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一抹橙光
    痛,钻心的痛。

     仿佛千万只恐怖的嗜人蚂蚁在身体的每个角落啃噬一般,各种密密麻麻的酥麻奇痒,动一下就仿佛直接在皮肤中打孔的疼痛。

     杨宇一动不动,他怕一动又牵动到身体的什么地方,然后像锁链一样,整齐地从这个关节传达到那个关节,疼痛的感觉又会瞬间遍布全身,所以他决定不动。

     然而即便是尽可能保持这样的姿态,还是会不小心扯动哪里的皮肤,或者是身体不自然的自动抖动,更会让他无意识的同时还牵扯到脸上的肌肉。

     脸上,也疼,好像不属于自己似的,连嗤牙咧嘴的动作也不能做。

     当意识慢慢回归到脑袋里的时候,杨宇才努力地睁开眼睛,试图看看自己是不是做梦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床下来了,导致全身都摔得生疼,然而,睁开眼睛才知道,情况,比做梦还要严重。

     入眼所见,确实满地的狼藉,一个个穿的跟乞丐似的小孩子们流着血躺在地上喘息,有的已经一动不动了,有的还在那里流血抽搐,还有的在挥舞自己最后的力气跟其他人打斗,一拳下去往往就是血肉绽放。

     到处都是野兽一般呼哧呼哧休息的声音,要么就是坚持着站起来闷哼着跟别人打斗的声响。

     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杨宇以为自己应该会吐的,至少自己的胃应该不会骗自己,但是他的体内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脑海出现了一个时间,还有三分钟。

     三分钟!

     想到这个,杨宇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和疼痛咬牙站了起来,嘴巴里因为屏气用力而咬出了一些血沫也被他挂在了嘴边,顺着他已经脏乎乎血肉模糊的脸颊流了下来。

     没有为什么,杨宇只是知道他不能倒下,不能就这样躺在那里,哪怕他感觉自己的肋骨,颚骨甚至脊椎都痛的要命,也不知道哪里断了哪里骨碎哪里骨折了,他只知道,他一定要熬过去,在这最后的三分钟。

     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脑子里只记得三分钟,他的身体也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踉踉跄跄站了起来,可以看到,他的小腿还是扭曲的,似乎是被钝器打断,但是他还是站了起来,走路的姿势仿佛一个大半夜里喝醉酒的酒鬼,摇摇晃晃,一瘸一摆。

     偌大的斗兽场里已经只剩下不多的人还继续站着,咬着牙往前走,大部分的衣衫褴褛的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有一些嘴角流着血,已经永远睡了过去。

     杨宇不知道这到底是做什么梦,这么逼真这么痛,连感觉碎裂的牙齿咀嚼了一下都有细小的咔嚓声,每动一下,好像就要掉一颗牙齿,太恐怖了,就像骨头断裂的声音,迷人又让人心悸。

     杨宇觉得每走一步仿佛就像自己故意踩在刀子上一样,斜着头,倒不是因为他不想正着头,实在是为了节省力气。余光看到了自己的脚下,一步,留下一个血色的脚印,一步,留下一个血色的脚印,也不知道这血,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这梦境已经比他看过的所有R级电影都要过分了吧,这痛苦的感觉,就算是4D同步模拟也逼真的太敬业了吧!刚才咀嚼牙齿拿一下,他就感到脸上的肌肉似乎也因为拉扯力量过大而有一些痉挛。

     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上,杨宇条件反射,即便是身体受了如此重的伤,还是用尽有肩和臂膀的力量,将那只手甩了出去,就像平时练习时候那样。

     他只能用这些力量,再多的话,他可能连路都要走不动了,那样,就真的生不如死了,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坚持下去!他有不能倒下的理由,一定不能倒下的理由!

     一双手抱住了他的一只扭曲的小腿,杨宇只觉得浑身似乎都因为牵动骨头的伤势而打了个颤,小腿绝对粉碎性骨折了,以他毛毛躁躁的医疗经验也可以猜得出来。

     不过杨宇想的并不是他伤势有多重,而是,怎样在尽可能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将那人甩开。

     耳边似乎传来一阵阵嬉笑的声音,是那么的玩世不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要不,我们把名额都包了吧,啧啧。这三百个废物实在让人失望。”然后似乎是一脚踢在某样物体身上的声音,随着物体飞上空中摔落到地上,还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

     “不合规矩,你如果不想作为出头鸟被修理,大可试一试。不过提醒你两句,你也不过是力士巅峰,这铁血城里的守卫把规矩看的比生命都重要,可以轻易将你干掉,哪怕这里是虎篪学院筛选种子的地方,他们也不会丝毫让步的。”

     另一人这才停止了出手,只是将障碍又踢到一边。

     “差不多了,如果我们还在场下的话会引起学院的老师不满,既然已经达到目的,就快点上去吧!”

