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很严重的严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晚霞如一道绚丽的彩带挂到了空中,凭空给冷清的世界添上了些许色彩和活力。

     面对一个找他麻烦的人,杨宇也不会心慈手软,他知道如果是他被打倒在地的话,言煞会毫不犹豫得趁胜追击,狠狠折磨他。

     力士六段的身体抗打击能力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言煞还是觉得胸口被那一摔摔得剧痛。他一个翻滚起身,擦去脸上的污渍和汗水,像野兽一样喘息着,一动不动得盯着杨宇。

     “这根本不是三段的实力。”

     杨宇淡淡道,“关你屁事。”他在用出刚才那一击之后,浑身肌肉都有些酸痛,这对于他现在的状况简直雪上加霜。他需要更多的时间休息一下,恢复一下身体和体力。

     言煞舔了舔嘴唇,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更加刺激了他。由于他的脸上根本没有眉毛,狭长的眼睛眯起来就好像连眼睛都没有了似的,“哦,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这样就能击败我了。”

     杨宇没说话,连他自己都知道刚才只是纯粹运气使然,真正面对言煞,他只能硬抗一小会儿,每一次的碰撞,都是他受到的伤更加重一些,这样硬碰硬下去,他马上就会变成强弩之末。

     “如果,我连你都打不过,是不是会被所有人都取笑?”言煞盯着杨宇,幽幽的眼神充满了嗜血的光芒,就像一头准备择人而嗜的恶狼。

     “是不是在城外的时候,你就靠嘴皮子打架的?”

     言煞闻言一笑,低沉道,“你马上就知道了。”

     如同猎豹一样敏捷地从地面窜出,像一枚离弦之箭一样,嗖的一下就冲到了杨宇的跟前,一拳轰来,杨宇早有准备,躲开一击,反手要扣住他的手臂,然而言煞似乎觉察到了这一点,顺势背身而靠,用背部的力量,狠狠撞向杨宇,如同一座山撞向了一座冰川。

     杨宇肌肉还在酸痛,根本无法做出更加敏捷的动作,只能硬抗。

     彭,巨力袭来,杨宇觉得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震烂了,捂着肚子,嘴角溢血,他还是低估了力士六段的实力,哪怕在力量上他可以勉强硬接,但是在敏捷程度,神经反应上他现在都有所不及,如果你的眼睛都跟不上对方的速度的话,还谈何胜利?

     “诺,这招你应该也会吧,铁山靠,城外的孩子都会学,滋味怎么样?”言煞如同恶魔一样的笑着问。“我可是每天都会对着我们家旁边的那颗百年老树,日服一日的练习这个动作呢,在我还没有成为力士的时候,它就已经被我磨破了树皮,撞弯了树身了。”

     杨宇不答,轻轻咳嗽,喉咙的疼痛带出了些许的血水,随着咳嗽的唾沫喷到了地上。他警惕着随时可能到来的进攻,必须坚持下去,如果倒下,那么他就真有可能被打得残废,城外的孩子,有时候打架不计后果,他们才不管之后会受到如何的处罚,初来乍到,总是表现的更加野蛮一点,不是么。

     一脚踢出,杨宇躲闪到一边,言煞又接着踢出一脚,如果用身体挡的话,这一脚可能会直接让他站不起来,杨宇仓促间也踢出一脚,砰的一声,放佛听到了骨头碰撞发出的咯吱的声音。

     闷哼一声,杨宇再次退后了几步,不过言煞似乎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退了一步,脸色略微有点不太好看,看来也不是一点伤都没有。

     脚在激烈碰撞下,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不过杨宇觉得言煞似乎也不会太好过,那么就是说,他只有身体强度上可以和他对拼一下了,至少跟他的差距并不是非常大。他隐约感觉自己身体强度似乎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要比一般人更强一点,力量也更加大一点,不过到底是因为蜀道上吸收太多魂力导致还是破旧骷髅的姿势导致,他也不太清楚。

     这种还有一点点本钱跟别人拼的感觉,还真不错啊,至少不是挨宰待杀的鸡羊了。

     杨宇改变了打法,言煞挥拳,他也挥拳,言煞用脚,他也用脚,虽然每一次都是他吃亏一些,但是咬着牙齿,还能忍下来,只要不是彻底断手短脚,医务室总能治疗好的,这也是他这么打的依仗所在。

     两个人就像古代野蛮的斗士一样,用最原始最本能的反应,激烈地对抗,每一次的冲击,两个人都会受一些伤,杨宇甚至都感觉到了自己手臂骨头的极限,如果再这么拼下去的话,自己的手迟早会废掉,骨头会从内里破碎,城外人的格斗总是这么的血腥直接,拳拳到肉,他们秉承着最原始的规则,你死我活。

