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无法解决的难题
    陆续几天过去,新生的生活总算是恢复了平静,除了个别的学生在班级里表现出了极强的天赋引起了部分导师的注意之外,大家都在努力提升自己,基础差的努力补充基础,基础好的就赶紧往下学习。

     “这个薛海印真是变态啊,我们还在学基础拳法的时候,他已经把虎冲拳学会了,这家伙是什么做的,是不是人类啊!”铁牛仰天长叹,之前还在为自己已经学会了基础身法和拳法而高兴,下一秒就伤春悲秋了起来。

     杨宇安慰着他,“不过是家里基础打得好而已,铁牛你也可以追上去的!一年后,还不知道谁强谁弱呢。”虽然他自己也知道,即便是已经在家里打过基础,能学成这个样子,这个薛海印的天赋之出众简直让人惊叹,无怪乎几个导师也对这个家伙赞赏有加。

     “哼,在我司太力的光辉之下,这个薛海印迟早也只是我的磨剑石而已。”司太力在一边咧嘴说道,司太力的进度也是非常惊人,甚至于比之薛海印丝毫不差,只不过起点比薛海印更低,所以要追赶的话也要从基础开始抓起。

     不过这些日子,杨宇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司太力也不敢说太多,怕刺激到杨宇。

     大家都是蜀道上能走过80阶以上的种子,天赋之高远超其他的中下等班的学生,即便只是过了一个月,差距就已经开始拉开,这些上等班的学生展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学习能力和天赋能力,在学习进度上面也将中下等班的人甩的老远,只不过其中有一个奇葩,那就是杨宇。

     有些学生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接连突破,其中张无心更是创造了据说是虎篪开学以来的记录,一个月之内,从开学时候的六段突破到了九段,武道修行放佛喝水吃饭一样轻松,也有导师帮助其检查身体,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当然,这种突破也刺激了其他眼红的学生,有的人也说突破这么快根本就是在舍本逐末,到时候潜力耗尽,如果连卡武都无法突破,那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说出这种话的人根本连这种连续突破的资格都没有。

     而杨宇就显得比较惨了,修行上,似乎毫无存进不说,之前他自己感觉的突破其实只不过是错觉罢了,经过学院修炼石的测试,杨宇的确只有力士三段,并没有晋级,当时是因为其肉身力量的增长给予了他晋级的错觉罢了。

     连武技上面都似乎落后了很多,到现在,他甚至连基础身法和基础拳法都还没有掌握。

     虽然杨宇自己觉得他每天通过练习破旧骷髅的姿势,每天的修为应该是在稳步提升的,但是修炼石却显而易见地告诉他,这一切都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悟性方面其他人对杨宇造成的冲击就更加大了,几乎上等班所有学生在这一个月里都已经掌握了基础身法和拳法,当然,这是对于大多数的城外孩子来说的,一般城内的孩子早已经跳过这个阶段了,可是杨宇就是觉得自己离领悟好像还差了什么东西似的,对于这两者总是似懂非懂,放佛隔着一层纱纸一般。

     这让他自己在学习上更加疯魔了起来,杨宇缩短了晚上练习那个动作的时间,加大心思花在了领悟身法和拳法上,每天比别人都要多练习两个小时,每天汗如雨下,打的自己拳头上都伤痕累累,然而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当差距开始显现,对人意志力的消磨就更加明显了。

     杨宇不懂,为什么他努力也没有比别人少,课堂也没有开小差,为什么还是不如那些听课都很随意,甚至于平时都不太去演武区练习的人,为什么人家就可以随随便便领悟这些东西,而他已经这么努力了,这么拼命了,还是一事无成,他不懂,难道真的就是资质的问题,难道资质就这么重要?

     这段时间,他全身心投入到了修炼之中,效果寥寥,修为的关卡似乎还是在三段到四段之间卡着,就像是一般的下等班学生一样,而武技方面更是一点起色都没有,在这一方面,下等班的孩子都比他有天赋,没有听说一个月了还没学会基础身法和基础拳法的。

     如果不是他每天都对自己说,不是铁树不开花,而是未到开花时,金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样的话,他早就自暴自弃了。

     没有人能接受自己是一个废物,是一个修行垃圾的事实,不用说一个孩子,更遑论这是一个穿越者了。

     其他班级的人也天天看到杨宇在演武场努力,只不过他似乎一直练着一些最基础的东西,时间一长,傻子都知道这家伙不是个修炼的料子了,于是乎,异样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一些以嘲笑他取乐的人也纷纷靠了过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恶魔,为什么这个资质这么烂的家伙还能留在上等班,而他们却只能在其他班级里,现在他们有机会欺负一下上等班的人,有何不可?

