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城外
    城外莹姨居住的房子附近,几个猥琐的身影在附近徘徊。

     几人聚在一堆石块后面商议着什么。

     一个身体有点驼背额上一道狰狞伤疤的人率先出声,“做还是不做?听说火头杨最近因为抓捕一头犀狼幼崽受伤了,东边大脑头的眼睛又盯得紧,根本不会来管属下有没有少人的。”

     “你说你们已经确定了?确实是女人?”旁边一个身材明显高大许多,脏兮兮的大胡子覆盖了整个下巴的人问道。

     “千真万确,这个家伙装作女人在这里已经很久了!”石堆边上另一个坐着的瘦小的看起来贼眉鼠眼的人举着手臂保证,眼睛里流露出来的贪婪之色放佛要将整个房间都淹没。

     “那还等什么,抓去一起用啊!”大胡子不理解这帮人怎么还畏畏缩缩的不敢动手,这可是一个女人!东区这块地方有几个女人还没被霸占?就算是有的那也是几个头目的女儿亲属之类的人,别人也不敢动手。

     这种稀缺资源,他们不动手,到时候被别人发现了他们估计就连汤都喝不到了。

     驼背犹豫了一下说道,“他儿子似乎进了城里的虎篪学院。”

     本来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但是他怕他们几个人保不住这个女人,于是又叫了几个人入伙,这样安全系数也会增加一些,就他知道的消息,一般一个女的差不多有七八个人保护着才算安全,不然他才不会把这种好事分享给别人。

     而他们自己几个人身材消瘦,常年营养不良,在城外也是属于武力值很一般的,如果真有人过来抢,他们还真的拦不住。

     大胡子听到这个神色一凛,随后又有点畏畏缩缩的说道,“进了虎篪学院又如何,谁知道他又没有命回来。”

     城外的难民对于这些可以学习武技可以修行的武者有着发自内心的畏惧,每一位来自城内的“大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可以随意对他们生杀予夺的存在,如果没有必要,他们根本就没有胆子得罪任何一个城内的人。

     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同,进了学院也并不是马上就可以将家人接入城里的,如果说一年以后小孩子死了,或者根本没有什么很大的潜力的话,守城也不会放难民进城的。

     虽然城内空间还有很多,但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造成人员太过拥挤的,而如今那些抵抗凶兽的卡武在拼命厮杀,每年死伤惨重,而铁血城又在源源不断吸收着流亡在外的一些家园被意外的兽潮湮灭的高手,也在不断补充着新鲜血液,如果贸然随意接收城外难民的话,先不说治安食物什么的问题,连居住空间都会成为问题。

     另外一个圆头大耳的人显然对于莹姨已经觊觎很久了,要不是这次意外,城外的女人资源怎么都轮不到他,急切地赞同道,“是啊,说不定他已经死在里面了,听说这些城里面的学院对学生的要求都非常高,动不动就是残废要不就是死亡,担心这么多干嘛!”

     其他几个人也是一副踌躇的样子,虽然每个人眼睛里都流露着心动,但是享受重要还是命重要?他们每天生活在生死之间不就是贪求好好活着么。如果命没有了,那要再贵重的东西又有什么用?

     圆头大耳的男子看到其他人的犹豫之色,再次说道,“就算他没死,他要出来也得是很久以后了,大不了我们几个藏起来,去别的区投靠别人,城外这么大,我就不信西区南区的人不要我们!到时候,你们觉得他还找得到我们?”

     一番话说下来,另一人已经明显意动,“实在不行……”那人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动作,“做的干净一点,也不会有人知道,就当是有保质期的食物了!”

     几人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闻言都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在场众人,谁都不是善男信女,“我同意!最好今天就把这事给做了!”

     有胆子大的已经站了起来,一脸坚定。

     “我也同意!”

     “我加入!”

     “我也是!”

     在场几人都站了起来,大家互相之间对视了几眼,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熊熊的火焰,城外所有的基础规则都是建立在实力上的,虽然明面上铁血城也发过公布,不允许人类之间随意互相厮杀,违者杀无赦,但是事实上,大家明争暗斗互相杀戮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也没见城里的“大人”出来管过一次。

     而他们这些生活在城外的团体不过是互相依靠着生活罢了,中心圈一定要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强者,否则的话没有背后靠山生活会非常艰难,至少到时候人家要跟你抢夺食物,你根本就硬不起脸来跟他们争抢。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不过我丑话还是先说在前头。”驼背人隐隐是众人中的代言人,虽然他实力不见得是他们当中里最厉害的,但是至少威信是最高的,环视了一圈说道,“这次的事情就仅限于我们在场的几人参与,后面不许再有其他人加入了!”