     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两个人看到了整个经过。

     “无聊的野蛮人,连武技都没学好就已经止不住先天嗜杀的性格了么,真是一天也不消停。”一个女孩嘟着嘴说到,似乎要告诉旁边的人在这里待着是一件多么没有意义的事情。

     旁边站着一个身材已经算是比较高大的少年了,看起来已经有十多岁的样子,他深邃的目光看着远方,黑宝石般的眼睛充满了睿智,刚毅俊俏的脸庞如果让其他一些贵族小姐看到的话,一定会暗自倾心,然后在深闺中默默相思,夜不能寐。

     少年摸了摸女孩的头,怜爱地说道,“小心,我们的阿曼叔叔也是野蛮人出身哦,所以,不能这么说人家呢。”

     名叫小心的女孩蹭了蹭少年的手,放佛很享受这个姿势,却又翘着嘴道,“阿曼叔叔才不是像他们一样的野蛮人呢,他可是我们族里少有的封号强者!而这两个人,武技粗劣不堪,哦,根本没有什么武技身法,就那么像街边乞丐一样的打斗,有什么好看的嘛。离哥哥,我们去小世界逛逛吧。”

     少年轻笑了,随即又看向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人,“打法的确粗劣不堪,不过,也有厉害的地方呢。”

     小心不解,“哪里厉害了。”

     两人的目力都十分厉害,少年指着言煞说到,“这个没有眉毛的家伙出售毒辣,颇有城外人的风范,每一拳一脚都是要击打在对手的要害部位,他的实力更加强大一点,一旦让他得手,场面就会完全向他倒去。”

     小心不屑地说道,“力士六段对上力士四段的人,还被纠缠了这么久都没有确定胜局,我青离严家的外籍子弟都比他要强多了。”

     少年摇摇头,“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了,另外一个家伙明明实力低了两级,但是却能坚持到现在,不是侥幸。你发现了吗,那无眉少年的每一击都会被他精准地挡下,虽然是以伤换伤。很明显,这两人都还没有学习过什么武技,也就说那个四段的家伙要不就是战斗天赋太过过人,要不就是有战斗预知的能力,才能保持到现在还不败。啧啧,如果真是有这种能力的话,此人以后只要不死,必然成气候。”

     小心似乎很不想承认别人战斗天赋强,说到,“就不能是灵瞳一类的天赋吗?也可以看穿对手的套路啊。”

     少年被逗乐了,狠狠揉了揉小心的头发,把柔顺的黑色长发揉的像个鸟窝,“你见过这么早就觉醒血脉天赋的?”

     小心自己也觉得这想法有点不太靠谱,小脸微红,女孩子别的可以没有,撒娇耍横的功夫可一定要有,“反正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要是遇到我,他一招都接不下来。”

     “喂,先不说人家比你还小几岁,你堂堂卡武要跟一个力士比,有意思么?”

     “是啊,没意思啊。”小心的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但是我们现在就是在看这两个力士打架,真的好无聊哎,要不,我们找别人打架去吧!好不好嘛,去嘛,去嘛!”小心拉着少年的袖子撒娇。

     如果只是看女孩子的外貌,绝对看不出来她也是一个好战的家伙。

     少年无奈,“好啦好啦,马上去马上去,不过去之前,我要先去做一件事,我可不想这个人就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说完便消失在了树林里,身法之快,疾如闪电,如果杨宇在这里,估计连看都没看到,就已经死了。

     “哎,又有小家伙不乖啦。”一阵巨力传来,杨宇跟言煞拼在一起的手竟然被生生分开,听来人的口气轻描淡写,好像做了一件不经意的小事而已。

     “我是你们执法队的学长。院内动手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学院也为你们专门设立了可以公平对战的平台,以后可别私下里自己打了,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再犯,可要关小黑屋了哦。”两人被人像木偶一样轻易摆布,分开,甚至都不能做其他动作,动弹不得。

     杨宇看到了来人的面目,一个帅气的少年,似乎要比他们大上几岁。

     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差距,真的如同海上的鸿沟一样,杨宇觉得在薛海印面前,无力最多只是力量上无力,而在这个神秘的学长面前,他完完全全感觉到了无力和挫败,甚至连动手的反抗的年头都升不起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虎篪学院的学长实力竟然如此高超。

     “小家伙,挺不错啊,这样都能坚持下来。叫什么名字?”杨宇看到了学长的眼睛,温和,而又波澜不惊,像大海一样深邃。

     “杨宇,你叫什么名字?”杨宇知道如果不是这个执法队的学长出来解场,他今天的结果一定非常凄惨。

     学长愣了一下,也没料到杨宇会问他名字,随后又微笑了起来,“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很久没有人问我的名字了,记好了,我叫严重,很严重的严重。”

     真是有意思的自我介绍啊,杨宇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