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演武
    有执法队的学长出手,当然打不起来了,言煞也是一头冷汗,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挣开对方的手,就明白自己碰到硬茬了,这个看起来很体面的高贵的青年给人一种无法与之抗衡的感觉,这让言煞觉得十分不舒服,但是他也不敢有所反映,只能狠狠得看着杨宇。

     更加可恨的是,这个高贵的青年竟然只关注杨宇,连看他一眼的功夫都没有,这让言煞感到自己被严重侮辱了,他觉得自己刚才就应该花费一些代价,也要战胜杨宇,很多跟人两败俱伤的强力的战斗方式他还没有拿出来,原本想着用最小的代价打败他,现在看来,就应该一击毙命才好。

     这样被警告过以后,两人当然打不起来了,如果再打,就是知法犯法,到时候执法队可是有直接击毙的特权的。

     杨宇好奇得看着那个叫做严重的青年高手瞬息就消失在眼前,这样的高级身法,不是一般人可以学会的吧,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几年级的学长,他们在他面前根本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卡武竟然恐怖如斯。

     他也知道此人似乎对他颇有好感,不然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帮他了,杨宇自己也清楚,刚才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他坚持不了多久,这让他对于力士六段的实力有了大概的了解。

     这一场在路上偶遇的交锋让他深切了解到,修为是基础,但是武技也是必不可少的,假如他已经学会基础身法和一些基础的武技,也不至于如此被动,两个人出招根本毫无章法全凭感觉,真的就只是小孩子打架,虽然他们现在也的确是“孩子”。

     杨宇首先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里,感觉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医务室某些治疗是可以免费的,如刚刚开学的时候,但是如今已经开学两三天了,再去的话就要看伤势程度付费治疗了,他的魂点本来就被骗去了400,剩下的100要好好利用,每一个魂点都要精打细算才行,像这种虽然全身疼痛,但是至少没有断骨折手的伤势,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调养好过来。

     时间就是金钱,他要抓紧时间在这一个月里努力提升,不然很有可能一个月以后就是自己垫底。他打算每天还是花一些时间在图书馆,有一些书里记载的东西十分有意思,可以跟基础武技互相印证,让他更加快速的掌握这种身体的技巧。

     《论道》和《基础武技的要点》两本书都给他带去了不一样的注解,前人的总结灌注了自己一生的心血,杨宇觉得自己受益匪浅,每一个能够在微末中长成参天大树的人,其实也都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

     来图书馆看书的新人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城里人,确实一般来说城外的孩子连字都不认识,怎么看书?

     说到这里,杨宇倒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他能看懂这里的文字?明明就是汉字啊,虽然有些字的形状也发了某些变化,但是基本看懂是没什么问题的,他可不相信会那么巧合,穿越到异世,然后连字都是一样的,他想到了几种可能,不过一定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世界跟他前世肯定有什么渊源。

     历史!历史上是怎么写的?难道说这里是后世了,是那个科技世界以后才重新慢慢产生文明的世界?还是早有人穿越到这里,传播汉字文化,一直到现在?他不知道,但是他充满好奇。

     杨宇觉得这其中可能会让他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一点,图书馆非常大,哪怕只是一楼也让杨宇费了好长时间才找到了关于历史的书架。

     杨宇迫不及待拿出几本看了一下,发现真的似乎有点渊源,书中大多数讲的都是铁血城的历史以及周边一些还存在或是已经消亡的城市的历史,不过杨宇还是从字里行间隐约看到曾经这个世界貌似经历过不止一次纪元的更迭,似乎曾经出现过科技文化,召唤文化等等,不过这种不严谨的说法被当作是野史来读,没有任何史实能够证实各种猜想。

     杨宇有些失望,不过也透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心情,或许还期待着能够回去,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

     杨宇回到了之前的书架,还是拿着《论道》和《基础武技的要点》认真看,现在没有多少时间给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如果他能早一步强大起来,就可以早一步将他的亲人接进城里,也不至于现在时刻都让她们生活在危机四伏的城外。

     演武场晚上也会有照明石照着,所以不用担心晚上没有地方练习武技,杨宇在看一段时间的书之后就会去演武场,验证书中的观点以及自己的心得,好让自己能学习得更加快一点。

     “就是这个家伙?”旁边有人议论纷纷。

     “嗯,就是他,那个杨宇,实力比我们还低,却去了上等班。”有人的眼中充满了嫉妒,说话间口气也不是很友好。

     “听说就是他让很多人都拿了假卡,刹羽而归?”