     还好司太力等人时常在他身边的时候,这些人也不敢造次,可是一旦只剩下杨宇一个人的时候,这群人就会各种为难杨宇,学院明令规定不得私斗,可是却没有规定不能找茬,不动手不就行了?

     他们朝杨宇扔一块石头,然后说声抱歉;他们故意经过杨宇修炼的地方,阻碍他的练习,看着他愤怒的样子;他们也会去指导他,哪里做的不对,毕竟,其他所有人都会的东西,只有这家伙还不会,教这样一个人,不是很有趣么?

     反而上等班里的家伙因为之前袁平在课堂上发生的事情之后,没有怎么对杨宇怎么样了,连言煞都收敛了很多,最多平时见到横眉冷对,一个月的考试临近,每个人都在为第一次的考试做准备,因为未知,所以激动,所以认真。

     司太力等人也为杨宇想过办法,帮助他教导他,但是完全没有什么用处,杨宇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就像是一群大学生努力在教一个小学生到底为什么一加一等于二,而这个小学生就是不懂一样,让人无奈。

     这一段时间里,杨宇尝试过睡觉,但是再没有梦到过那个骷髅了那个世界了,就放佛真的只是一场梦境而已,甚至于他把自己无法学会任何东西的原因归咎到了这个奇异的动作上,有几天就是没有去练习,然而这一做,不但修炼进度耽搁了,他无法学会东西的情况也没有得到好转。

     他也渐渐得到了一个外号,不是垃圾,也不是废物,而是真傻杨宇。

     不是假的,是真的。

     杨宇有时候自嘲,难道是真的傻?他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称呼他,只要自己能学会,这些东西自然都会不攻自破。

     考试时间也渐渐临近,老师也公布了一些规则和条例。

     “到时候中等班的人也有资格挑战上等班的么,虽然没有说打不过就要降级之类的,但是输了的话,真的是很丢人啊。”旁边上等班有人说着。有些中等班厉害的学员也没比他们差多少,优秀者甚至能跟他们比肩。

     “能挑战的也没几个,估计目标也都放在了那个真傻身上了,谁会真的去挑战别人。”另外一人瞅了杨宇一眼,继续跟那人聊着。

     “你们说谁是真傻!”铁牛听不过去了,眼睛一瞪吼道。

     那人依然不惧,上等班里除了极个别资质极强的人,其他人互相之间都还不怕,“呵呵,难道你承认自己是真傻?”

     “有本事就来打一架,背后说话只能说明你嘴上功夫厉害而已。”铁牛也毫不示弱,杨宇这段时间的压力非常大,他不希望别人再继续刺激到他。

     说别人嘴上功夫厉害在小孩子之间已经很侮辱人了,那人豁然上前一步,“是不是嘴上厉害要不你来试试!”

     “那就来啊!武斗台,谁不去谁是孙子!”

     杨宇拦住了铁牛,“要去也是我去!铁牛,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你们不能一直护着我的。”

     毅然走上前。

     其他人看热闹地跟去了武斗台,杨宇走上了台,其他围观的人都戏谑地看着他,甚至于他的对手都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是在忍受,没有反击过一句话,别人侮辱他,笑话他,他都可以无视,但是让朋友替他出头,替他担风险,他做不到。

     一言不合就上武斗台,这段时间发生的也不少了,每天都有人在上面打斗,规则简单,打到其中有人认输或者站不起来为止,只要不是出人命,随便你们怎么打。

     别小看小孩子之间的打斗,已经有很多人因为上了武斗台而残疾了,某些伤势,可是连医务导师都无法彻底治疗好的。

     “咦,真傻,你确定要跟我打?”那人好笑地看着杨宇,就像是看一个小丑。

     “只会逞口舌之利。”杨宇淡淡道,这些日子淤积在他心中的抑郁之情就放佛一片片的污泥,将他原本晴朗的天空给覆盖了,他也需要痛痛快快打上一架,即使他不是对手,这样痛快负伤也好过自欺欺人!

     那人脸色一变,连续被人说是嘴上功夫好,他心情也已经差到了极点,尤其是跟这种众人眼中的真傻比试,他觉得对自己更是一种侮辱,不过比起这些,他更想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弱者,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

     “列下武契!双方互报姓名。”

     “王无敌。”

     “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