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治疗
    如果还是像原来那样是在城外受了伤的话,估计他们也只能像孤狼一样,偷偷疗伤,慢慢等着伤势好起来,就算是带伤期间,说不定也要去狩猎拾荒。学院就这点福利还挺不错,至少有独特的医疗机构可以让学生看病疗伤,不至于拖着一身伤病就是好久。力士的恢复能力已经比常人强大很多,配合一些药物和技能的话,会好的更快。

     杨宇觉得整个肩膀都不是自己的了,开始还是麻麻的,到现在出来稍微动一下就会痛得直吸冷气,大概肩膀那边的骨头已经碎了。

     一旁走着,张无心还是看起来呆呆萌萌,面无表情的样子,他只是外伤,薛海印大部分的攻击都被她卸掉了,并无大碍。

     司太力和铁牛就相对严重一点了,他们在战斗中都伤及了内腑,需要及时治疗,否则说不定会留下暗伤。

     司太力走在路上毫无刚才的凝重的神色,恢复了平常的状态,正讲的眉飞色舞,吐沫横飞,“这哈哈狗要不是高出我几个段位,哼哼,我打他还不跟打狗一样,小宇宇不要怕,以后出门就喊我的名字,有我罩着你,我看谁还敢欺负你!”他口中的哈哈狗正是薛海印,此人笑起来实在太过难听,还特别喜欢哈哈哈哈的笑,于是司太力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外号。

     铁牛立马出来拆他的台,“喂喂喂,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被薛海印一巴掌扇飞,就像扇一只苍蝇一样。”摸了摸胸口,那是被打伤的地方,现在碰到还有点隐隐作痛。“小宇宇不报你名字还好,报了估计不残也会被打残。”

     “切,刚才没听见他都叫我爸爸了吗!人家都这样了我可不好意思再下重手了。”司太力狡辩道。

     杨宇低头走着,心中感动,他们才只是认识两天的同学,在他遇到麻烦的时候竟然就这么义无反顾的帮他保护他,如果不是他们,也许自己情况会远比现在糟糕很多倍吧。一般来说,城外难民的习惯本来就是,即便是同伴,在遇到不可抗力的威胁的时候,也要先保全自己的性命,至于其他人的生死?关他们什么事?薛海印实力明明比他们大出这么多倍,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人还能挺身而出,不顾与此人交恶还要帮助自己,是真的感情!

     “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害大家都受累了。”杨宇轻轻说道,青涩稚嫩的脸上充满了自责,如果因为自己的实力低,害伙伴们被一起欺负了,就是他的责任!

     “笨蛋!哪里是你的原因,分明是这家伙欺人太甚嘛!”司太力一把拍在杨宇未受伤的另一个肩膀,可还是让杨宇脖子青筋暴起,显然是扯动了另一边的伤口,勉强摆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司太力的语气充满了豪情壮志,“城里的孩子都有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子病吧。哈哈狗不过是比我们早修练了几年而已,没啥大不了的,给我们同样的时间,分分钟把他虐出屎来。”

     “没错,我们不用妄自菲薄,虽然现在的境界实力确实差别人老大一截,但是要知道,我们前两天可都还是普通人!如今才两天功夫我们就已经到了这种境界,谁能保证,给我们时间我们会比他们差!”铁牛狠狠捏紧了拳头,刚才战斗中的毫无还手之力让他也激起了心中的斗志,城外的孩子从来就不会愿意一直失败,输一次,那就来两次,两次不行就来三次,总会有成功的那一天!而薛海印的强力表现也让他对武技更加充满了向往,恨不得马上就开始学习,开始修炼!

     “以后狠狠揍他。”张无心冷漠说到,就如同他呆呆的样子一样,配合他的表情倒是已经有几分冷傲帅哥的样子了。

     “没错!狠狠揍!嘶……”司太力有一次碰到了铁牛的伤处,眼看铁牛要变色,他倒是先装作自己也碰到了伤口,装作很疼的样子,恶狠狠得发誓,“以后别让我碰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打的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杨宇重重点了点头,看着天色,晚霞已经在老远的地方悄悄染上了天际,虽然身体上受了不小的伤,但是心头的这种坦然和开心又是怎么回事,也许原来的他可以信任的也只有家人吧,要处处小心别人的诡诈和到处可见的危机,如今又多了这三个家伙,可以互相信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啊。

     四个十来岁的孩子就这样蹒跚着走在陌生又崭新的学院里,明明只是几个小孩子,给人的感觉却是几个成熟的人一样,坚定的朝着未来前进着。

     跟着指引来到了医疗馆,来往的人比较多,有男有女,年纪都和他们差不多,门口的医助不停得维持着秩序。

     “新生往这里走,高年级的这边。别插队,按顺序来,违反秩序者罚魂点100!二次再犯罚双倍,三次逐出列入医馆黑名单,不准再入!”