     “嗯,已经有人将他列入黑名单了。”

     “哼,学院规则,抢没抢到全凭本事,估计也就城内那帮家伙会怀恨在心了。”有人无所谓道,城外的孩子对于胜者为王的理解跟城内的孩子也不一样。

     “的确是,计策也是实力的一种,谁让他们连真假都分不出来。”

     “嘘……此事噤声,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还是属于学院的潜规则,不能说出来,你也不想执法队的来找你麻烦吧。”

     “才来没几天,已经有人死在执法队的手里了,听说是因为不守规矩,光明正大杀人。”

     “哼,他们以为这里还是城外么,想要在这里生存,就要遵从规则,丛林有丛林的规则,学院也有学院的规则,不遵从规则的人,总是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总有人要以身试法,毕竟如果连规则都没有的话,那我们跟生活在城外有什么区别,生存都得不到保障,估计还没有变强就死在别人手里了吧。”有人感叹。

     “所以没人找杨宇的麻烦,最多口头上逞能呗。”

     “算了,我们还是管好自己,每个月都要进行班级考试,第一个是奠定自己基础的时候,尤为重要,千万不能大意。”

     “不错,别浪费时间了,老师白天教的身法要点我还不是很懂。”

     “基础身法和基础拳法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如果这两个都没有学好的话,根本就没资格挑选武技学习。”

     “多加练习吧,勤能补拙。”

     其实认识杨宇的人还只是少数,多数人即便是听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演武场,也没人找他的麻烦,大家都自己管自己,或者是朋友之间互相练习。

     司太力,铁牛和张无心都在演武场,这里地势宽敞,而且有各种不同的地形,山坡,树林,模拟的小河流,说是演武场,其实相当于各种修炼场地的集合。

     杨宇发现,似乎他们新生区域并没有其他的高年级学长跟他们一起,甚至于食堂,演武场,休息处,甚至于图书馆,都没什么学长学姐在的,就放佛这片区域是单独出来的新生区域。

     不过,这对于他们的修炼也没有大的影响,甚至还省下了不少麻烦,毕竟,人多的地方,麻烦事情就多。

     杨宇找到了司太力他们,张无心在各个移动木桩间练习着身法,而司太力铁牛两人正在互相练习,一人追一人躲。

     “学的怎么样啦。”

     张无心从移动木桩中跳了出来,这种学院制作的木桩场地,其移动速度相当快,甚至可以根据练习者的情况而调节速度,恰好超过练习者一点,压迫他们逼出自己的极限。张无心摇摇头,似乎有点沮丧。

     杨宇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有人是一学就会的,哪怕是天才。尤其是老师也说了,基础身法是最简单,却也是最难的,对于毫无基础的我们来说,本来就需要无数的练习才能渐渐领悟其中的奥妙,然后运用到实战当中去。”

     “以后就好啦,听说我们学院里学习基础身法到如影随形的境界,最快的记录是三天。那位前辈年少时,第一天认真听导师讲课,看各位同学练习,回去思索,第二天,阅遍书籍和有关的注解,然后在第三天,他踏出一遍身法,狗屁不通,第二遍,登堂入室,第三遍,便如影随形!成为我们学院的传奇,后来也是学院中记载的有数的大能之一。”杨宇说着笑道,“我们这才第二天哎,就算是最厉害的天才也花了三天不是么,怎能垂头丧气。”

     张无心面色好看了一点,点点头,毕竟是孩子,也是需要鼓励的,不然心浮气躁难免会走不少弯路。“你是哪里知道这些的。”

     杨宇说到,“书上啊,我也有看一本关于基础身法的书,里面记载了很多的前辈的故事和心得,我可以说给你听啊。”

     “喂喂喂,有东西要一起听啊!”司太力的大嗓门传来。

     “切,你不是说自己是天才么,一学就会不用练习,怎么脸皮就这么厚呢。”铁牛拆台道,两个人都还是有些气喘。

     司太力没有一点被戳穿的尴尬之色,自然道,“我那是听取你们的方法,再给你们好的建议,不要走弯路而已。”

     “所以你故意还不赶紧学会基础身法的原因,应该就是为了等我们追上你的步伐吧?”杨宇在一边很是配合。

     “啊哈哈,知我者小宇宇也,天才的寂寞你们怎么会懂,不然那啥什么记录我分分钟就给他破了。”司太力仰天大笑。

     “小心牛皮吹破!”铁牛一见他自恋的样子就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什么鸟都有,为自己的世界观打开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作为好兄弟,我是不会把你吹破哒。”

     铁牛仰天长叹,遇到这样一个自恋狂到底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