     众人点头,如果每个人都把消息说出去的话,他们就根本喝不着汤吃不着肉了,在场的几人,有几个是知道女人的味道的?

     “还有一点。”驼背男子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如果有人敢跟别的势力或者老大通风报信,就会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生死大敌,敢如此做者,生前必不得安生,死后必无葬身之地!”

     听闻此言,其他人都小心的互相看了看,每个人的眼中除了谨慎和紧张,看不出有其他的东西。

     誓言,对某些人来说,是誓死要捍卫的东西,对有些人而言,只不过是随时可以用来撒谎保命的东西而已,一文不值,大家都是整天跟谎言和鲜血打交道的人,疑心重也是很正常的,说这种话,很多时候只能起到一个警告的作用,没人在意这种诅咒。

     “如果有人敢做这种事情,被我知道,一定第一个将他分尸!”大胡子双眼怒瞪,低声吼道。

     “不错,我也不会放过他!”有人表态,这种时候,最关键是还是众人之间的信任度,想必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也不会有人这么傻去告诉别人知道的。

     等到每个人都纷纷说过自己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时候,驼背男子露出满意的表情,随后说道,“既然大家这么齐心,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这个女人白天会出去猎食,晚上才回来,家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我们晚上动手,争取神不知鬼不觉做完这件事。事后就算被火头杨发现也没什么,现在失踪一个人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个女人既然隐瞒了身份,想来也是希望少得到一点注意,所以就算我们将她掳走,也不会有别人关心的。”

     “不错,这里周围还有几十户人住着,或多或少都是我们认识的,刚才来的时候没有惊动别人吧?”鼠头鼠脑的人疑心也非常重,说道。

     “应该没有,那么晚上动手的时候动静一定要尽量小,我和老狼负责把门,秃子和白胖还有老鼠你们三个先突进去迅速制服那妞,赖三和强子你们就抓那个小的,配合控制大的,务必把声势控制到最小,然后迅速转移!”

     “只要我们出其不意,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时间!”

     “很好,当然,我们最好还有第二种方案,如果被发现了该怎么办?”有人提出了一个大家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不错,万一发生意外的话,我们就等于直接向火头杨开战,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老大实力还不及火头杨,保不住我的。”

     驼背男来回走了几步,“这也是个问题,总要有条后路才行。”

     那个鼠头鼠脑的家伙眼镜滴溜溜一转,神色猥琐,“驼子,你看这么行不行,我们还是分出两个人去东边的树林里弄出点动静,转移其他人的视线,这样我们行事就更加方便了。”

     然后他就笑了起来,这个叫老鼠的人咧开嘴的时候露出一排黄层层的牙齿,牙齿的上下层还夹杂着一些菜叶子,“至于方法嘛,可以在那边放个火什么的,或者呢随便大叫几声引起骚动,你知道的,大家对于外面的异动可都是非常警惕的,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出来看看是什么事情,我们就趁机把人给运送走,到时候他们就算发现也是好几天以后的事情了,我就不相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好!”驼子一脸喜色,似乎非常同意老鼠的这个主意,满脸笑意,然后看向其他人,“大家觉得怎么样?”

     其他人纷纷表示赞同,大胡子继续说道,“那接下来运到哪里去?我们总要找一个圈养他们的隐秘一点的点才行,而且这个女人跟着火头杨做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还没被发现什么异常,肯定也有过人之处,我们可不能阴沟里翻船。”

     大胡子为人比较谨慎,他自己外出猎食也是如此,对待所有事情都要检查三分才敢下手,这也是他好几次从死亡的危险中活下来的原因。

     “那就用雪兰草制成的迷药迷晕吧,这种东西只要分量足,听说连卡武高手都能迷晕。”旁边立刻有人出了主意。

     驼子点头,“那就这么办,现在我们分头开始行动吧,野狗,你去多弄点雪兰草来,不管花多少钱,事后大家平分还给你。”

     老鼠眼睛闪过一丝异芒,“好,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