     听到这里很多准备急着挤到前面混进人堆里插队的人都慢了下来,本来是新生福利免费疗伤的,如果发展成罚款就得不偿失了。

     “唔,看来新生斗殴很多嘛,还说什么不许打架,这老师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司太力看到这些来医馆的明显很大一部分也都是新生,看来不光是在他们上等班会发生暴力事件,在其他地方这种情况可能更加严重,毕竟上等班就那么几个人,而且大家都互相忌惮,而下等班中等班还有杂役可能冲突就更加大了,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打的头破血流。

     “进来刷通用卡。”

     每个新生都会发到这样一张卡,里面不单有自己的信息记录,还有学校预先给的一部分魂点,作为日常消耗使用。不同的班级给的点数是不同的,尤其是上等班给的更加多一点。

     “竟然是上等班的。”旁边检查的人看到身份显示后,怪怪的看了他们一眼,好像看到了猎物。“直走到底右边第二个房间。”

     杨宇他们有些奇怪,别的新生似乎就在旁边的几个大房间,为什么他们不是。

     那人一看他们就知道几人的疑惑,耐心道,“你们是上等班的学生,所以会有格外的优待,治疗条件也比其他人要好,这也是你们的福利之一。”

     几人不疑有他,按照他说的进入了最里面的房间,房间里空空荡荡的,面积不小却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木板床。

     桌子前面坐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人,头放的低低的都快要贴到桌子了,看着书,发觉有人过来以后,指着木板床头也不抬说道,“去那边躺好,一个一个来。”

     杨宇他们面面相觑,毕竟他们以前都没看过病,不知道城里人是怎么搞的,不过心里还是天然带着抗拒和警惕,这已经成为他们融入到骨子里的本事了。

     “老师,我们是来治伤的……”杨宇话说一半就被打断。

     “躺倒那边去。”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是不是这里的老师都这么的高冷又没有礼貌的?还是容貌奇异自命不凡行事特立独行的老师脾气都有点古怪?

     好在司太力他们对于“礼貌”这个词语也没有太大概念,学院老师有这样的脾气完全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我先来吧。”杨宇说道,倒不是他感觉自己的伤势更加重一点所以想要先疗伤,而是这里的情况他们都还不了解,毕竟他的心理年龄和前世的见识比他们都大一点,总要走在前面让他们看清楚过程是怎么样的。

     杨宇听话得躺了上去,怪脾气的老师这才抬起了头站了起来,当大家都看清楚老师的样子以后,倒惊诧了起来,她也就和他们差不多高,只不过被看起来常年不打理的头发和一身宽松的老旧衣服将身体完全盖住,让她看不出年龄。

     “老师”走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杨宇,问道“哪里疼?”

     “这边的肩膀。”杨宇觉得有点不太靠谱,这个“老师”除了打扮得糟了点,看起来似乎都和他差不多大啊!

     “老师”嗯了一声,轻轻把手搭在了肩膀上,“肩头骨轻微骨裂,断层型错位,哪个小家伙打的,出手还挺狠的。”

     随后一股温和的力量就随着她的手进入了杨宇的体内,杨宇只觉得肩膀暖洋洋的,像是有小蚂蚁在上面爬一样,痒痒的,麻麻的,然后她突然用力,只听见喀嚓一声,骨头似乎就接回了原处。

     “诺,这是康复药丸,100魂点一颗,共四颗,是治疗你的内腑的伤的;肩膀伤势基本明天就能完好,人工费用就不收你了,毕竟是新生。”

     轻微耸动了一下肩膀,竟然真的不疼了,放佛就没有受过伤一样,只不过有些轻微的使不上力。这种神奇的疗伤手段简直闻所未闻!前世骨裂这样就能治好了?

     乖乖点了点头,交出了通用卡,买了四颗药丸。

     “就这样好了?”司太力铁牛张无心都围了上来。

     杨宇点点头,也是欣然说道,“我感觉肩膀好像真的没事了,明明之前好像断掉了一样!好神奇!”

     几人掩饰不住的好奇之色,他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治伤经历,竟然只是碰了一下就好了,这就是卡武高手的手段啊!

     然后就是司太力铁牛都上去体验了一把,果然有效,他们也各自买了疗伤药,只有张无心表示自己轻伤不用治疗。

     “老师”遗憾得看着张无心,似乎对于没有治疗他的伤势感到可惜。

     “没事了,就出去吧。”“老师”坐回了位置上,继续看起了书。

     杨宇他们恭敬地退了出去,对于有这种治疗能力的强者,他们也心怀敬畏。

     “赚了多少?”

     “就800点。”

     “撒谎,我要看记录。”

     “好吧,是1200点。”

     “老规矩分。”

     他们没看到,就在他们一出门,邋遢“老师”就跟另一个之前外面引导他们进来的人就开始分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