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昏迷
    王无敌也是城内的孩子,此人蜀道86阶,天资也十分不错,目前已经有力士七段了,而且经过了这一个月在虎篪的打磨学习之后,进展更是迅猛,虽然在班级里可能不是最顶尖的几人,但是心中的傲气一点也不输给别人,并不是说蜀道爬得越高以后的路就定下来了,能不能行还是看未来,时间的路上变数实在太多。

     其实他也没有刻意要去针对杨宇的意思,大家无冤无仇,只不过在这种实力为尊的时代,有这种人在自己班级里,就好像一锅美食里掉进了一只老鼠,总是要嫌弃的,大家都在嫌弃,而他不过是恰逢其时的那个打开杨宇心中反抗心思的口子而已。

     “说起来我也是佩服你的勇气,虽然这并不能让我等下揍你的时候手下留情,如果你识相的话还是自己早点退出我们的视线,我想你们难民也很清楚,什么叫做强者为尊。”王无敌有点可怜其眼前的这个人来,如果自己是他的话,估计早就没脸在上等班里待下去了。

     杨宇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他想以自己最强的姿态迎击对手,“我当然知道什么叫做强者为尊,不过可惜的是,你还不在此列。”

     裁判手一挥表示双方比试开始。

     “那就只能把你打的服气为止了,我会尽量手下留情,不会不小心杀掉你的。”王无敌整个人如同猎豹一般嗖的从原地窜出,携带着强风进攻而来。

     杨宇的眼睛只能大概跟上王无敌的速度,不过他也不打算坐以待毙,自己也退后一大段距离绕着武斗台跑动了起来,这样视力范围就更加大了。

     王无敌可不打算看着杨宇让他进入最合适的状态,迅速冲到他身边一拳直击他的面部,如果一击攻成的话,就可以直接结束这个可笑的比试,虽然上台之前还有点生气,但是现在王无敌觉得这种对于自己完全没有挑战的事情,做了也不能证明什么,心中愈发明白,作为弱者该是多么的无力。

     杨宇觉得面部一阵强风袭来,他没有学会基础身法本身就占了极大的劣势,根本跟不上王无敌的速度,只能靠自己的反应,双手挡在身前,一阵巨力传来,手臂完全无法阻挡王无敌的力量,直觉的头部一阵剧痛,人已经被打翻在地。

     王无敌没有继续出击,他刚才只是随意一击就已经打的杨宇无法招架,实力差距实在太过巨大,摇摇头说道,“连基础身法和拳法都没有学会,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上台的,弱者就是弱者,如果连这个事实都无法接受,你就根本不配我出手。”

     杨宇甩了甩头,继续站起了起来,手臂上已经涌现出一股不同寻常的血色,应该是刚才拿一下将他的手臂打出了淤血,不过没有打断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司太力和张无心不在现场,铁牛在台下看着着急,又不能自己动手,“小宇宇,快点认输啊,你打不过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以后机会还多得是!”

     杨宇的嘴角边也已经流出了血迹,是内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以后内出血,呛到喉咙的污血,虽然之前跟六段的言煞交过手,不过那个时候两个人什么都不会就是野孩子之间打架纯靠力气,而他的肉体力量似乎也不小,才勉强招架住了言煞,但是眼前的王无敌是货真价实的学会了各种基础的孩子中的佼佼者,作为城内的孩子,他甚至已经在学习一些基础进阶的武技了,两者的差距简直天差地别。

     如今他似乎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速度没有他快,力量没有他高,技巧没有他好,全面被压制的后果就是,王无敌一出手他只能被动挨打,这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就好像以前自己碰到了弱小一些的凶兽一样,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杨宇重新提起自己的气势,双目散发着异样的光辉,咧嘴一笑,“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你,但是。”

     “就这么认输可不是我的风格啊!”他续起全身的力量,感觉魂力似乎都隐隐被他调动了起来,三段力士能调动的魂力只有一点点,这也是他跟王无敌差距如此巨大的原因。

     全速进攻,连地上的尘埃都被激地飞扬了起来,地上跑动起来的声音就像是在敲鼓一样,每一脚似乎都要将大地踩破似的。

     观战的人中有人摇头,“脚步用力过大,单靠肉身力量支撑,力道控制太过粗浅,终究是基础拳法还没有学会的家伙,没看头。”