     “嘿嘿。”那人阴森一笑,带起了嗓子里破风似的嗓音,“我还没玩够,你先上去,学院老师哪里会管我们这些贱民的命,我把他们处理掉,也免得他们出来受苦。”

     又是一脚,这一次直接踩在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孩子的脖子上,这一脚势大力沉,那孩子的脖子直接像是面粉一样,被踩出了一个印花,然后像是水管爆裂一样,无数鲜血飞溅而出,溅满了旁边的人一身。

     那人笑的更欢了,仿佛是看到了喜欢的东西一样,然后慢慢走到另一个倒在地上的孩子身边,一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上,咔嚓,肩膀应声而断,那孩子还没有死亡,原本晕厥的他脸上再度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那人却没再下脚了,对着走过来的人就是一脚踢去,来人勉强还有反抗之力,只不过当那人再次几脚踢出的时候,他就再也撑不下去了,被一脚踹在了墙上,缓缓倒在地上,墙面上留下了一个嫣红的血印。

     “王苦,还不快来,时间快到了!”上面的人喝到。

     那叫王苦的人才不情不愿地回头走,凝结了各种血花的脸上满是狰狞和不舍之色。

     杨宇还是斜着头,他已经从旁边默默快走到了大门口,这里是阻碍最多的地方,也是死人最多的地方,他都不清楚地上的孩子是躺着还是已经永远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他到底在干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必须撑过这段时间,必须到达门口!这是他唯一的目标!

     那双手第三次搭上他的肩膀的时候,杨宇想了一想,没有拒绝,他竟然还有思考的力气,他能感觉出来,那双手是同一个人,已经第三次搭上他的肩膀了,似乎,他并不是想来阻碍他。

     杨宇只能用余光看到那个孩子,比他还要惨一点,另一只腿软塌塌地随风摇荡,他是靠单脚跳着才努力到了杨宇旁边的,这样其实更加花费力气,他也浑身是血。

     王苦已经回头快到了门口了,看到了这两人奇怪的动作,饶有兴致的停了下来。

     一个瘸子,一个跛子,还想要进书院?有趣有趣!

     既然你们的意志力这么强,那我就再磨砺一下你们吧。

     王苦闪电般跑过去踢在了两人都比较好的那条腿上,然后迅速出没门里,刚才显然是一直在隐藏着实力,这里,根本没人斗得过他。

     这次是骨头断掉的声音!杨宇被鲜血染得很红实际上则是惨白的脸上更加发白,都要变成不正常的青色,正常人在这种状态下早已昏死过去,咬牙不让自己因为痛苦而晕厥,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能放弃!

     杨宇从来没有为这样一个梦这么认真过,可能是因为痛苦已经超过了神经感知的范畴,也可能是因为最后那人恶心的再插一脚让他看到希望却又陷入了黑暗中。

     刚才那一下杨宇结结实实感受到了大腿的麻痹了一下,然后就是涌上神经末端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楚,他只能靠喘着粗气缓解一下现在的身体情况,然而疼痛却如潮水一般像是要占领他整个人,他匍匐在地上,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必须坚持,爬也要爬到门口!

     一下,两下,刚才一路走来造成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如果再这样下去,杨宇觉得自己没有爬到门口就会变成一具干尸了吧,这算不算是死的最没有用没没有骨气的干尸了呢?连怎么死和为什么要去死都不知道。

     杨宇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要回归混沌了,这不是坚持不下去,而是他的生命之火也仅仅支撑他走到这里了,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全身的骨折骨伤骨裂,肌肉上的拉伤各种伤痕,皮肤表面各种的淤青就仿佛尸斑一样。

     就像醒来时一样,迷迷糊糊,死去了,估计也是迷迷糊糊吧。

     可是,真的不能死啊!杨宇心里起了强烈的波动。

     一点点橙色的微光在他意识的最深处,缓缓点亮。