚上了,我现在就让你解脱吧!你有种别跑啊!”

     “要修理我也得追的上我啊,你个慢腿子,晚饭没吃么,就这么点实力,我真是担心你在外面走路不小心给摔死啊。”

     “啊啊啊!钱多多你别跑!”

     “你有种别追啊!”

     两人就在房间里追逐起来,钱多多身法巧妙,竟然一次又一次躲开了林远山的袭击。

     那个叫做小花的小姑娘出神地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继续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