     果然如同这个人说的那样,面对如此阵势看似非常大的攻击,王无敌只是将手臂狠狠一甩,那条瘦弱不堪的臂膀竟然发出了如同钢鞭敲打在空气中的音爆生,杨宇就像自己故意往前撞上一般,被手臂击中。

     身体被重重的击飞在半空,大口大口的淤血从肺部胃部呛到了喉咙里,被他吐在了半空。

     王无敌并没有因为这些就停止,左手接着右手的攻击一下一下如同巨蟒扭动的身体狠狠撞击着杨宇,让他在空中像一片叶子一样飘摇。

     一声又一声刺耳的音爆响起在众人耳中,杨宇的表情也变得痛苦麻木,根本分不清四面八方哪里来的攻击,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轰的一声,当王无敌最后将他砸向了地面,这场战斗就这么结束了,杨宇晕倒在了武斗台上。

     “哼,还以为有了不起的逆转呢,果然奇迹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随便发生。”围观的人中有些失望。

     “力士三段还想打赢七段?其实我就想看看这个杨宇会被打成什么样子,没想到倒是王无敌下手轻了,没有把他怎么样。”有人看出了王无敌并不像伤他性命,无端的打残其他人似乎也不是他的作风。

     “如果是我,这杨宇要是敢继续对我出手,我会让他以后在武道上再也无法继续走下去。”人性各有差异,即便年纪小孩没有形成固有的个性,但是他们已经渐渐受到环境或是别人思想的影响了。这群十岁的孩子里,有的人狠毒,有的人正义,有的人冷漠,有的人善良,王无敌的做法无法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铁牛已经冲上了台,狠狠瞪向王无敌,将晕倒在地的杨宇抱起,冲向了医务室,王无敌手一摊,表示无所谓,反正今天他是立威了,凭他在台上表现出来的实力,不会有人小觑他,哪怕同为上等班的学生也是一样。

     “真搞不懂蜀道怎么会选择这样的人进入上等班,难道真的是误测?就他,我一只手可以打十个。”一个孩子伸出自己的十指说道。

     “我倒是觉得你们都太小看此人了,老师已经无数次说过,资质只不过是我们修行途中能通向强者的一个重要条件而已,其他的诸如悟性,气运也是非常重要,也许他以后厚积薄发呢?”也有人持有不同意见,武道一途原本就不是定性的,其他的要素也非常重要。

     “王一引大人的传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毕竟铁血城几百年的历史里我就听说过这么一个人,连其他学院都没有这样的例子发生。”

     “别怨天尤人了,铁血城只有虎篪才招收难民孩子,能在这里已经是万幸了,好好珍惜吧,自己强大才是最重要的,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好比的,你们怎么不去跟那些上等班的最强几个学生比?”一个小孩冷漠地说道,看样子应该也是从城外选拔出来的,知道个中心酸。

     其他的孩子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战意,“也许我现在还不行,但是不代表以后不行!”

     “听说中等班有人已经将学院三大招牌拳法中的虎喷拳也掌握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上等班也就一个薛海印学会了虎冲拳,谁说我们就比上等班的要差了?”有人眼中露出憧憬之色。

     同龄人之中,能够掌握基础的拳法和身法之后,应该用一段时间加以巩固,武技对他们来说还是属于比较高深的东西,根本无法一下子学会,而其中的佼佼者真的属于极个别天赋异禀的人,能够在这个年纪在极短的时间立刻掌握武技,不得不说他们在这方面的天赋非常出众。

     “不错,我们老师已经开始让我们选择属于自己的武技了,不过基础方面还是要打牢才行,不然学也学不会。”

     “考试还有没几天了,你有信心拿个几名?”有人有心忡忡,考试临近,对于大家一个月的检测也就要开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秤。

     “哎,没有信心啊,班级里有好几个人感觉都很难对付,不过还是要看实战,城内的孩子这方面的经验应该没有我们足的。”

     “这你就想歪了吧,他们基础打得牢你以为会没有陪练?到时候上台别一招就被人家打下来,好歹我们城外的自己要争气,班级前几名总要拿下几个名次。”

     总体实力上,经过一个月的追赶,还是城内的孩子更有优势一些,不过这些难民孩子也十分努力,拼命追赶,底子不好就用态度补上,总有一天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的。

     而杨宇在新生中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响,这样的典型想不出名都难,上等班里随便拿出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在中下等班进入前几名,只有杨宇,他的实力可能还不如一些杂役抽空刻苦修行来得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